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泰王权威的经济基础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0-19 11:08:50

摘要:泰国国王普密蓬去世,泰国举国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事实上,在普密蓬在位7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享有民众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

泰王权威的经济基础

赵灵敏

泰国国王普密蓬去世,泰国举国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事实上,在普密蓬在位7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享有民众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尽管泰国早在1932年就确立了君主立宪政体,国王在宪制上没有多少实权,在现实层面,普密蓬却一直扮演着国家政治纷争最终调停人和仲裁者的角色,多少顽劣的军头匍匐在他的脚下聆听教诲,甘愿接受被罢黜的命运。在君主制日益衰微、其他国家的王室为维持存在苦苦挣扎的今天,普密蓬的权威却与日俱增,这是近代人类政治史上非常奇特的现象。

普密蓬权威的来源,首先当然来自于他良好的品行和修养。普密蓬多才多艺,精通7门外语,绘画与摄影均达到专业水平,喜欢演奏钢琴和萨克斯,还是一名水上运动爱好者。最喜欢玩的是快艇和风帆,曾于1967年代表泰国参加过东南亚运动会并获得风帆金牌,并曾驾风帆横渡泰国湾。此外,他勤政爱民,关心民众疾苦。最受国际社会称道的是,他在泰北山区实施的罂粟替代种植项目,用油茶、夏威夷坚果、茶叶、咖啡等经济作物替代罂粟,超过10万人从中获益。2006年5月26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亲赴泰国,为他颁发了全球第一个“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终生成就奖” 。

其次,政客需要借助国王的权威加强自己的认受性,政局动荡、政变频繁的泰国也需要一位仲裁者,普密蓬抓住了机会。普密蓬在位之初完全是一个傀儡,但他充分利用了军方领导人权力斗争的机会,一步步将虚君做实。而从1957年上台的总理沙立开始,历任总理为巩固自己的地位,营造国家团结的形象,开始发动和强化对国王的造神运动。从19世纪朱拉隆功国王时期就被禁止的在国王接见时匍匐的礼仪被恢复,泰国人在国王面前需要卑微地俯身在地,或者下跪,自称“他脚下的尘埃”;国会也通过了苛刻的法律禁止亵渎王室,诽谤、侮辱、威胁国王、王后或王储都是犯罪。这一法律解释得很宽泛,几乎每个月都有人因该法律获刑入狱,刑期最高可达15年。

而泰国国王雄厚的财力,更使其在经济上无求于政府,避免了仰政府鼻息、任人摆布的命运,从而能以超然淡泊的姿态示人,树立自己中立、一心为国的正面形象。在欧洲,王室普遍是比较穷的,时时要为拨款、免税等俗事和政府讨价还价,自然矮人一截,生怕哪一点没做好会招致政府和民众的不满。在这点上,连英国王室也不例外。但泰国王室不一样,虽然它没有英国王室那么有名,却一直在闷声发大财,其财富占了泰国GDP的一成以上,财大气粗,说话自然也响亮。

据《福布斯》杂志统计,从2007年开始泰国王室就成为了全球王室中的首富。英国《金融时报》估计,以股权计算,泰国王室资产管理局所管理的财富至少达400亿美元,这些数字还不包括王室资产管理局在其他公司的小规模持股,以及王室成员的个人资产。单单普密蓬的次女诗琳通公主就持有泰国暹罗典范购物中心25%的股份,这些都未被纳入王室资产计算中。根据曾对泰国王室资产进行研究的学者颇藩(Porphant Ouyyanont)2014年估计,王室资产规模达594亿美元(822.5亿新元),接近英国王室财富的4倍。

泰国王室的巨额财富,一方面来自于历史上王权专制时代的积累,毕竟普密蓬所属的曼谷王朝自1782年就开始统治泰国,几百年传承下来的财富肯定不少;另一方面是普密蓬上台以来理财有道。专门管理王室财富的泰国王室财产局于1936年成立,原本在国家的控制下,但普密蓬登基后渐渐获得了控制权,对于任何资产出售有最后决定权,在7人理事中有6人任命权。该局多年来投资数十家公司,大部分收益来自不动产、金融和水泥业,年收入估计为25亿至30亿美元。据统计,该局在上市银行泰国汇商银行所持有的21%股份目前价值约29亿美元,在建筑材料企业暹罗水泥持有的31%股份价值则为52亿美元。王室财产局也是泰国最大的收租人,有4万份租赁合同,其中一半的房地产在曼谷的黄金地段,免缴税款的租金收入每年就有3亿美元。

泰国王室财富的膨胀,和王室财产局的特殊地位有关。二战后,泰国经济迅速发展,王室资产局成为外国公司乐于接受的合作伙伴。该局网站于2012年发布局长齐拉育(Chirayu Isarangkun)的访谈,他当时说道:“在60年代,我们几乎是唯一一个外国投资人洽谈的对象。”可以想象,该局是如何成功地将国王的权威和政府的纵容转化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地位特殊的王室财产局,在竞争上肯定处于有利地位,无疑给新兴企业的进入和经济发展造成阻碍。这也能从另一个角度解释欧洲王室为什么比较穷了,因为他们显然不可能像泰国王室财产局那样行事。

按照泰国法律,这笔巨额的财富由国王任意支配,而且王室每年还能从政府那里获得不菲的拨款。不过普密蓬虽然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王,但他在此问题上一直很谨慎低调,从不夸富,也不曾有任何穷奢极侈的行为,这也是他的威望能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