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变味的“金融创新” 黑龙江近百商户“被贷款”3.73亿

作者:栗泽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2-16 22:47:45

摘要:变故总是突如其来,让人没有防备,回顾它的发展又让人追悔莫及。东北三江平原的农耕土地,至今仍是中国最重要的农业基地之一,这里也是农业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变味的“金融创新” 黑龙江近百商户“被贷款”3.73亿

本报记者 栗泽宇 北京报道

变故总是突如其来,让人没有防备,回顾它的发展又让人追悔莫及。

东北三江平原的农耕土地,至今仍是中国最重要的农业基地之一,这里也是农业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近年来,随着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需要,被称为“1+N模式”、“供应链金融”等创新金融模式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以金融创新服务农业生产。但事物的两面性也随即呈现,在这块普遍缺乏金融知识的地方,不良贷款路径的出现也让传统农业生产者负债累累。

“1+N模式”,本为通过核心企业“1”的信誉帮助中小企业“N”快速发展,这本是一项不错的金融创新,但在黑龙江省发生的一起借贷事件中,90户基层化肥供应商却因为黑龙江神农农业生产资料连锁有限公司的倒塌而面临银行的追债。

突生变故

王宁(化名)一家在黑龙江省某市经营着一家化肥经销店,十几年来的诚信经营,让他们在当地过着相对富足的生活。随着孩子完成学业开始独自为梦想打拼,王宁夫妇也准备开始安享晚年。却未曾想到,一场空前的危机正悄然降临到他们身边。

黑龙江神农农业生产资料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公司”)是王宁多年来的合作伙伴,十几年前从王宁一家开始从事化肥经销生意开始,便与其合作。

大约5年前,神农公司的业务员主动找到王宁,向他们推荐“1+N模式”贷款,彼时这种金融创新模式刚刚开始在全国兴起。这种贷款模式以一家企业为核心,通过核心企业的信誉担保,可以帮助与其业务相关的中小企业快速发展。

“你们从银行贷款,神农公司给你们做担保,比你们现在能多进很多货。”王宁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忆当年的情景时表示,扩大经营规模的确打动了他们,在看到周围已经有一些经销商从中获利后,王宁也选择了加入神农公司提出的“1+N模式”贷款。

“过去几年一直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我们也觉得挺好,谁知道今年突然出了问题。”王宁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她与神农公司、放款银行哈尔滨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香坊支行(以下简称哈尔滨银行香坊支行)、黑龙江省科力科技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力公司)等多方签订的这份贷款协议上,其本人并没有什么资金操作。“银行把钱打到我们账上,我们是动不了的,会直接转给神农公司,作为我们从他们那里进化肥的资金,他们拿到钱之后直接给我们发货,我们卖完的钱再去结账,至于利息怎么算、贷款怎么还之类的我们并不知道,都应该是神农公司在操作。”王宁说。

过去从未出现问题的“1+N”贷款今年突生变故。今年8月,王宁接到哈尔滨银行香坊支行的催款通知,此时她才得知神农公司已经断供贷款,债务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

与王宁同时收到哈尔滨银行香坊支行催款的经销商在黑龙江共有90余家,涉及总金额3.73亿元。其中依兰县农用生产资料销售中心法人张福涉案金额最大,金额高达1000万元。

“这个数字足以压垮我们这样的小企业。”张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们这90家小企业,全都是最基层的化肥经销商,每一家都承受不起这笔钱。”

8月收到银行通知的90余家商户还未来得及做出更多反应,神农公司便再生变故。9月,神农公司法人代表王彦飞被警方带走。

神农公司人去楼空

多位经销商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参与“1+N模式”贷款并非第一年,此前并未出现相同问题,但在2016年却明显感觉到了不同。

“我往年申请的额度也就是四五百万,今年我自己填的是600万,但是最后贷款下来我才知道,在我和我们公司财务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贷款金额被神农公司单方面改成了1000万。”张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其实今年我本来不想再参与贷款了,但在对方的一再劝说下,考虑到毕竟与神农公司合作这么多年,最后还是参与了,没想到他们最后还私改了贷款金额,最后闹成这个样子。”

事实上,让张福、王宁等人感到不安的事情在过去一年中时有发生。

“我们今年以来就没有收到过神农公司提供的化肥,去找他们要,他们公司的人却告诉我们说贷款是银行给他们的,跟我们没关系,让我们拿现金直接去提货,这跟往年明显不同。”王宁说,“今年3月,我们把神农公司拒绝提供化肥的情况反馈给了哈尔滨银行香坊支行,但也没什么用。出事之后我们去查才发现,从今年4月11日到7月19日之间,香坊支行向神农公司支付了1.24亿的贷款。”

张福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在王彦飞被带走后,他们在现场向科力公司提出质疑,询问担保依据时,科力公司负责人给出的回应是“神农用信誉担保”。

11月末,神农公司及其相关公司神农科技集团位于哈尔滨的总部人去楼空,两层楼的办公室内空无一人。多位曾参与该笔贷款的业务人员均表示已经离职,且无一人愿就此事多言。

资本游戏惹的祸?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王彦飞曾经的合伙人透露,王彦飞2003年注册神农公司,从事化肥经销生意,十余年来口碑尚佳。

“他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最近几年沉迷于资本游戏。”该人士透露,“有一个典型的案例是,他在七台河市勃利县买了一个几乎报废的化肥厂,花了一个多亿,却没有什么生产能力。他的目的是包装自己的神农公司,达到上市的目的。可能是上市这条路的难度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来回来去的融资,却一直在做拆了东墙补西墙的事,最后资金链断裂出了问题。”

该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王彦飞与北大荒集团、江苏恒盛集团等知名农业企业均有股权方面的往来,但该人士拒绝透露具体信息。

“老老实实做化肥经销商哪来这么多钱倒腾股权?他最近几年做的事情就是从各种各样的渠道去倒腾贷款,如今窟窿堵不住了。很明显这90多户经销商是被王彦飞当最后的融资工具用了,至于科力公司和银行的风控是怎么做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该人士说。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科力公司时,分管相关业务的梁姓负责人仅表示“这件事我们正在处理”,随后便挂断电话。

而哈尔滨银行香坊支行相关业务负责人李龙则表示:“我是后来接手这项业务的,不了解情况,也不便接受采访。”

张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今涉事90余商户得到的处理意见是继续贷款。“科力公司和哈尔滨银行香坊支行想让我们再贷款,把之前的贷款还上。但是我们这些商户的意见很统一,我们不可能再去贷一笔合法的款,去给这笔非法的贷款填窟窿。”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