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陕西松茂闭店追踪 陷执行僵局与3亿资金外流玄机

作者:刘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1-26 00:26:26

摘要:令外界措手不及的崩盘如今已造成了约350名追讨劳动补偿的前员工和约50名债权人(单位),一年来其进入诉讼和执行程序的债务标的达到约5亿元人民币,企业控制人也被指大玩金蝉脱壳仅剩资产难堵窟窿,僵局如何化解?

陕西松茂闭店追踪 陷执行僵局与3亿资金外流玄机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刘敏 西安报道

“我们已就陕西松茂及其控制人大量涉嫌经济犯罪行为启动刑事报案。”2016年11月23日,陕西松茂食品餐饮有限公司(简称“陕西松茂”)一债权人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成立已24年的陕西松茂原为肯德基在陕西最大特许商,并运营多个国际知名时尚餐饮品牌且涉足冷链物流及房地产,本是典型区域餐饮龙头,但在约一年前却突然全面停业而轰然倒下(详见本报报道《陕西松茂闭店局中局:运营商被指恶意逃债已遭原股东掏空》)。

令外界措手不及的崩盘如今已造成了约350名追讨劳动补偿的前员工和约50名债权人(单位),一年来其进入诉讼和执行程序的债务标的达到约5亿元人民币,企业控制人也被指大玩金蝉脱壳仅剩资产难堵窟窿,僵局如何化解?《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发现,陕西松茂财报中显示存在约3亿元外流资金:这到底是正常对外借款、投资,还是如债权人所指为转移资产恶意逃债?正成为混乱局面后续走向之关键。

资不抵债加僧多粥少

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统计发现,从2015年7月至今不断有陕西松茂的债权人为讨要债务而向其发起诉讼,截至目前进入诉讼和执行程序的陕西松茂债权人(单位)数量近50个,除绝大多数位于陕西外还分布于上海、天津、安徽、河南、广东等地,被裁定执行的标的数额目前已达5亿元人民币左右。但经司法部门调查后发现,陕西松茂的流动资产已经枯竭;固定资产主要包括目前为陕西松茂旗下冷链物流板块的企业——陕西松速物流占据使用的一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以及西安的4套房产和汉中市的16套房产。而陕西松速物流的这块土地及固定资产是陕西松茂仅存资产的最大价值部分,目前的评估、拍卖均主要围绕这块进行。

根据市场价格测算,这些固定资产评估后价值约在1.5亿元人民币上下,面对众多债权人将如何执行?

那些诉讼较晚的债权人甚至已经面临着无法执行的局面,记者查阅多份执行裁定发现均显示如下类似内容:“本院通过银行系统查询了被执行人西安松鼎餐饮有限公司、陕西松茂食品餐饮有限公司在银行开立账户及存款余额情况,银行暂无可供执行财产。本院通过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依法查询了被执行人名下的房产情况,陕西松茂食品餐饮有限公司名下房产均已被其他法院另案查封,本院通过向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车辆情况,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车辆。本院也查阅了被执行人西安松鼎餐饮有限公司、陕西松茂食品餐饮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尚未发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和线索,且下落不明”。

陕西松茂数百名前员工也是如此遭遇,据记者了解,2015年10月陕西松茂步入全面停业阶段后许多员工都面临企业欠薪、欠缴社保的局面,此后拖欠工资基本解决但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问题却越积越多。从2016年年初至今,经劳动、司法等程序后认定陕西松茂拖欠349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约940万元。但在执行中也发现陕西松茂仅有财产早已因另案被查封,正在进行评估、拍卖程序,案件只得因暂不具备执行条件而终结执行,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为申请执行人只能申请参与分配但员工补偿金可优先受偿。

3亿外流资金

但也有债权人发现陕西松茂及其控制人的诸多行为早已超出民事纠纷范畴。

“我们查阅了陕西松茂债务危机全面爆发之前对其进行的一次审计报告,发现企业控制人的诸多财务行为已经涉嫌侵占和恶意转移资产、洗钱和隐匿资产以逃避法律,而其涉嫌转移资产最集中的2013年到2015年也恰恰是陕西松茂频频向外界集资借钱的时期,因此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他们借着企业剩余的光环、打着经营企业的名义借贷,但却把从各处借来的钱以各种方式转移出去,在这个问题上不查清楚很难给大家一个交代。”一名陕西松茂的债权人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如此表示。

