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一个泡沫都跑不了 把流动性从虚拟经济赶到实体经济去

作者:陈岩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2-30 22:47:38

摘要:中国楼市的疯狂,就连靠地产发家的中国首富都看不下去了。楼市泡沫只是其一罢了,2016年这一年,股市、债市、商品、期货……哪个不是在飙涨?哪里没有泡沫?中国经济被牢牢打上了“资产泡沫”的烙印。

一个泡沫都跑不了 把流动性从虚拟经济赶到实体经济去

陈岩鹏

2016年9月的一天,王健林在接受CNN专访时表示,中国当前的房地产是“史上最大泡沫”,并且对于这一巨大泡沫风险,王老板也坦言“我也没办法”。

中国楼市的疯狂,就连靠地产发家的中国首富都看不下去了。楼市泡沫只是其一罢了,2016年这一年,股市、债市、商品、期货……哪个不是在飙涨?哪里没有泡沫?中国经济被牢牢打上了“资产泡沫”的烙印。

问君能有几多愁?当年轻人逃离北上广深,当华为的奋斗者输给炒房者,当东莞老板关闭工厂去炒楼,当一个期货私募操盘手赚了51倍利润,当险资在资本市场上演举牌大戏,当跨界炒家许老板快进快出施展“炼金术”,当金融资本吞噬实体经济……

这才有刘士余那段怒斥野蛮人强盗式收购的隔空喊话,才有了董明珠那句“如果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的话,他们是罪人”的肺腑之言。

中国的实体经济,该拿什么来对抗这个时代?

泡沫,满眼的泡沫

若问楼市泡沫到底有多大,深圳最好的公司会给你答案。

腾讯公司内部论坛在2016年2月发布的一次主题为“一线城市房价这么高,还不停涨,要不要回到二线城市”的调查帖中,近四分之三选择了“考虑回”。

中兴通讯已将深圳生产基地的大部分搬迁至河源,以富士康、华为、高通为代表的企业也有了撤离的计划。

这不是传说。似乎只用一年时间,深圳房价就超越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独占鳌头,现已成为全球房价最贵的城市,仅次于加州圣何塞。从房价收入比来看,中国香港百姓一家不吃不喝买一套房需要15.6年的时间,但在深圳买同样一套房需要接近30年。

深圳楼市,2015年,一枝独秀;2016年,领跑全国,6月底进入5万元时代。这一波上涨扼杀了许多白领在深圳买房的最后希望,当然还有北京和上海,在这两地,总价低于300万元的房子已近乎绝迹。

当逃离北上广不再是个口号时,年轻人回到家乡后发现,已无路可逃。楼市“四小龙”的南京、苏州、合肥、厦门也涨得一塌糊涂。

房价高到了什么地步?连地产大佬王石和潘石屹都看不下去了!王老板都拿它没辙了!高盛中国区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给中国楼市泡沫又增加了一个维度——全球最大!

抑制资产泡沫,也是从房地产开始的。

2016年3月,深圳和上海最先开始收紧楼市政策,4月的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实行差别化的调控政策,5月官方首提“房地产泡沫”。

在《人民日报》5月9日刊登的题为《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一文中,权威人士把“房地产泡沫”放在了第一位,后面跟着的是过剩产能、不良贷款、地方债务、股市、汇市、债市和非法集资。

A股2016年初经历数次熔断,千股跌停,满目疮痍,全年录得负增长,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资金的炒作热情。只不过,炒作的主角由散户换成了险资。

从2016年二季度开始,资本市场诞生了一种全新的炒作概念,名曰“恒大概念股”。这种炒作热潮,在上市公司三季报披露期间达到了高潮。

此间,许家印举牌的万科A,最高被炒到29块钱,要知道,上一轮牛市时,万科A的股价最高也不过15块钱。于是,市场上流传着一句话:“炒股要服许家印!”

