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群雄逐鹿格局已定 互联网金融:否极泰来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8-5 22:55:18

摘要:今年上半年,对互联网金融而言,纷繁热闹的景象不复往昔。在专项整治、资本寒冬的影响下,互联网金融P2P网贷平台或关门退出、或转型成为关键词。截至今年7月底,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降至2281家,相对于高峰时期4000多家平台已削减了一半,比今年年初2595家也减少了314家。

群雄逐鹿格局已定 互联网金融:否极泰来

金微

今年上半年,对互联网金融而言,纷繁热闹的景象不复往昔。

在专项整治、资本寒冬的影响下,互联网金融P2P网贷平台或关门退出、或转型成为关键词。

截至今年7月底,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降至2281家,相对于高峰时期4000多家平台已削减了一半,比今年年初2595家也减少了314家。

行业加速洗牌,另一方面网贷行业的交易规模仍在增长,7月P2P网贷行业单月成交量达到了1829.73亿元,较2016年6月环比增加了6.77%,网贷历史成交量突破2万亿。

“喜忧参半”是多位行业人士提到互金的关键词,行业整体回归理性,存量平台成交量上升,同时,金融科技、区块链、大数据等新金融概念及技术全面兴起,给互金转型升级的新机会。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互联网金融发展是一个否极泰来的转折点,行业发展的利空基本出尽,我们已经基本确认互联网金融已经触底,即将开始反弹进入一个上升通道。“互联网金融下半场应该不忘初心,继续前进,通过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双轮驱动探索服务实体经济缓解中小企业融资困难,逐步实现普惠金融的目标。”

整治引起的环境改变

春江水暖鸭先知,互联网金融这半年的变化,或许圈内人更了解。

“作为互联网金融口线记者,我明显感到活动少了。”有媒体同行感叹道,行业的热闹景象已不复往昔,互联网金融的几大活动主题推广、融资等今年均大幅收缩。

e租宝事件之后,监管开始收紧,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随之而来。今年4月,国务院组织14个部门召开电视会议,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涉及支付、P2P、众筹等。从中央各部委到地方,各类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动员会议纷纷展开。一些平台被调查,其中像老牌平台e速贷也被警方突击调查,在严厉的整治之下,各家平台刻意维持低调。

整治行动同样波及到互联网金融的相关行业及产业,过去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业务增长很大程度是借助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包括托管、通道等业务,但今年在整治之下,这些业务均受影响。

最为关键的是,资本市场开始主动关上大门。今年1月19日,全国股转系统发出窗口指导,明确暂停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地方股交所和新三板挂牌。6月,全国股转公司在正式对挂牌公司实施分层管理时,互联网金融亦无缘“创新层”。

政策利空不仅让已借壳挂牌新三板的企业在融资方面受到最直接的影响,同时也阻止了互金企业挂牌上市的通道。

而过去热热闹闹的上市公司跨界互联网金融热也受影响,6月23日晚间,永大集团、华塑控股、西藏旅游3家公司发布公告称,终止与3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重组,理由是“监管政策的不确定”,其中像拉卡拉原本通过曲线上市打造“支付第一股”的计划也泡汤。

资本市场是资金进出公司的主要通道,大门一关,投资人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股权投资自然会下降,“一级市场影响投资机构对互金公司股权投资的热情,这也会影响一部分创新性强的中小互联网金融公司错失良好的发展时机。”有行业人士分析。

据网贷天眼统计,2016年上半年新增获融资平台35家,2015年上半年获融资平台73家,同比减少52%。而且今年的融资案例中多是B轮、C轮,而前两年大量的融资都是种子轮、A轮。这些融资中一些行业巨头又占据了融资额大半江山,今年4月,蚂蚁金服对外宣布已完成B轮45亿美元融资,陆金所完成B轮12亿美元融资。

一些小平台是没有机会了,在刚过去的7月份,P2P网贷仅发生3例融资事件,而且融资轮次以A轮融资为主,融资规模在千万元级别。而在2014年共有104家平台完成了融资,2015年该数字进一步上升到了258家。在今年行业的背景下,各类资金大量涌入网贷行业已经成了历史的过往云烟,想要恢复2014年、2015年的巅峰时刻恐怕难以实现。