记者仔细查阅该份出具于2015年6月的审计报告,报告审计内容为截止于2015年4月30日之前陕西松茂的所有财务情况,审计列出了一系列较为异常的财务现象:比如陕西松茂将属企业的1.13亿元打入当时担任财务总监的廖时和个人银行账户,该笔被记载为社会融资利息的巨额资金在财务报表中从此就去向不明,相关重要合同、协议也被隐匿。

又比如2013年7月陕西松茂向胡某个人支出650万元人民币,2014年5月又向一家当地投资公司支出1700万元人民币,这些都被记载为企业购置“伟业大厦”房产而支付的参与法院拍卖投标的保证金及房款。但当年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拍卖公告显示:“参与该次拍卖的竞买者应到西部产权交易所交纳保证金并办理相关竞买手续,并以保证金进入指定账户为准”,而该保证金指定账户却并非陕西松茂将款项打入的账户,公告显示当时承担法院委托拍卖的两家企业也不是陕西松茂向其支出1700万人民币的那家企业。最终陕西松茂自然没有“拍得”相应房产,但除了胡某此后归还了260万元人民币外,剩余的2090万元人民币就此无踪。

通观审计报告,陕西松茂类似的财务“操作”可谓泛滥,这些种种操作最终勾勒出一幅不符常理的财务运营图景:该企业一方面以极其激进的姿态从外界募资、借款,甚至不惜采用利息高昂的社会民间借贷;另一方面却又以一种不符合常理的“大方”举动对大量子公司、关联公司和个人“出借”资金;其财报显示大约两三年时间内陕西松茂向这些企业和个人“出借”的资金约2.35亿元人民币,给部分子公司成立进行的投资约6400万元人民币,合计外流近3亿元人民币。

但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5年4月30日,从陕西松茂处获得大量借款的上海松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均处于办理注销、办理股权转让或者停业状态,其中仅上海松庆就借款近3900万元人民币;陕西松欣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则均处于停业状态;从陕西松茂借款1400万元人民币的孙某等35名员工已经离职;仅有从陕西松茂借款2600万元人民币的陕西伟悦食品餐饮有限公司仍在经营汉堡王品牌。

重组是噱头还是希望?

在陕西松茂财报中呈现出的如此种种不切实际的资金流动是企业运营误入歧途还是控制人处心积虑?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陕西松茂原财务总监、现法人廖时和欲就相关问题进行求证核实。“我们就是一个正常的企业现在正在处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廖时和称,“现在正在做资产重组,等到了一个明确的时候才方便回应。”

对于眼下面临的债务危机,廖时和称,陕西松茂目前并未走破产清算而是正在进行资产重组,至于法院进行的资产评估与拍卖是因为有诉讼进入执行阶段,所以也必须尊重法定的相关程序。“法院也给我们留出时间让我们有自行重组的机会,只要比执行评估的价值高都可以走自行重组。”廖时和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早在债务危机全面爆发之前的2015年年初,陕西松茂及其实际控制人孙芳山就曾试图通过实施企业资产重组及委托管理脱困,也成立了陕西松茂“企业资产重组监管委员会”,甚至与相关外部公司起草了合作协议书的征求意见稿。

但重组尚未进行,陕西松茂实际控制人孙芳山便与时任财务总监廖时和于2015年7月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及限期回转协议书》,将其所持100%股权的陕西松茂食品餐饮有限公司、陕西松欣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西安松鼎餐饮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给廖时和,并由廖时和担任这些企业的法人和承受原有债权债务,且约定3年后能基本清偿债务时再将股权回转,同时约定如果债务无法清偿则有权拒绝接受股权回转。最终,该次酝酿中的盘活重组流产。

廖时和对此则解释称:“我们实际上做的是一个境外股权移转,我等于说是帮孙芳山监管3年股权,帮他处理这些问题,有点像一个公司出状况了请来外面一个人来帮他处理和面对,我认为所有问题第一个是面对、第二才是解决。”

相比2016年年底债务诉讼堆积如山的时期,显然2015年年初是陕西松茂进行重组自救的更好时间窗口,然而陕西松茂为何会放弃有利时期而在企业已经全部僵死的时候重提资产重组?记者设法电话联系到了孙芳山。“我在国外,还在开会。”孙芳山称。当记者就相关疑问提出采访要求后,孙芳山借故挂断了电话。

对于该事件后续进程本报将持续关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