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低价竞标成风重伤环保产业 未来两三年或死掉一批企业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0-14 23:08:28

摘要:貌似“夕阳产业”的房地产价格都快涨疯了,而传说中的“朝阳产业”环保项目的报价却只能一路下探。

低价竞标成风重伤环保产业 未来两三年或死掉一批企业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貌似“夕阳产业”的房地产价格都快涨疯了,而传说中的“朝阳产业”环保项目的报价却只能一路下探。

近日,天津泰达环保有限公司预中标大连市中心城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发电二期工程BOT项目,23元/吨的价格创造了国内垃圾焚烧行业的第二低价。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低价竞标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环保BOT项目已经再没有机会溢价了。

与此同时,环境监管却越来越严,如今这些低价中标的企业,运营时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未来2-3年,环保产业或许会“死掉一批企业”。

低价竞标成常态

据了解,大连市中心城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发电二期工程BOT项目的总投资约为11.58亿元,日处理生活垃圾2250吨。项目合作期限为27年,其中建设期2年,正式商业运营期25年。

2015年来,垃圾处理领域屡次出现超低价中标事件。去年6月,新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出48元/吨;8月,蚌埠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价26.8元/吨;10月,高邮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价26.5元/吨;12月,浙江绍兴项目以18元/吨的报价再度刷新了行业底线。仅仅数月间,中标价从48元/吨骤降至18元/吨,降幅达到62%。

“垃圾处理费目前正在低位徘徊,利润已经很薄了。”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电分会秘书长郭云高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

关于垃圾发电项目的成本,根据E20研究院和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联合发布的《垃圾焚烧发电BOT项目成本测算及分析报告》显示,在自有资金内部收益率为8%,垃圾焚烧热值6500 KJ/kg,建设投资为4.5亿元的条件下,垃圾处理服务费单价约为65元/吨。若考虑应收账款周转期的财务成本,垃圾处理服务费初始单价将上浮至68元/吨。

不过,郭云高表示,垃圾发电企业的收入由“电价收入”和“垃圾处理费”两大块组成。以一家日处理能力500吨的企业为例,一年处理量约为16万吨,电价收入=160000×(280×0.65+20×0.4)=3040万元;垃圾处理费按照18元/吨计算,则为160000×18=288万元。垃圾处理费只占总收入的8.66%左右,比例很低。

即便如此,低价中标的企业要想盈利,也需要加强管理,降低融资成本,缩短建设周期,实现规模效应,尽可能地降低成本。

薛涛表示,低价竞标现在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因为政府方的预期已经降低。未来,流域治理、地下管廊等新生事物还有可能出现高收费的情况,而传统的污水、垃圾处理等BOT项目已经再没有机会溢价了。

济邦咨询公司副总经理李竞一也表示,前段时间厦门有一个综合管廊项目,为了限制低价竞标,推出了履约保证金制度。如果某一企业的报价低于平均报价一定程度,政府就要履约保证金,而且是现金、无息。即便如此也无法挡住投资人低价竞标的热情,最后中标企业缴纳了4亿元履约保证金,而该项目的投资额只有2亿元。

“钱多项目少”

企业为什么要低价竞标?薛涛感觉,很多是“拿了项目以后还有谈的机会”,未来政策一旦变化,项目发生变动,企业就可以重新跟政府谈,那时候就变成“一对一”了,企业就会比较主动。

“很多低价中标的,后面都会加个特许经营条件:今后新项目、新标准……必须调价。”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谁也不傻,不会一直亏本给别人服务。”

郭云高也表示,企业会和政府谈一些边界条件,总体算一个“大账”。例如,政府如果要求企业必须对污水进行处理、循环使用,成本就会比较高;如果允许企业把污水通过管网排到污水处理厂去,由它们处理,成本就能降低不少。

在他看来,低价竞标成为常态,与地方政府的导向有很大关系。企业其实也不希望报低价,但政府作为招标主体的导向就是低价中标,使得整个行业被迫胁从,企业也很无奈。

明知道低价,企业为什么还参与?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未上市的公司是为了上市,上了市的则是为了炒作。”

李竞一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如今大环境是“钱多项目少”,好的项目大家都会抢,你不做别人就去做了。

明年矛盾爆发?

不过,目前环保项目的外部条件已经发生变化。在今年7月的2016中国环保产业高峰论坛上,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当前环保部门的监管力度越来越严,环保企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做得不好不但收不到费,还有可能遭到惩罚。

例如,中国几乎所有的垃圾发电厂中飞灰都没有作为危险废弃物处理,有的会做一点水泥固化,有的连水泥固化都没做就埋掉了。过去大家都习以为常,但万一哪天开始抓了,抓一个就足以让企业“倾家荡产”。

薛涛也表示,监管严了,同时低价还在持续,中间这段时间环保企业就会很难受,有些甚至会“死掉”。只有产生惨痛教训的时候,下一阶段的投标才会更理性,慢慢地不敢再报低价了。

“现在情况才刚刚开始,还没有真正爆发,估计明年就该出现了。”他说。

文一波也表示:“在国外,垃圾处理费每吨要200欧元,而我们才20元人民币。未来,中国的垃圾处理费一定会恢复正常,可能比国外便宜,但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有20元人民币。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死掉一批企业,会有企业破产,然后大家觉得这样搞不下去了,才会回到100块钱、200块钱。”

  郭云高说,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具有规模和竞争优势的企业通过降价让利可以迫使没有能力的企业不能进入或者被迫退出,促使行业的净化和进化,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正面意义。

而对于那些中小企业,薛涛建议,要么进行技术研发、更新换代,要么降低自己的制造成本,要么寻求转型,只有这样才能逃出被兼并的命运。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9)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