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方大集团19.83亿元售股给新余昊月 资本掮客高价接盘方大化工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7-2 00:19:48

摘要:方大化工(000818.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方大集团已将其所持公司29.16%股份出售给新余昊月,此举导致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皆发生变化。

方大集团19.83亿元售股给新余昊月 资本掮客高价接盘方大化工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方大化工(000818.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方大集团已将其所持公司29.16%股份出售给新余昊月,此举导致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皆发生变化。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次交易的价格为10元/股,远高于上市公司停牌前的收盘价6.57元/股;接盘方新余昊月出手阔绰,19.83亿元的受让款中却有七成来自委托贷款,期限两年。

另外,新晋实际控制人卫洪江背后没有庞大的实业,近年频繁地现身资本市场。

原来,他通过盛达瑞丰投资了55家合伙企业,这些企业则参股了各类非上市公司,曾希望借梅花生物(600873.SH)等公司的重组兑现投资收益,大多失败。

卫洪江这次入主方大化工,化被动为主动,会不会故技重施,相信很快便会有答案。

方大集团急速撤离

方大化工目前尚处于停牌之中,公司正在筹划一项重组。

他们打算收购长沙韶光半导体、深圳威科电子、成都创新达电子等三家公司100%股权,交易将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

上市公司计划跨界投资,作为大股东,方大集团非但没有出谋划策,反而提前“开溜”。

6月27日该集团通知,已与新余昊月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向后者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1.983亿股,转让金额为19.83亿元。

交易完成之后,集团的持股数量骤降至187.78万股,占比仅为0.28%, 让出大股东位置;实际控制人方威也遭卫洪江取代;“方大系”上市公司数量则从3家缩减至2家,除了方大炭素(600516.SH),便是方大特钢(600507.SH)。

方大集团退出方大化工,有迹可循。

去年6月,他们便筹划过股权转让事宜,并曾通知上市公司停牌;无奈因受让方原因,交易未能顺利推进,当年9月方大集团便叫停了那次转让。

方大集团如此迫切地希望出售股权,与6年前入主时的态度迥异。

资料显示,方大化工前身为锦化氯碱,是一家国企。

公司的主业为环氧丙烷,产能约12万吨/年;其中4万吨/年的装置始建于1992年,8万吨/年的装置则于2001年投产,是名副其实的行业元老。

由于经营不善,2010年3月锦化氯碱被葫芦岛中院裁定破产重整;当年8月,方大集团通过竞拍方式取得了这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由此成为大股东。

方大集团入主锦化氯碱之后,为让这家上市公司重新焕发生机,付出了巨大努力。

他们先通过注资使公司得以恢复生产,随后推出股权激励方案,以调动员工积极性。

为突破人才瓶颈,2013年4月集团还曾通过深交所发布招聘公告,向社会公开招聘化工企业管理专家,并许诺将给予董事职位。

有了大股东的全力支持,加上环氧丙烷行情较好,方大化工终于步入正轨;仅凭主业,2014年、2015年上市公司便分别盈利9164.93万元、1.26亿元。

“方大集团进来之后,公司的管理水平也有了极大提升。”方大化工证券事务代表宋立志表示。

借重组套现屡屡碰壁

方威执意交出控制权,卫洪江接过“接力棒”,能否带公司再上台阶?

资料显示,这位方大化工的新晋实际控制人控股的实业公司仅山西浮山县新华选矿厂、山西百恒粮油,前者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后者为3000万元,并不显眼。

相较于做实业籍籍无名,在投资方面,卫洪江做得倒是风生水起。

由他控股的盛达瑞丰现已投资了55家合伙制企业,这些企业成立各有目的,大多参与的是股权投资,“也就是些项目公司。”中银国际分析师马太解释。

以新余洪源投资为例,这家合伙制企业曾入股了宁夏伊品生物;入股出资方主要是靳保芳,而不是盛达瑞丰。需要说明的是,河北晶龙集团的董事长也叫靳保芳,并有“中国硅王”之称。

新余昊月这次入主方大化工,复制了此模式,他们的大股东火炬树同样是盛达瑞丰旗下的一家合伙制企业。

在火炬树中,出资额最高的则是史娟华,与南方轴承(002553.SZ)的老板娘同名。《华夏时报》记者曾致电南方轴承求证,对方透露:“有可能是她,她本身也做投资。”

方大化工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史娟华是有限合伙人,马太解释:“有限合伙人不参与合伙制企业的管理,仅是一个出资人而已,目的是获得投资收益,有点像理财。”

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盛达瑞丰如何为这些幕后“金主”获取投资收益?外界或可从梅花生物的重组中找到答案。

2014年11月,梅花生物曾推出一份重组预案,公司计划通过“股份+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伊品生物100%股权,洪源投资正是交易对象之一。

方案载明,洪源投资不要现金,只要股份,他们原本可获得的梅花生物股份数量为868.01万股。

不幸的是,项目推进过程中有股东持有的伊品生物的股权遭司法冻结,2015年8月梅花生物宣布终止此次重组。

盛达瑞丰借道梅花生物兑现投资收益未能成功,他们通过新疆盛达、新疆天盛、新疆天亿、深圳天盛入股的云南祥云飞龙,借壳圣莱达(002473.SH)也遭遇了失败。

中国证监会认为祥云飞龙会计基础薄弱、内部控制不健全,将重组予以否决。

被动参与重组屡屡碰壁,卫洪江这次通过新余昊月控股方大化工,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受制于人的状况会有所改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行人士直言:“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人家给出那么高的收购价,自然是要有回报的,回报从哪里来,投资者不会不明白。”

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新余昊月现已明确表示,他们有意改组方大化工的董事会,以实现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