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芭田股份增发乏人问津 红塔红土捧场惨遭套牢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1-5 00:19:47

摘要:原计划募集16亿元,最终仅筹措到1.6亿元。日前,芭田股份(002170.SZ)在深交所披露,公司已于近期完成一项增发,注册在深圳前海的红塔红土基金成为唯一获配对象。

​芭田股份增发乏人问津 红塔红土捧场惨遭套牢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原计划募集16亿元,最终仅筹措到1.6亿元。

   日前,芭田股份(002170.SZ)在深交所披露,公司已于近期完成一项增发,注册在深圳前海的红塔红土基金成为唯一获配对象。

   红塔红土基金有幸中选,或许感到有些沮丧。原来,二级市场芭田股份的股价已跌破10元/股,本次增发的发行价却为12.06元/股。

   股份一入手就被套,事实上,红塔红土基金和两家公募基金比还算走运。去年重组收购世纪阿姆斯时,芭田股份就曾募集过配套资金。那次募资的发行价高达28.73元/股,获配股份的东海、华安两家公募基金若未割肉,至今仍在高位“站岗”。同一年,这家上市公司还推出过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买入均价则为18.33元/股,今年4月解锁,同样中招。

募资计划仅完成一成

芭田股份的这份再融资预案于2015年7月发布。

   公司原计划募集约16亿元,用于贵州芭田300万吨/年聚磷酸高效生态复合肥工程二期项目、智慧芭田大数据综合平台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最初,方案给出的增发底价为18.71元/股;随后,公司进行了2015年年度利润分配,该价格便被调整为12.06元/股。芭田股份的这项再融资计划于今年2月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6月公司拿到批文;之所以延宕至10月才实施,就在于项目推进得不太顺利。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透露,为了这次增发,芭田股份曾到上海等多地进行过路演;上市公司方面则说,他们向机构发送了很多份《认购邀请书》。

   在申报截至期限内(9月23日),芭田股份只收到一份《申购报价单》及其附件,意向认购方为红塔红土基金。

   红塔红土基金的报价为12.06元/股,计划认购的股份数量为1326.7万股,也就是只愿意出资1.6亿元。

   由于认购金额不足,经中国证监会同意,芭田股份与主承销商中信建投只好启动追加认购程序。然而,到9月29日还是没人响应。因此,公司唯有敲定红塔红土基金为本次增发的唯一获配对象。

   原计划募集16亿元,最后只筹措到1.6亿元,这让芭田股份有点捉襟见肘。

   原来,三个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中,仅贵州芭田300万吨/年聚磷酸高效生态复合肥工程二期项目便需要8亿元,其余两个项目所需金额则为5亿元、3亿元。

   项目所需资金缺口巨大,项目还做不做,该怎么做?10月31日,《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事致电上市公司询问。

   相关负责人回应:“当然要继续做,至于是不是再搞一次增发,又或者其它,管理层还在讨论,目前我还没有收到这方面的信息。”

   芭田股份决定继续推进项目,因为贵州芭田的项目是他们的一个核心项目。

   原来,芭田股份的主营产品为复合肥,复合肥的重要成份磷来自于磷矿石。“磷矿石是一种稀缺资源,主要分部在湖北、四川、云南、贵州等少数几个省份。”悟空投资化工研究员蔡晓生透露。

   为了获取磷矿石资源,2008年芭田股份曾计划到湖北保康县投资,不幸折戟。吃一堑,长一智。2011年公司转道贵州瓮安,这次终于获得当地政府许诺,获配了小高寨磷矿,代价自然是到当地投资。

员工持股计划也被套

   耗时逾一年,芭田股份推进的再融资项目收获了不太完美的结局。事实上,获配到股份的红塔红土基金同样不满意。

   这家公募基金获配的这部分股份锁定期为一年,暂时不能流通,10月28日正式上市。

   当天,二级市场芭田股份的股价却跌破10元/股大关,截至收盘时报9.98元/股。照此测算,该基金的账面已出现浮亏,亏损幅度约为17.25%。

   红塔红土基金或认为自己不太走运,其实,他们的同行东海基金、华安基金处境更糟。

   除了推出过一份增发方案外,2015年芭田股份还进行过一次重组,公司曾通过“股份+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了世纪阿姆斯100%的股权。

   芭田股份支付的现金也来自于募资,发行底价为5.14元/股,股份发行数量上限为924.77万股。

   募集配套资金启动之后,这家上市公司曾向88位投资者发出过《认购邀请书》,最后收到了10份有效《申购报价单》。

   当中,报价最低的是个人投资者张怀斌,报价为19.05元/股;报价最高的则是华安基金,报价为30.02元/股。

   最终,发行价敲定为28.73元/股,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列,华安基金如愿中选,排第二位的东海基金也有幸入围。

   28.73元/股的发行价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此价格是本次募资发行底价5.14元/股的5.6倍,并较芭田股份历史最高价26.54元/股(前复权)还高出逾2元。

   现如今,芭田股份的股价已跌破10元/股,华安、东海基金若未割肉离场,至今仍被深套。

   两家公募基金为何如此“卖命”追涨?《华夏时报》记者曾致电东海基金询问,相关负责人透露:“当时还是牛市,市场比较狂热。”

   芭田股份让公募基金接连吃套,事实上,公司自己的员工亦不幸中招。

   2015年1月,这家上市公司曾推出过一份员工持股计划草案,限定参与人数不超过350人,股份锁定期限为一年。

   当年4月,该员工持股计划完成股份购买,买入均价为18.33/股;计划已于今年4月解锁,股价却已趋腰斩。

   该持股计划所持股份是否已遭抛售?“解锁了,还没卖,存续期是4年,主要是价格问题。”芭田股份相关负责人指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