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新老股东缠斗 神开股份控制权生变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6-24 23:53:33

摘要:快鹿兑付事件波及神开股份(002278 SZ)。近日,这家上市公司透露已收到多份告知函,揭示有15.004%的公司股权归属存在争议,或将使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新老股东缠斗 神开股份控制权生变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快鹿兑付事件波及神开股份(002278 SZ)。

近日,这家上市公司透露已收到多份告知函,揭示有15.004%的公司股权归属存在争议,或将使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这部分股份原本质押在上海业祥投资处,由其行使表决权;顾正等委托方现已解除了质押、收回了表决权,并将股份转让给了宁波惠佳投资。

孰料,业祥投资方面拒绝承认《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股份转让协议书》的合法有效,随后还将惠佳投资、顾正等告上法庭。

既然股权归属有待明确,业祥投资正筹划为神开股份引入战略投资者及其相应业务一事便难以继续推进,押注重组的投资者极有可能扑空。中银国际分析师马太直言:“这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委托股份惹出纠纷

业祥投资是快鹿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此前,他们在神开股份中拥有权益的股份数量为8397.7万股,占比为28.078%,是大股东。

股份中有5.001%是直接从二级市场增持的,8.072%来自协议转让;另外15.004%则来自委托,他们仅拥有表决权和收购权。

向业祥投资协议转让股份的是顾正、高湘、袁建新、王祥伟、郑帼芳、丁文华、李芳英等七人,其中有四人另外签署了表决权委托书。

神开股份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顾正、李芳英、袁建新、王祥伟曾是这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分别担任过董事长、副董事长、总工程师以及副总经理。

高湘、郑帼芳、丁文华则是顾正、袁建新、王祥伟的配偶。只是,顾正和高湘已于2014年离婚,并进行了财产分割。

神开股份上市仅六年,为何顾正等便要将公司的控制权让予他人?

《华夏时报》记者曾就此事采访过公司,相关负责人给出了三个理由:一是这些高管的平均年龄接近70岁,很难有精力继续管理公司;二是后代不愿意接班;三是因为财务造假受到过中国证监会处罚,上市公司暂时不能再融资,目前又急需储备资金挺过油田服务行业的寒冬。

业祥投资直接持有的13.074%股份来源合法有效,然而,受托管理的15.004%股份最近却引发了争议。

6月17日,顾正等人向神开股份发来通知称,他们已与业祥投资签署了《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撤销了业祥投资代为行使股东表决权的委托。

解除质押、收回股份之后,他们随即将股份转让给了宁波惠佳投资,转让价为16.09元/股,交易总价8.79亿元。

怎料,业祥投资对于上述两项交易不予认可。同一天他们函告神开股份,《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未经公司法定代表人谷平签字确认、股东会决议通过,其合法性、真实性、有效性存疑;另外,惠佳投资已明确表态将终止履行与顾正等人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

业祥投资的告知函隔天便遭到惠佳投资反驳。6月18日惠佳投资声明,公司从未以任何方式表示《股份转让协议》将终止履行,并指责业祥投资的说法与事实严重不符。

三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好在都不迷恋于口水仗。6月20日,业祥投资宣布,已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将惠佳投资、顾正等告上了法庭。

董事会主席曝内幕

业祥投资签署了协议书,协议书上还盖有他们的印章,该印章也并非假印章,为何不予认可?目前看来问题的症结在于代表他们签署协议的人是徐琪。

资料显示,徐琪,52岁,曾在南宁百货(600712 SH)担任常务副总经理。

今年4月,徐琪被任命为快鹿集团董事会主席兼总裁,协助处理集团百亿兑付危机。怎料,6月15日他便以“没有绝对的信任和控制权”为由宣布辞职。

徐琪作出辞职决定时曾发表过一份辞职信,点出了快鹿兑付事件波及神开股份的根本原因,还公开了表决权委托书内极多细节。

原来,快鹿集团上下一直认为业祥投资持有的神开股份股权是“神器”,只要合理加以利用,便能助集团度过兑付难关。此前,徐琪也这么认为,上任后才发现顾正等人委托股份是有条件的。

协议书规定,业祥投资必须在今年6月11日前收购这部分股份,交易价约为8.8亿元,扣除已支付的2亿元押金,实际须支付6.8亿元,否则构成违约。

“合约最后有效日是2016年6月11日,因为端午节关系,实际上是6月8日。”徐琪透露。

若业祥投资无能力履约,协议书到期后,他们已支付的2亿元押金将被没收,另外还要无条件、零对价归还第一次股份转让中5%的股份。

眼看着6月8日即将来临,在多次请求延期未果后,为挽回损失,徐琪于是通过中间人东和昌集团找到了代业祥投资履约企业。神开股份的公告显示,这家企业应该就是惠佳投资。

6月8日,惠佳投资、徐琪、顾正等签署了上述《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协议书》、《股权转让协议》,另外还有一份借款合同。

业祥投资巧妙地规避了违约,却也付出了相应代价。在东和昌集团的协调之下,顾正等人最终只同意退还押金1.4亿元,而不是2亿元,其余6000万元算作滞纳金、补偿金。

这种处理方式随即招致快鹿集团内部不满,一位集团高层便指责徐琪资产处置失当,2亿元押金只拿回1.4亿元,还失去了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徐琪也承认这项交易“彻底导致施建祥先生对我的不信任“,于是他选择了辞职,也就引发了这场纠纷。

需要说明的是,快鹿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施建兴,施建祥为施建兴的兄弟。

公司新老股东互相缠斗,神开股份希望能置身事外。在接到《华夏时报》记者来电后,公司方面相关负责人便回应:“关于快鹿方面的一切事务,请留意他们的官网。”在随后的交流中,该相关负责人才说:“你看,之前快鹿集团曾公告接受徐琪的辞职,现在这份公告又不见了,徐琪也还在。哎,我们都搞不清他们内部到底怎么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