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泸天化暴涨后股民想溜 股权腾挪揭示重组无望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0-21 22:49:05

摘要:5个交易日里有4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一个月内飙涨62%。 早前,泸天化(000912.SZ)在深交所披露,大股东泸天化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上市公司19.66%的股份。

​泸天化暴涨后股民想溜 股权腾挪揭示重组无望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5个交易日里有4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一个月内飙涨62%。

   早前,泸天化(000912.SZ)在深交所披露,大股东泸天化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上市公司19.66%的股份。

   在开出的受让条件中,该集团要求受让方能帮助上市公司转型升级,且有明确的战略规划及发展目标,似有意重组泸天化,因而股价暴涨。

   然而,近日这次股权转让结果出炉,提出受让申请的仅泸州工投一家。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泸州工投、泸天化集团皆由泸州市国资委控制,彼此是“兄弟”。也就是说,本次股权转让仅是“倒手”。

   另外,泸州工投旗下最重要的子公司四川煤气化已在泸州化工园区投建了“原料结构调整项目”,即将煤炭转化为合成气。此举也预示着他们这次的入股不是重组。

   10月19日,泸天化相关负责人透露:“最近投资者频繁致电公司,急切要求复牌,他们想赶紧把股票卖了。”

摘帽后再度陷入亏损

   泸天化是西南地区以天然气为原料生产尿素的5家上市公司之一。

   化工在线数据显示,尿素于2012年上半年见顶,当时的最高价为2520元/吨,经过四年多时间的下跌,现如今仅1200元/吨。

   在这期间,政府还相继取消了尿素行业的电力、运输、增值税优惠政策,并上调了天然气价格。

   遭受多重打击,5家公司中,*ST川化(000155.SZ)不幸破产重整;赤天化(600227.SH)则“国退民进”,公司易主之后,正通过重组转型医药;泸天化虽得以存活下来,但境况不佳。

   依靠处置子公司四川天华获得的投资收益,今年3月泸天化刚完成“摘帽”,随后再度陷入亏损。公司已预告,前三季度的亏损金额为3.5亿至4亿元。

   尿素是否已经见底,尚难判断,泸天化要想扭亏,唯有另谋良方。

   7月,大股东泸天化集团适时挺身而出,决定通过公开征集方式,协议出让其持有的泸天化股份1.15亿股。交易完成后,集团所持股份比例将下降至34.72%。

   受让方想要获得这部分股份,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9月24日,泸天化集团开出多项受让条件。

   他们要求,受让方必须是国企,最近三年连续盈利,2015年年末净资产规模超过60亿元,能帮助上市公司转型升级,且有明确的战略规划及发展目标。

   另外,他们还规定受让方必须在9月26日-30日提交意向申请及相关材料,逾期无效。“如此重要的交易,只给短短5天时间,足见他们可能已经找到了接盘方。”来自一家私募基金的化工研究员蔡晓生表示。

   于是,公告披露之后,9月26日泸天化开盘迅速涨停;短暂休整一天,9月28日-30日,公司股价再度连续涨停。

   上市公司的股价走势强劲,有幸买入这家公司股票的投资者自然是满心欢喜。然而,《华夏时报》记者却在股吧中看到,投资者正焦虑地等待公司复牌。

   原来,因为股价异动,10月12日,泸天化接到了来自深交所的监管函,正是这份监管函让外界看到了本次股权转让的“底牌”。

   在回复公告中,泸天化公布了股权转让结果:截止公开征集最后期限,泸天化集团只收到泸州工投的受让申请。

   很明显,泸州工投必将是这次股权转让的最终受让方。

入股仅是合作而非重组

   泸州工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他们成立于2006年7月,前身为泸州鸿阳,2014年6月改组更名。

   2015年9月,这家公司引入中国农发基金,后者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每年只固定收取1.2%的投资收益;实际上,泸州工投仍是泸州市国资委独资设立的企业。

   泸州工投这种背景,便让这次股权转让变成了“左手倒右手”。

   原来,泸天化集团现亦由泸州市国资委实际控制,持股比例为100%;也就是说,他们与泸州工投是兄弟公司。

   既然如此,泸天化集团为何非得履行公开征集手续,而不是直接将股份无偿划转给泸州工投?

   10月19日,《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询问,泸天化相关负责人直言“不太了解”,泸州市国资委产权科则不愿意接受采访。

   让投资者更为失望的是,泸州工投的盈利能力还相当有限。

   财务报告显示,2015年,这家公司的营业利润为-401.88万元,2016年上半年则为-6624.14万元,亏损有所扩大。仰仗着营业外收入,公司净利润才得以由负转正。

   泸州工投境况不佳,就在于他们的主业是煤炭开采与销售,而这项业务由控股子公司四川煤气化负责运营。

   四川煤气化拥有的煤炭地质储量约为7.58亿吨,剩余可采储量为2.58亿吨,煤种皆为品质较好的无烟煤。

   事实上,四川煤气化的控股股东其实是泸天化集团,直到2015年1月,泸州工投才花费14.64亿元将其收入囊中。

   蔡晓生直言:“要不是收购了四川煤气化,泸州工投现在还只是一家小公司,除了代建保障房外,便只剩为市区内部分银行提供保安服务等。”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四川煤气化现已在泸州化工园区投资建设了“原料结构调整项目”,一期建成两台3.2米航天气化炉,将煤炭转化为合成气,可用于生产甲醇,也可生产尿素。

   “泸天化一直抱怨天然气供应不稳定且价格较高,四川煤气化便为他们提供了另一种原料选择——煤炭,这也是趋势。今年早些时候,泸天化子公司绿源醇业便已经完成‘气改煤’,并恢复生产。”蔡晓生指出。

   两家公司携手合作,已揭示泸天化决定继续深耕尿素,暂无意改行,让押注公司重组的投资者不幸扑了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 天心2016-10-22 16:13:28

    放屁里如果照你说的,那我想省长也别千了

    回复(0)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