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虚火过旺 伤及脾胃 企业家 资本家 谁痛谁知道!

作者:水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1-26 00:28:47

摘要:企业家,资本家,冒险家,三者之间本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但愿不要转化成一种递进关系,毕竟“实业误国,炒房兴邦”只是一种调侃,或者一种反讽,一种警醒。

虚火过旺 伤及脾胃 企业家 资本家 谁痛谁知道!

水皮

安邦、恒大、前海三家都是人寿的新锐,起家的品种都是万能险,资产的增速都堪称暴发户,都因为在A股市场上不顾一切冲锋陷阵式的买买买而成为方方面面关注的焦点,当然所作所为也在以不同的方式推动着中国资本市场规则的完善,从这个意义上讲,“恶”(仅相对于不善而言)的确是推动社会历史进步的动力,比如“恶意”收购。

“恶意”收购的典型案例当然是万科,而此时此刻,这场收购尚在进行时态中,最新的妖蛾子就是周五中午的乌龙新闻,有媒体报道恒大增持万科已经突破11.03%,而当天万科午盘的异动也无法证明和这消息没有关系,万科目前的持股状态已经让流通盘低于20%,王石自己都说万科已经成为“庄股”,而如此密度的锁仓都是拜托宝能系的前海人寿,以及恒大集团和安邦的介入,宝能系现在的持股比例是25%,恒大是10%,安邦在6.5%左右,虽然三方持股比例都不低,但是战略意图不同,宝能一度想扮演野蛮人,谈判不成霸王硬上弓,但是显然低估了王石们的顽强抵抗以及社会效应,在万科拉上深圳地铁之后强龙不敌地头蛇而前功尽弃,宝能之后则是恒大,同样作为地产商,恒大的体量较宝能大了许多且在今年营收上已经超过万科,显而易见,恒大和万科有强烈的合并意图,但是在恒大地产明确借壳深深房后这种可能性大大降低,恒大扮演的角色可能已经从当初的拯救者变成搅局者,持有股份比例足以让其进退自如,从时间上讲,安邦要早于宝能和恒大进入万科,更多的是扮演财务投资者的角色,进出都是正常的,如同现在其对中国建筑的投资以及早期对民生银行的投资,安邦不太可能谋求控股或主导上市公司,因为术业有专攻,即便其持股比例非常大的其他地产公司也是如此,如金融街或金地股份。

万科是中国曾经的地产一哥,也是中国上市公司中最公众化的标杆,但股价长期低估,从这个角度讲,吸引众多机构投资者是正常的,有价值重估也是正常的,但是走到这一步则是不正常的,大资金,大机构,大公司的投资是讲逻辑的,保险系的资金如此大规模押注或参与万科的真实背景更值得引起关注。

背景之一是产业资本金融化,姚振华干地产二十年在富豪榜中排名不过200位,但是动用万能险并购万科尚未成功就已经在一年之中跃居第四位,前海人寿是宝能系的,恒大人寿是恒大集团的,恒大人寿在梅雁吉祥上的投资风格已经让人领教,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在向资本家转化。

背景之二是资产荒,资产荒的概念是什么,就是产业资本投无可投或者实业没有回报,这几乎是一个悖论,投入产出投入产出,有投入才有产出,现在连投入都没有,以后如何有产出,宝能和恒大与万科都一样是开发商出身,做产品没做过万科,现在靠投资并购万科,即便从正面理解,宝能和恒大也是基于对自己产业的并非乐观的判断,房地产的市场究竟还有多大?

背景之三是转型之痛,中国政府今年把“三去一降一补”列为工作重点,目的也是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以供给侧改革推动中国跨越中等国家收入陷阱,但是好事多磨,流动性的泛滥让资产价格居高不下,大宗商品成为游资炒作的对象,资金“脱实向虚”有增无减,信贷数据表明,实体经济的新增贷款并没有增长,相反房贷却一统天下,换句话讲,“老板不敢贷款,员工却拼命房贷”,这种错位支撑何在?

2014年底到2015年中的人为牛市制造逻辑是通过激活股市从而引导居民投资进而推动直接融资从而曲线引导资金进入企业,而背后的指向则是注册制,注册制的好处是既解决IPO的堰塞湖问题,解决企业融资难,化解企业间接融资风险,压在银行的风险,同时改善股市供求,平衡股价,避免暴涨暴跌,方向应该是没错的,但是路径选择是有问题的,尤其是放大杠杆成为一场灾难,说一千道一万,股市的定位在管理层那里就两个字:融资。现在IPO的节奏已经从月批变成周批,而且一批就是15家,平均一天发两家,这个节奏比指数5178点时还要紧凑,不得不说刘士余是个有办法的人,悄悄然的就把新股发成这样,照此速度700多家排队的一年就消化,这种结果和注册制的区别已经不太大,而处在相对亢奋之中的市场对此反应基本麻木,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是一种中医疗法,时间长,见效慢,但毒副作用小,虚火总要去,否则伤脾胃。

企业家,资本家,冒险家,三者之间本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但愿不要转化成一种递进关系,毕竟“实业误国,炒房兴邦”只是一种调侃,或者一种反讽,一种警醒。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水皮
水皮

水皮,原名吕平波,《华夏时报》、《华夏理财》总编辑,著名财经评论家,中央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特约评论员。1989年随知名报人丁望先生创办《中华工商时报》,随后主编《中华工商时报·新周刊》,拉开财经“厚报时代”序幕。擅长“以新闻手法解读经济方略,以专家视角点评财经事件”,文锋犀利幽默、观察细致入微、评论入木三分,被誉为“股市鲁迅”。(公众号:“水皮More” 或者 搜索 “shuipizatan”)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