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煤价刹车 提“保供应”潜台词 煤价疯涨库存却偏紧 落后产能仍不放开

作者:王冰凝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0-28 23:18:13

摘要:在市场和行政力量的双重作用下,煤价上演了妖魔走势。

煤价刹车 提“保供应”潜台词 煤价疯涨库存却偏紧 落后产能仍不放开

本报记者 王冰凝 北京报道

在市场和行政力量的双重作用下,煤价上演了妖魔走势。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能源局、国家煤业安监局和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再次召集全国22家重点煤企高层举行座谈会,针对目前局部地区煤炭供应紧张状况提出:已经批准了的先进产能矿井要尽快释放产量;鼓励煤企与用户明年签订有量有价的长协,希望各家煤炭集团在适当释放产量保供的情况下稳定价格。在此之前的9月份,国家发改委已经连续5次召开煤炭行业供需会议,启动二级以及一级响应机制。

不过,就在10月26日,最新出炉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BSPI)再次刷新上涨纪录,最新一期数据报收于593元/吨,比前一报告期上涨了16元/吨,环比已经连续17周上涨,再次刷新年内最高纪录;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4%,该数据去年同期为384元/吨。

市场和行政力量共同推动了煤价的上冲,现在政府是否有能力再次通过行政力量来刹住煤价?

煤价疯涨背后的库存偏紧

煤价止不住的涨势让库存紧张的态势也越来越严重。

素有“煤炭价格风向标”之称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今年以来不断刷新纪录。近日,秦皇岛港5500大卡低硫动力煤成交价达到660元/吨,10月份,25天累计上涨75元/吨,这超过9月份全月涨幅,更高于8月份全月的涨幅。据业内人士比对往年煤价走势指出,现在这种涨幅,只有2011年以前出现过。

自2012年底开始,我国煤炭产业从黄金十年直接掉入冬季,经济下行,需求下降,煤炭价格从850元/吨左右的高位一路下跌,全社会煤炭库存居高不下,应收账款增加,煤炭企业盈利水平大幅下降。为帮助煤炭产业脱困,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推出限产政策,督促煤矿企业实行减量化生产,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制度。在限产政策的作用下,违法违规生产、超能力生产和劣质煤生产得到有效遏制,全社会煤炭库存也有所下降。

不过今年以来,在推动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综合政策措施指导下,7月份以来,煤炭产量下降,市场煤价加快上涨,个别地区和一些电力、钢铁企业供应出现偏紧的情况。统计2016年年初到当前的煤价变化可以看到,2016年年初,焦炭价格最低点558元,10月26日飙升至最高点1765元,涨幅超200%;焦煤期货年初盘面刚过500元,10月26日最高1330元,涨幅超200%;动力煤也从去年的300多元涨到10月26日的最高点661元。

针对此轮煤价走势,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指出,一是列入今年去产能任务的煤矿逐步退出,实施减量化生产和治理违法违规煤矿建设生产、超能力生产、劣质煤生产取得明显成效,前9个月煤炭产量同比下降10.5%。同时,全国大部分地区持续高温少雨、实体经济增长等使得煤炭需求阶段性恢复增长。此外,随着迎峰度冬逐步临近,重点用户补库存意愿较为强烈。

事实上,部分地区煤矿确实出现了库存偏紧。

据山东省煤炭工业局消息,受益于市场转好,今年前9个月,山东省煤炭企业共实现利润18.59亿元,同比减亏320.63%。同时,全省煤炭库存下降,截至9月末已降至193.47万吨,同比下降41.29%。

另据榆林煤炭交易中心10月28日消息:该地区有小部分煤矿将于11月份恢复生产,而其余大部分煤矿今年将继续停产。榆阳区、神木部分煤矿今年的核定产能基本已经完成,榆林煤炭在未来两个月内供应将会非常紧张,这或将促使榆林煤价继续上涨。

10月26日,中国煤炭协会召开2016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会也指出,受水电出力下降,部分煤炭企业、用户、港口存煤偏低和铁路运力紧张等影响,东北、华中、西南等地区或将出现短时供给偏紧的状况。

行政力量转向保供应?

市场的风云突变也让政府在及时采取调控手段,煤炭市场形势的逆转,让政府的手不得不开始去抓稳供应。

但是,在去产能不能放的背景下,政府的手如何平衡去产能和稳供应这两件事情?

