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平安银行再谋跨界金融 “民生系”谢幕之后

作者:蓝姝 肖君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0-14 23:08:28

摘要:平安银行董事长孙健一、行长邵平的请辞,尽管平安方面宣称是董事会即将换届,但对进入平安集团综合金融棋局的平安银行来说,意味着一个平安冀望移植外来模式时代渐行渐远。

平安银行再谋跨界金融 “民生系”谢幕之后

本报记者 蓝姝 肖君秀 深圳、广州报道

平安银行董事长孙健一、行长邵平的请辞,尽管平安方面宣称是董事会即将换届,但对进入平安集团综合金融棋局的平安银行来说,意味着一个平安冀望移植外来模式时代渐行渐远。

入主原深发展6年以来,平安集团按照自己不同阶段的目标完成了原深发展与原深商行的两行整合,以交叉销售名义导入平安集团旗下各综合金融产品,在充分利用了平安集团在客户、产品、渠道、平台、互联网方面的各种资源后,平安银行的跨界金融进入深水区,面临集团资源透支、后续创新增长乏力等诸多现实问题。

邵平等“民生系”谢幕

63岁的孙健一乃平安集团仅次于马明哲的2号人物,在妥善处理原深商行历史遗留问题及两行顺利整合后,孙的使命已经完成,年事已高的孙自己也希望回到集团,毕竟综合金融棋入中局的平安银行“还需要操太多的心”。只是59岁的邵平雄心未了,他原本希望干到63岁。在今年3月份的业绩发布会上,他还称提前两年完成了预定计划,向媒体透露他的下一个3年发展计划。

2012年底邵平空降平安银行,彼时原深商行以资产作价入股的方式注入原深发展完成了两行整合,平安集团资本运作一箭多雕,深商行资产成功注入上市公司解决内部同业竞争,又成为深发展绝对控股股东。在投资、保险遭遇整体大环境考验之时,银行风景独好,成为贡献近半利润的大奶牛,处于平安综合金融舞台核心。

邵平算是平安集团马明哲“付钱过河”的积极尝试,彼时民生银行及其事业部制在银行同业中风生水起。毕竟综合金融名义下产品交叉销售需要磨合,产生效益也需要时间,邵平空降承载的是抓住未来3到5年银行业发展的历史机遇,向招行、民生、兴业等第二梯队同行快速靠拢。邵平亦雄心勃勃,对完成马明哲厘定的银行“三步走”发展战略信心满满。

邵平空降不久,其民生银行多名旧部纷纷进入平安银行高管行列,其中赵继臣、孙先朗任副行长,张金顺为行长助理。据媒体报道,2013年平安银行上下民生系成员多达近50名,彼时亦是平安银行高管团队规模罕见、成分较为复杂的时候,其中副行长有胡跃飞、陈伟、冯杰、吴鹏、叶望春、谢永林、赵继臣等7位,行长助理则包括陈蓉、都江源、张金顺、孙先朗4位,加上监事长邱伟,党委书记王骥,以及首席信息官、首席风险官、首席运营官、各个部门总经理等。

作为民生银行独立评审体系和事业部派驻风险总监体制的主要缔造者,邵平很快在平安银行移植了事业部模式,2013年8月底,邵平在事业部制启动大会上宣布,该行正式全面实施事业部经营体制,15个按照行业、产品、平台等不同口径划分的事业部全面启动。这种在原来各业务部门基础上,糅合行业、产品、业务、上下游等不同口径划分的事业部制在随后的两年时间经历了多次微妙调整,其中最重大的一次是2014年,主管零售业务的副行长蔡丽凤从广发行空降后不久将零售业务部以大事业部的方式直接与邵平脱钩,实际上意味着邵平只主管公司业务,至2016年,平安事业部制演变为“11+8+1”的架构,却依然难以充分协调分行权限、事业部部门争利内耗等问题,一金融界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既有事业部在中国多年传统银行体系运营依然需要不断探路、事业部制本身有利有弊、尚缺乏成功模式,又有与平安保险文化体系不断磨合需要时间消化的过程。

“药效待考。”本报记者2013年8月底在《邵平的平安元年药方》的报道中采访的金融人士曾有此判断。

“民生系”退出平安早有征兆,追随邵平的“民生系”团队张金顺、孙先朗早已去职平安,而今年8月民生系出身的北京分行原行长刘树云被警方带走,更是将“民生系”推到了被清洗的风口浪尖。

综合金融路远

尽管邵平履新3年以来平安银行每年业绩增长在同业中尚属不错,尤其是一些银行2015年只有3%-5%的业绩增长,而平安银行业绩增长了11%,但仍与其一直想追赶的招行、民生银行有差距。中银协7月发布的《2016年中国银行前100名排名》榜单显示,综合核心一级净资本及资产规模等因素,招行排名第6,民生银行排名第8,而平安银行排在第13位。

事实上,为了尽快做大银行业务,在综合金融交叉销售名义下,平安集团对其支持亦是不遗余力,包括保险业务员在内,平安集团近10万名员工均使用平安银行工资卡、信用卡,7万名保险业务员卖保险产品的同时,均可以推销信用卡、个贷产品。但与同业零售业务增长数据相比,平安银行综合金融的协同效应优势并不明显。平安银行2016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其在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等中间业务上的收入为164.48亿元,同比增长19.87%;其他同业等中间业务增长亦保持在此增幅。中国银行业协会报告预计,银行业今年可能的亮点来自中间业务收入。报告预期2016年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将进一步提升至25%以上,部分银行将超过30%。

从半年报信息来看,除了不良贷款承压和拨备逼近150%监管红线,平安集团寄予厚望的交叉销售的协同效应在带来短期效益后,长期似乎难达预期效果,平安集团在客户、产品、渠道、平台、互联网方面的各种资源面临边际效益递减,平安银行的跨界金融进入深水区,面临集团资源透支、后续增长乏力等诸多现实问题。

邵平作为贴满“民生系”标签的代表,他的卸任意味着平安银行“民生系”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平安银行引入外来模式的渐行渐远,平安集团的综合金融带给邵平的继任者们更多是使命与挑战,继任者们需要在深谙银行业本身发展规律与深入理解和熟悉平安集团文化间游刃有余,将二者有效地粘合。

截至发稿,本报记者获悉的最新消息是现任副行长谢永林接替孙健一担任董事长,行长则由副行长胡跃飞接任。两位均是上世纪60年代的少壮派,谢永林更是1994年就进入的“老平安”,曾担任平安集团1号人物马明哲的秘书,有过平安集团副总、平安证券董事长多重履历,而1990年进入的胡跃飞则是一位超级“老深发人”,见证了该银行26年的发展历程,从支行副行长、分行行长、总行行长助理、副行长一路走来,堪称“三朝元老”,胡跃飞因其在广州分行行长期间就开始摸索的供应链金融业务而受到几任股东青睐,性格低调务实。

金融跨界服务需求日盛,但诸多银行界专业人士指出跨界金融在中国金融业依然缺乏成熟模式,先行的平安集团以保险与银行的融合担当了探路者的角色,尽管其有着全牌照优势,但中间打上了明晰的平安文化的烙印,这一条路依然很长。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