“行业平台融资渠道越发收窄,不仅新三板‘封杀’,部分股交中心也‘封杀’,受制于政策而难以在国内IPO,国内资本市场运作困难重重,初始投资人退出通道受限也会影响到后续投资人的进入谨慎度,影响整个行业的融资环境。” 盈灿咨询高级分析师张叶霞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

行业分水岭显现

在诸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有草根系、风投系、国资系、银行系等之别。

最早,互联网金融起步多数源于草根创业,因早期行业其无准入门槛、无行业规范、无监管机构,而吸引了各路人马的拥入,行业呈现热闹纷繁的景象。

2015年7月份,央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于给了互联网金融合法身份,结束了互联网金融“三无”时代。

一方面,指导意见的实施提高了行业的准入门槛,另一方面,意见如同鲶鱼效应,持观望态度的资本集团开始涌入,传统集团开始重金打造互联网金融平台。

由于金融的本质仍是金融,仍离不开资本实力的支持,尤其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运营成本的上升,小平台玩不起,平台开始进入拼爹博弈的时代。

在专项整治背景下,拼爹的现象同样存在。《华夏时报》此前报道,北京地区对P2P整治主要进行分级分类管理,依据股东背景等主要分为三类,国资系、上市系、银行系的整改轻松通过,但草根系则没有那么难。除此之外,银行资金存管也是硬性的门槛,这又会淘汰大批的平台。

平台数目的减少,行业活力自然下降,一些草根系平台无法支持运营而相继退出,创新受到影响。有业内人士称, 其实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很多是在监管和法律模糊的边界下突破性地创新,但现在严厉整治、监管边界基本框定,突破性创新变难。

在小额信贷机构管理及风控专家嵇少峰看来,早期互联网金融是吃监管的红利,比如小贷公司对注册资本等都有门槛,而P2P网贷则几乎不设门槛。



“事实上除了专项整治,今年各级行业协会成立并出台相关行业自律标准,资本市场追捧互金企业的热度降低,非法集资爆雷后网贷投资人和资金逐渐向大型实力平台聚集,独角兽公司渐露峥嵘,这些因素都对行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从另一方面看,金融并不是人人都能玩得起,随着整治行业新的拥入者减少,而存量的平台也开始出现变化。

今年6月29日,北京P2P平台金联所发布清盘公告称,“因市场、行业状况及集团战略布局调整,将终止金联所金融信息撮合业务,进行业务转型。” 7月20日,互联网金融平台美利金融宣布,正式停止线上理财平台的运营,并专注运营资产端。近一年的时间里,美利金融线上C端的交易额仅在10亿左右。

8月1日,进军中国达9年的银率网停业,这是一个金融产品信息搜索平台,为网贷产品导流是其营收的重要来源之一。美国金融的转型与银率网的停业也相互印证了互联网金融行业所面临的困难。

据网贷之家发布半年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累计停业及问题P2P网贷平台数量为515家,其中停业、转型等良性退出的共有246家。今年清盘停业转型成为不少平台的选择。

合力贷CEO刘丰认为,部分平台转型与企业内部的短期、中期、长期经营战略目标的选择有关,“政策只是为整个市场参与者提供公平有序竞争发展的保障,不会特别针对某一参与者。如果没有政策早日介入,市场中投机者和不良目的者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会更大,早日规范有利于行业早日走上健康发展之路。”

金融科技风潮来袭

尽管如此,作为行业衡量的重要指数之一,目前P2P网贷成交规模依然在增长。

7月P2P网贷行业单月成交量达到了1829亿元,较2016年6月环比增加了6.8%,离单月2000亿元大关一步之遥。目前,P2P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为23904.79亿元,前7个月累计成交量达到10252亿元,第一次自然年内累计成交量突破万亿元,是去年同期累计成交量的2.68倍。

