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实控人偕众高管离职 龙星化工易主在即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5-14 00:02:56

摘要:炭黑行业面临洗牌。

实控人偕众高管离职 龙星化工易主在即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炭黑行业面临洗牌。

龙星化工(002442.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总经理、董秘、财务总监等一众高管已递交报告,宣布辞职。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这7位辞职的高管中,有4位是公司的发起人,其中董事长刘河山还是实际控制人。

龙星化工的这次“人事地震”,预示着龙星化工即将重组。在接到记者来电后,一位熟悉公司内情的人士坦承“将有新的业务进来”。一位辞职高管则更像是发表离别感言,向中小股东表达内心的歉意,“木已成舟,没办法,业绩做得确实不好”。

7位核心高管同时辞职

这次向龙星化工董事会递交辞呈的分别是刘河山、俞菊美、李学波、马宝亮、江浩、李英和周文杰。

其中,刘河山是董事长,俞菊美是副董事长,李学波是总经理。前两位负责公司战略,后一位则负责具体经营。

在龙星化工董事会里,马宝亮是董事,也是研发中心主任;江浩是俞菊美的儿子,此前的职务为董事会秘书;李英是财务总监;周文杰是副总监,他同时还是监事。

同一时间,一家上市公司中负责战略、经营、财务、信批、研发的高管集体宣布辞职,如此重量级的人事变更意味着什么,已不言而喻。

龙星化工要“变天”,有迹可循。

去年12月及今年3月,这家上市公司曾突然宣布,刘江山、俞菊美已分别与金鹰基金、长安基金旗下的资管计划签署《股权转让意向书》,将向后者协议转让股份。

其中,刘江山出售的股份总数为1.02亿股、俞菊美为2557.77万股,两次交易的转让价分别为13.40元/股、13.71元/股。

交易完成之后,他们的持股比例已由48.34%、12.18%骤降至27.19%、6.85%。

龙星化工的两位创始人决定大额转让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两个资管计划又果断高位接盘,在中银国际分析师马太看来,双方应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最有可能的是委托他们找寻重组方,这次入股便是一种回报。”他说。

此猜测现已获侧面证实。在接到《华夏时报》记者来电后,上述两位人士承认“卖壳”,却又异口同声表示:“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谁来接手。”

龙星化工方面将如此重要的事项委予他人,或许在于他们不擅长资本运作。

原来,该公司曾分别于2011年10月、2015年6月推出过再融资方案,一次拿到批文,一次已获受理,最终皆宣告放弃。

2015年5月,他们还停牌筹划过重组,当时计划跨界收购海外教育资产;无奈因找寻的标的不足以达到收购要求,重组“胎死腹中”。

遭黑猫股份“围剿”

龙星化工创建于1994年1月,距今已22年;公司于2010年7月挂牌,上市也接近6年。作为发起人,刘河山、俞菊美、马宝亮、江浩决定放手,或与公司在竞争中落败有关。

资料显示,龙星化工的主业为炭黑,主要用作轮胎的填充剂,产能约40万吨/年,在行业中排第三。

近些年,炭黑行业的“带头大哥”一直是黑猫股份(002068.SZ),目前规模为106万吨/年,外商独资企业卡博特(中国)较之都略显逊色。

龙星化工的炭黑产品曾一度覆盖国内大部分轮胎企业,如中国佳通、中策橡胶等,直至近年,风神股份(600469.SH)才攀升为其最大客户。原来,龙星化工的子公司焦作龙星就在风神股份的隔壁。

然而,这种区位上的优势正日渐消失。

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近年黑猫股份已先后在陕西韩城、河北邯郸、山东济宁设立了基地,对龙星化工形成包围之势,似要将其困在河南。

在生产成本的较量中,他们也落于下风。

资料显示,2012年之前,龙星化工的炭黑毛利率高于黑猫股份;2012年之后,黑猫股份却成功实现反超。

面对竞争对手的崛起,龙星化工曾四处查找原因,最终发现问题在于燃料。

星化工所选用的燃料为煤焦油,吨耗450元;黑猫股份选择的却是焦炉煤气,吨耗仅250元。以年产量40万吨计算,他们的生产成本便较对手足足高了8000万元。

对于这种弱势,龙星化工还无力改变,“要想获得焦炉煤气,就必须在焦化厂附近建基地,公司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公司相关人士表示。

同时,行业产能过剩带来的价格持续下跌,终于彻底摧毁了这家上市公司高管们的信心。

中国橡胶协会炭黑分会统计数据显示,仅2015年,炭黑中的代表性产品N330的价格便从4800元/吨跌至3600元/吨,跌幅为25%;行业总产能迈过700万吨/年门槛,平均开工率仅为55%,约半数产能闲置。

当年,黑猫股份的净利润同比大跌82%,龙星化工更不幸陷入亏损。若不“卖壳”, “我觉得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公司都很难扭亏。”龙星化工相关负责人悲观地表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