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刘士余的减法

作者:包涵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3-18 22:57:46

摘要:刘士余的证监会主席身份很快就要满月。在他履新的一个月里恰逢全国两会召开,这让他在还未完全熟悉新环境的情况下,就不得不站出来回答一系列连他的前任们都无法确切作答的敏感问题。如果他打太极,投资者们是会体谅的,毕竟市场并不苛求在首秀中就获得多少惊喜。

刘士余的减法

本报记者 包涵 北京报道

刘士余的证监会主席身份很快就要满月。

在他履新的一个月里恰逢全国两会召开,这让他在还未完全熟悉新环境的情况下,就不得不站出来回答一系列连他的前任们都无法确切作答的敏感问题。如果他打太极,投资者们是会体谅的,毕竟市场并不苛求在首秀中就获得多少惊喜。

然而,在记者会上,刘士余似乎毫不掩饰他对诸多问题的看法:注册制,推,但不能单兵突进;股灾,泡沫怎么吹起来的,总得挤出去,再有异常波动,仍要果断出手;熔断,回头看是教训,A股不具备熔断机制基本条件;中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这还没完,几天后又传来更加惊人的消息,在十三五纲要草案的修改情况说明中明确写明,根据证监会意见,删除第27页“设立战略性新兴产业板”。而这一“证监会意见”被外界普遍解读为是新主席的意见。

种种细节的勾勒中,刘士余上任后的改革轮廓已经初显:改革的推进与政策的制定应严格立足于自己的市场,乱推则不如不推。面对着目前A股这个草木皆兵的孱弱市场,新任证监会主席显然已意识到,休养生息比大干快上有用得多。

满月成绩单

证监会主席难当。这在体制内外,都已成为共识。以中小投资者为主体的A股市场,试错的代价太高,无论是郭树清还是肖钢,在离去时都带着壮志未酬的黯然。

今年全国两会,阔别证监会主席身份已经3年的郭树清仍不愿谈及股市。面对记者的提问,他说:所有人里面我是最不适宜回答这个问题的……它是我过去的工作,我现在不负这个责任。

离开的人避免了火山口上的炙烤,而管理者却不能拥有这份“洒脱”。刘士余必须站上风暴眼,面对所有问题,即使那时他才刚刚上任22天。

回想郭树清和肖钢的首秀,也都曾引发市场极大注目。郭树清履新后的首次公开演讲,因为踩空台阶摔倒而被股民戏剧性地解读为“市场还有最后一跌”。肖钢则异常低调,履新8个月后才开始第一次公开演讲,也抛出了著名的“五指理论”。但相比之下,二人都未遭遇刘士余这样第一次亮相就要面对记者们的夹击的紧迫情况。

刘士余的从容给参会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市场预期的不同,他没有给投资者画什么改革大饼,反而是为当前的不确定预期做着减法。特别是广受关注的注册制、熔断机制和战略新兴板,在他这里似乎都被泼了冷水。

谈及注册制时,刘士余抛出了耐人寻味的“逗号论”,并提出了注册制出台的两个前提:一是把多层次资本市场搞好,二是完善的法制环境。这意味着在这二者尚未实现的情况下,注册制不可能仓促出台。这样的表态显然比“仍在筹备中”的说辞更能稳定投资者的预期。

这样明确的态度同样体现在他对政府救市的态度上。在他眼中,去年的异常波动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成熟,包括不成熟的交易者、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适应的监管制度”。对此,证监会教训深刻,必须从中举一反三,加快改革。

而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是,假如未来还有股灾,政府救不救?对此,刘士余称:“当陷入市场完全失灵、连续失灵的情景时,仍然应当果断出手。”佐证这一表态的还有另一项表态:“未来的较长时间内,谈中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再当“大家长”

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从此担负起证券监管领域的“大家长”角色。但从最近的表现上来看,他似乎对这一角色驾轻就熟。了解他的人对此并不意外,因为早在央行时,他就被尊称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大家长”。

彼时,刘士余是央行分管中小银行、住房信贷、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副行长。随着互联网金融和房贷的关注度提升,刘士余的曝光度明显增加,逐渐走进公众视野。

而轻松、随和也是刘士余当时留给互联网金融圈的印象。在互联网金融的各个发展关键点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其中“支持创新、明示风险、包容失误、加强监管”也成为他对该领域的著名观点,以至于他的调任让当时不少业内人士感到惋惜。

在任职农行董事长一年半之后,今年2月中旬,有消息称刘士余正在接受中组部考核,工作可能发生变动。关于去向有三个猜测,一是南方某省省长,二是国务院副秘书长,三是调任证监会。其中关于证监会的消息并未引发关注。

而直到他的座驾正式出现在富凯大厦门口的时候,所有人才明白了这位互联网金融的“大家长”今后真的要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守门人了。

当人们急急去寻找他从前对证券领域的发声时,才发现可供管窥的线索并不多。仅供参考的是2014年任央行副行长时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的讲话,提到了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如今,曾经在互联网金融工作的经验作风,则令券商们对新主席可以多大程度上包容创新充满了遐想。如果“支持创新、明示风险、包容失误、加强监管”也是刘士余对待证券监管领域的态度,那么不少机构将欢呼雀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刘士余对恶性金融创新的态度。他曾表示,应该下定决心整顿金融同业业务和各类理财业务,否则极易把投资者导向追逐短期高利、不追求长期回报的趋势。

履新一个月即让市场屡见惊喜,但正如刘士余所说,资本市场本质是竞争,涨跌都有可能,“阴晴圆缺”古难全。他认为,对中小投资者的最大保护,就是让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公平、公开、公正”的市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