整个9月份,国家发改委已经连续5次召开煤炭行业供需会议,先后启动二级以及一级响应机制。

9月初,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的预案,并启动二级响应,日增加煤炭产量30万吨左右,之后又启动了一级响应,日增加产能规模50万吨。9月底,又印发《关于适度增加部分先进产能投放保障今冬明春煤炭稳定供应的通知》,安全高效先进产能释放,同时,推动具备条件的已核准在建煤矿和部分未批先建煤矿,在承担相应化解过剩产能任务后释放产能,允许符合相关条件的煤矿在276至330个工作日之间释放产能。

而进入10月份,国家发改委的调控方向则明确逐渐转向了稳供应。

10月25日,发改委将召集神华等22家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召开座谈会。会议将分析当前煤炭供需形势,研究做好煤炭去产能、保供应、转型升级和健康发展有关工作。据悉,此次会议的目的就是与煤企达成保供应、稳价格的共同意向。但是会议上没有出台明确的政策和措施来增加煤炭市场供应,或是强制要求煤企执行增产。

事实上,10月初,已经有部分大型煤矿开始释放产能。山西焦煤集团制订煤炭产能释放方案,该公司27座矿井、产能7240万吨,在2016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按照330个工作日制度生产,产能释放后预计第四季度将新增产量176.3万吨。同时,神华、伊泰和华电等煤企也释放了部分先进产能。

但据记者同时从市场了解到,因为受限于对现货行情持续性的担忧,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对于产能释放持谨慎态度,导致坑口的煤炭供应仍然偏紧,动力煤放产效果不达预期。有市场人士称,虽然相关部门动作频频,但调研发现,煤企释放产量不如预期、煤价“发烧”的问题短时间内很难解决,“好几家钢厂的一把手上门要煤,但也只能拿到八成左右的量。”而有业内煤炭专家透露,10月25日的会议也是国家发改委调查煤炭现状,并督促煤企进一步落实第四季度增产的政策。

去产能未放松

煤炭库存的紧张,是否意味着煤炭去产能目标已经实现?

根据国家发改委最新公布的情况,截至9月底,我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已经完成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

许昆林指出,从中长期说,随着消费强度的不断回落,和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煤炭市场需求很难有绝对增长的空间,预计2020年煤炭消费量最多40亿吨,考虑去产能和减量化生产的因素,到时全国煤炭产能仍有46亿吨左右,煤炭产能大于需求的基本面不会根本改变,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的任务依然艰巨。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也认为,当前我国煤炭产能大于需求的基本面没有根本改变,初步预测全年煤炭需求与上年基本持平或略有减少,与需求相比全国产能是充足的。通过有序释放先进产能,可以保障今冬明春用煤的基本需求。不过,受水电出力下降(有关部门预计今冬明春大江大河来水普遍偏枯一至三成),部分煤炭企业、用户、港口存煤偏低和铁路运力紧张等影响,东北、华中、西南等地区或将出现短时供给偏紧的状况。而受国际炼焦煤市场资源短缺、价格大幅上升的影响(日澳四季度炼焦煤合同价200美元/吨,较三季度上涨117%),国内炼焦煤市场供应可能会出现短时偏紧,价格可能继续上涨。

“煤炭行业与下游行业去产能的工作没有同步展开,需求没有同步减少,才令煤炭供应变得紧张导致价格上升。”中宇资讯市场分析师关大利说。

记者同时了解到,尽管市场形势突变,但目前政府去产能和淘汰落后的决心并未改变。

卓创资讯分析师韩滨指出,符合上述产量释放条件的煤矿有1503家,但是从市场实际情况看,首先煤企进行产能释放需要成本,短期内如果想达到产能的快速释放,会带来安全方面的隐患。其次今年煤价上涨主要是因为产量受限,如果煤企大幅增产,煤价就会回落。

同时有河南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政府放开产量释放条件,会有大批煤矿愿意立刻复产,但对于国家发改委来说,虽然10月25日的会议上要求部分煤炭增产,但并未采取强制措施,也并未放松增产标准,也可以看出,政府对煤炭去产能的目标并未放松。“但是市场千变万化,政府的手如何去配合市场,而不是去妄图扭转市场,才是真正考验政府宏观调控能力的。”上述人士认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