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大宗商品疯狂11月 尽管价格起起落落,但国家宏观调控方向不变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1-26 00:28:27

摘要:黑色系大宗商品正在上演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11月24日,黑色系期货远月合约持续大涨,焦煤、铁矿石均有合约涨停, 焦炭涨幅也超过8%。

大宗商品疯狂11月 尽管价格起起落落,但国家宏观调控方向不变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黑色系大宗商品正在上演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

11月24日,黑色系期货远月合约持续大涨,焦煤、铁矿石均有合约涨停, 焦炭涨幅也超过8%。这已经是11月以来第6个涨停。然而,11月的行情充满了刺激,就在此前一周,黑色系还在掉头向下,超过三分之一的商品价格下跌。整个11月,6个涨停、2个跌停,几乎平均隔一天涨停或跌停一次。

在疯狂的期货之下,现货市场显得极为冷静。

“再观望观望,现在北方的铁矿石价格有些高,高品位资源量很少,需要用很多焦炭,焦炭现在这个价格对成本控制并不是好事。好一些的矿石,贸易商也不愿意出货,等着涨价。”一位唐山钢铁厂的老板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事实上,11月的铁矿石到港率较为平稳,总体供应充足;而煤炭到港量较大,秦皇岛港口库存已经上升到650万吨以上,港口船舶在锚地待装的局面有一定缓解,前期囤煤的贸易商,已有一定抛煤的动作。

尽管价格起起落落,但国家宏观调控的方向始终没有改变。

11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以钢铁煤炭行业为重点推进去产能,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三去一降一补”任务的重要内容。目前全年钢铁煤炭行业化解淘汰过剩落后产能的任务基本完成,下一步,要指导各地和中央企业严格按标准对今年化解淘汰过剩落后产能任务开展验收,确保产能真去真退。特别是对落后产能必须坚决淘汰。

忽涨忽落

对钢铁厂来说,整个11月的行情简直就是煎熬。

11月14日,黑色系价格一改此前的上涨,开始掉头向下。此前以16.3%涨幅稳坐冠军的铁矿石,一周跌了2.72%。煤焦钢也风光不再,动力煤价格已连跌两周。同时,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上升2.6%到1.1058亿吨,创2014年9月以来新高。钢材价格也伴随铁矿石价格下调而同步走弱。大宗商品市场开始“降温”。大宗商品价格指数BPI也呈现滞涨局面,自11月15日触及年内最高点806点后,此后几天一直停留在此。

不过,仅仅一周之后,大宗商品重回涨价区间。

11月22日起,山西焦煤集团上调公路煤价,上调幅度为60元-140元/吨;平煤焦炭21日起普涨160元/吨,准一级出厂价2160元-2170元/吨;11月17日18时起,神华乌海能源焦炭涨150元/吨,执行二级焦唐山国铁到站2170元/吨;现二级唐山主流到厂价2180元-2230元/吨。

而力拓也悄悄上调了铁矿石的协议价,每吨铁矿石增加了几十美分到1美元不等的溢价。2012年开始,铁矿石价格从巅峰时期的近200美元/吨下跌,2014年最低跌破40美元/吨。而现在,眼看着进口铁矿石站上了75美元,钢厂采购根本拿不准是应该慢慢补库还是等待价格冲高后回落。原材料价格的坚挺,钢厂生产利润微薄使得一部分人士对价格保持观望态度。

事实上,由于焦煤焦炭价格大幅上涨,钢厂为降低焦比对高品矿需求增加,导致港口高品矿价格上涨,带动整体价格上行。而暴涨的期货也极大地拉高了现货的价格。

“我们国家的大宗商品没有定价权,商品价格参考的是国外,这样我们的价格就受制于国外。此外,现在大宗商品普遍金融化,只要和期货一连接起来,就容易受期货的炒作行为影响,多重因素叠加,导致了价格剧烈波动。”中国粮食研究培训中心研究员胡文国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在煤炭运输方面,本月以来进口煤炭到港量较大,特别是对于华南地区港口,也是缓解国内港口煤炭紧张的一个重要方面,目前港口现货价格已经出现一定的调整。

通胀推涨?

事实上,11月初,发改委、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接连出台措施,但黑色系并没有得到抑制。

“造成目前市场大幅波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不同商品对应不同的供需基本面,包括当时的期货与现货价格的价格差程度等;另一方面,政策因素的影响也很大;此外,资金炒作也是造成价格大起大落的重要推手。”亿海蓝大数据部航运分析师林书来表示。

有分析人士认为,大宗商品的重新回暖与人民币持续贬值有关。近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796元,为2008年6月24日以来最低。目前中国经济复苏和美国基建刺激预期仍在发酵,在人民币贬值的大背景下,全球大量货币涌向大宗商品寻求保值增值。

不过,在中国大宗商品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心田看来,推涨大宗商品的首要因素是通货膨胀。

“此轮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的强势上涨最大的推动因素是通胀,全球性的通胀早就为市场铺下了上涨的温床。低利率、货币增发等系近几年全球较为普遍的经济现象。通胀对商品市场的影响是结构的力量,也是难以逆转的力量。”刘心田分析指出。

调控进行中

林书来认为,就当前多数品种的基本面而言,并不支持其价格的再度大幅上行。

11月23日,山西焦煤集团与河钢、首钢、鞍钢、宝钢、马钢、华菱钢六大钢铁集团在京签订了2017年炼焦煤中长期合同,正是政策层面希望稳定价格的表现。

事实上,12月份市场面对的压力依然很大,比如外部的美联储加息、意大利脱欧公投等风险事件对全球市场的冲击,国内需求方面,由于气温下降,年底工地面临停工,对螺纹钢、玻璃等建筑材料需求进入淡季,部分商品价格出现回调的可能性非常大,目前不少钢厂也主动进行检修,调节产量以应对这种局面。

而在国家层面,调控也在进行中。

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要求,统筹去产能与保供给、稳价格,保障迎峰度冬、度夏煤炭稳定供应。要支持产钢产煤地区将去产能与产业优化布局、转型升级相结合,进一步落实有保有压的金融政策,继续鼓励如宝钢、武钢等优势企业加大兼并重组力度。尽快出台去产能相关债务处置、资产处理等政策措施。

不过,在林书来看来,单就黑色系而言,调控产能总用一套思路肯定是不行的,即使对钢铁行业进行产能控制,钢材价格出现回升,钢企效益也未必像今年煤炭企业那样改善,更可能出现矿价涨幅远大于钢价的情形,效益更多被上游国外矿商享受了,到时再来和国外矿商谈长协矿,或许为时已晚。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