零壹财经报告称,行业交易额上涨对应的是成交规模的两极分化:百余家成交额靠前的平台占比加大,而中小平台交易额有萎缩趋势。“约68%的平台在7月出现交易量下滑,考虑到大量交易额较小的平台,这个比例保守地说应在85%以上。”

“行业洗牌时小平台的交易将会受到较大的影响,而大平台的公信力往往更加吸引避险的投资人。”生菜金融副总经理郑海阳认为,优质的资产资源会向大平台集中,这种马太效应导致了大平台的交易量不减反增,令整个网贷市场的成交量上升。

“行业在整治和寒冬下让从业者更清晰地认清环境,没有优势和前途的平台退出很正常;行业还保持这样的增长一方面与金融服务有重复消费特点有关,另一方面说明市场需求极其旺盛,未来发展前景很好。”刘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做金融就是这样,本质是资本游戏,行业格局形成,草根平台没有多少机会了。

事实上,在中小平台为生存担忧时,一些大平台开始扩张之路,尤其是今年上半年BATJ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动作频频。如百度金融高调挖人打造金融豪华战队布局智能投顾,富士康、碧桂园等大集团相继转战P2P。

另一方面,随着新技术的应用,尤其是区块链、大数据等,这给互联网金融业插上翅膀。今年,在科技金融风潮的影响下,不少互联网金融企业尤其网贷P2P纷纷变身金融科技企业,诸如国内熟知的积木盒子、宜信等平台已将自己的定位或升级为金融科技公司。

在郑海阳看来,区块链的运用还是诗和远方,目前更重要的金融科技是大数据征信、云计算、用户的交互体验技术,这些才是当前互联网金融着力要解决的技术方向。

刘丰认为,无论什么技术都是出于金融更便捷有效服务于实体,“技术作为工具在不断进步和提高,改变着金融的服务方式方法;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生产关系的改进总是滞后的,但目前行业总体上有点过度概念炒作。”

行业将探底回升

8月1日起,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组织制定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P2P网贷》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自律管理规范》开始向会员单位征求意见,行业自律规范进一步起作用。

在政府主导的专项整治行动下,随着弱小平台良性退出,行业整体回归理性,同时,区块链、大数据等新金融技术的应用带来了互金转型升级的新蓝海,但另一方面,国内经济下行,企业还款能力下降,互金平台坏账率攀升等。

这些纷繁复杂的局面将把互联网金融带向何方?

首先是新技术,目前大数据金融等开始真正运用到各平台中。正如唐学庆所说,互联网金融本就建立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基础上,并且得益于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更迭,才创造出丰富多样的互金消费场景和庞大客户群体,而新技术是互联网金融开拓创新的内在生命力。

“伴随金融科技、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对于互金行业的颠覆性变革,征信、风控、贷后管理、不良处置等发展难题有望被新技术攻克或者取得突破性进展,从而加快行业优胜劣汰的洗牌进程,保障行业走上健康规范的发展路径。只有极少数占有技术优势、资产优势或者场景优势的企业将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

郑海阳认为,中小平台将面临更大的生存危机,自行清盘的将增多,大型平台和一些有意于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上市公司或资本有可能展开并购,平台数量将进一步减少,在互联网金融整治过后,有可能采取牌照监管。

爱钱帮CEO王吉涛认为,未来互联网金融大而全将逐步演化为碎片化、垂直协作的生态系统。“互联网金融长期竞争优势来自于高质量、开放的生态系统,利用标准化产品,引导借款人和属地化的合作机构,逐步加大利用大数据做风控,搭建征信基础,强调投资人体验和参与,形成一个有强大生命力的生态系统。”王吉涛说。

唐学庆则认为,目前,网贷监管细则暂未落地,多数网贷平台的合规建设进度缓慢;社会征信体系建设任重道远,短期内难以为互金发展提供有力的信用支撑,这也是非常堪忧的一面。

无论如何,不少行业人士认为,今年将是互联网金融最困难的一年,挺过之后将会迎来触底反弹。

正如黄震所说,现在互联网金融发展处在一个否极泰来的转折点。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