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汽车正文

​自主:长城百亿构筑“WEY”时代 仍有两座大山要跨越

作者:寇建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1-26 00:28:27

摘要:整理了下衣领,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踌躇满志地上台了。“大家都知道我的风格——低调,但今晚不一样!”这一天是11月16日,两天后的广州车展上,是晚发布的长城全新品牌WEY,与讴歌比邻而居。

​自主:长城百亿构筑“WEY”时代 仍有两座大山要跨越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寇建东 广州报道

整理了下衣领,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踌躇满志地上台了。“大家都知道我的风格——低调,但今晚不一样!”这一天是11月16日,两天后的广州车展上,是晚发布的长城全新品牌WEY,与讴歌比邻而居。

一向低调的魏建军,抛出了以自己姓氏命名的新品牌,这在中国汽车界还是头一个。“作为民营企业,我们没有退路。”站在台上的魏建军掷地有声。虽然有月销近6万辆的哈弗H6及近600万的用户基础做背书,但在构筑WEY时代的前行之路上,长城仍需要跨越两座大山——企业文化和可持续的研发能力。

严思:

这是一家值得信任的公司

从2012年开始,位于保定市长城南大街的长城汽车总部内,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按照长城方面的说法,WEY项目在这一年开始立项,到广州车展前正式发布,共1660人参与其间,累计投入研发11520小时。

德国人严思(Jens Steingraeber)便是这1660人中的一员。他现在的Title是长城汽车WEY品牌的CEO,而在此之前,已经在奥迪供职了整整30年。“老实说当我首次接到这个工作邀约的时候,我心里只有5%的把握。”回忆起多年前的一幕,严思坦承,“因为我不知道在中国等待我的是什么。”

然而,几次接触下来,严思渐渐对长城有了了解——这是一家非常出色的公司。业绩可以说明这一点。长城汽车10月25日发布的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长城汽车总资产达759.22亿元,营业总收入634.54亿元,1-9月净利润70.59亿元,同比增长18.6%。更值得关注的是,长城汽车当期的负债率只有42.1%,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与此同时,长城汽车流动比率为1.38,处行业中间水平。

在德国哥廷根大学主修企业管理的严思,一定对长城汽车良好的财务健康状况颇为满意,但更吸引他的是魏建军亲定的长城汽车的经营哲学——每天进步一点点。“我相信如果能够秉承着努力工作这样一种哲学,一定会有更美好的未来,所以我决定这是我应该接受的挑战。”

从一家民营改装车小厂,到今天SUV车型连续13年保持全国销量第一,长城汽车的进步,业界有目共睹。数据显示:今年1-10月,长城汽车以累计销量71.04万辆(不含皮卡)的业绩,力压广汽本田、神龙等合资品牌,跻身销量前十位。其中,SUV更是出尽风头,继续蝉联市场第一的宝座。

然而,长城汽车并非无懈可击。除已战略性放弃的轿车板块,即便是在SUV领域,也分化严重。1-10月,长城SUV销量合计68.43万辆,占比高达86%(含皮卡);其中,仅H6一款车型销量便达到43万辆,为长城SUV的贡献度超过了六成。反观长城相继推出的高端车型H7、H8、H9,只有上市不久的H7表现尚可,10月销售6134辆,H8、H9 10月销量则只有三位数,前10个月累计销量甚至出现了同比负增长。

魏建军:WEY将终结

合资品牌的暴利时代

向高端突围的失利,正是让魏建军力排众议上马WEY品牌的主要原因。

“哈弗品牌虽然有超越15万元的产品,但主销区间还是10万-15万元。这表明消费者对(哈弗)品牌的认知就是10万至15万元。”经过调研,对长城汽车目前的产品结构,魏建军有着清醒的认识。“假如产品价格向上的话,对哈弗品牌难度较大。”

目前在售的哈弗H6的官方指导价为8.88万-16.28万元,H7则为14.98万-19.38万元。不过由于零部件供应问题,H7的销量短时间内尚无法迅速提升。

品牌向上的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在了WEY的身上。“WEY品牌不能定位为经济型SUV了,其价格定位在中档SUV,但是产品定位在豪华SUV。”魏建军对WEY给出的售价区间是15万-20万元,而按照计划,WEY品牌下的第一款车型W01将于明年上海车展正式发布,W02和W03车型将在明年8月上市,到2018年底,WEY还将会有2-3款新车投放。

“这一价格区间(15万-20万元)的市场容量非常大,而且消费也在不断升级,所以我们认为非常有必要与外资直接竞争。”魏建军丝毫没有避讳自己的野心。而在他看来,WEY品牌旗下产品采用的“豪华”定位与“亲民”价格间形成的错位竞争优势,将终结合资品牌同类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暴利时代。

然而,这一充满情怀并颇具挑战性的想法,在立项之初也曾在长城汽车集团战略委员会层面产生过巨大争议。虽然没有透露具体细节,但可以肯定的是,战略委员会成员对WEY品牌的投资回报有着不小的担忧。

“长城汽车对WEY品牌的投入已达到了100亿元。”有长城汽车高层透露说,并且这种投入仍在继续。

事实上,钱对魏建军还不算什么,要构筑WEY时代,长城至少还有两座大山需要翻越。

横亘在长城面前的第一座大山是持续的研发能力。财报显示,长城近5年的研发投入已近百亿元,2014年研发占营收比重为4.11%,为历年来最高。但同时,长城高级研发人员却流失严重。据不完全统计,近些年包括长城汽车副总裁(负责长城整车产品开发)黄勇、主管战略规划的副总裁崔之愚及动力研究院院长王瑞平等先后离职。

高层的频繁变动与长城的企业文化和偏居保定的总部选址不无关系。“严思现在还是一个人在保定,我担心他能不能在长城呆下去。”和严思有过交流的业内人士不无担心。

显然,对长城来说,必须要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才有可能开启WEY时代的辉煌。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