这一年,“绝代双焦”、“蒜你狠”、“姜你军”、“糖高宗”、“疯狂的石头”、“煤超疯”成为网络流行词。但当记者来了“大蒜之都”金乡时,却发现“蒜你狠”算什么,比大蒜更狠的是辣椒,这里已经“辣”翻了天。

2016年7月和10月召开的两次政治局会议,均提到“抑制资产泡沫”,但狂飙的资产价格,拉都拉不住。

商品在2016年11月达到疯狂顶点:螺纹钢和动力煤翻一番,焦煤涨两三倍,焦炭涨三四倍,一款叫做“万国邮联小型张”的邮票,三季度涨幅竟高达101397.14%。

债券牛市已经延续了3年,经历过股灾,经历过数次钱荒,但不为所动,谁说牛短熊长?牛短熊长只适用于散户们的股市,尽管有泡沫,但机构们把持的债市却涨个不停,千金难买牛回头。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机构信。

当加杠杆成为套路

人民大学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估算出我国所负担债务的年利息支出为8.52万亿元,约占2015年GDP的13%。原来,给银行打工的不止我们这些“房奴”,还有成千上万的企业家们。

金融就是这样,不仅在蚕食实体企业原本就很微薄的利润,还在抢夺实体经济的资源。

楼市火爆,东莞老板关闭工厂去炒楼。

东莞,过去有世界工厂的美誉,到处都是工厂和生产线,为全国经济和就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但随着出口低迷、订单减少,人工越来越贵,不少工厂纷纷倒闭,“转型”投资房地产。

已在广州购置4套物业的灯饰厂负责人唐先生坦言,如今开厂的收入根本不够给员工发薪水,“最好赚钱的还是买房子”。

实体经济风雨飘摇,怪现象不断。这一年,有卖学区房保壳变网红的*ST宁通B,近四成的上市公司利润竟买不起北上广深的一套豪宅。

当看到《人民日报》刊发的《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一文时,经济学家马光远感叹:“干实业的输给了炒房的!”

任正非如果输了,还有谁会去奋斗?当华为的奋斗者输给炒房者,中国实体经济拿什么对抗这个时代?

2016年末,期货私募操盘手王兵马放南山,闲暇间回味着“绝代双焦”的完美曲线。王兵就是2016年的一匹“黑马”,不仅吃到了两波大行情,还在“盛宴”散席前撤离,其中他管理的一只单账户产品累计收益超过51倍。

但跟姚老板和许老板这样的资本大鳄相比,王兵做的事情只是小巫见大巫。

这一年,险资以史上最高调的姿态上演举牌大戏。且看,宝能系血洗南玻A,长金投资欲吞武昌鱼,阳光保险杀进伊利股份,泛海系挺进民生银行,恒大人寿扫货廊坊发展。

许家印和他的恒大施展的“炼金术”,凭借快进快出精准操作,月赚近2亿,技惊四座,让资本圈所有人始料未及。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当吃瓜群众还把视线停留在姚振华是个“卖菜的”、许家印是个“盖房子的”时候,他们却在做着“跨界”的买卖,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财务投资者,做的事情往往却很“出格”。

当初撮合姚振华与王石第一次见面的中间人——冯仑给出了答案:“杠杆收购+连环控股,你的企业可以无限大。”

金融大鳄们不是仅仅想分享实体企业利润那么简单,他们的野心是要吞噬整个实体经济。

万能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杠杆收购。而更可怕的是,全民都在加杠杆,都在赌博,买房子银行贷款嫌不过瘾,还要可以实现零首付的“首付贷”,债券市场刻“萝卜章”玩代持,炒股票炒期货的搞配资,而且利用的还是P2P通道……

当加杠杆已然成为一种套路,泡沫便不可避免,一发不可收拾,一旦泡沫破灭,最终留下的将是一地鸡毛。

一个泡沫都跑不了

12月15日,国海证券发布紧急停牌公告,牵出了“萝卜章”和涉及20多家机构、165亿规模的“债券代持违约事件”。

何谓代持?坊间流传着一个段子:刘备买了100万债券,持有一年利息5%,嫌收益太低,让诸葛亮联系曹操,说我这100万债券以90万的价格卖给你,但并不是真的卖你,只是帮我持有,涨了跌了都算我的,你付给我的90万,我每年按3%付你利息。刘备拿着这90万又去买债券,然后再联系孙权代持……循环放大融资,最后的结果是,刘备虽然本金只有100万,但却实际持有了将近1000万的债券。

机构坐吃利差即可,但这种包赚不赔的生意有一个前提,就是债市平稳或者走高,过去3年流动性过剩的资金格局催生了债牛,但问题是,万一流动性收紧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2016年12月15日当天,国债期货各品种合约历史性全部跌停。曹操、孙权……都慌了,要求刘备按照当初的协议,把这些债券以原价买回去。刘备一看亏得太惨了,就说当初和你们签合同用的是诸葛亮私刻的假章,不算数,我已经报警抓诸葛亮了,然后曹操、孙权都疯了。

本轮债市调整始于2016年10月下旬,已持续了两个月,尤其是近一个月以来,债市出现两次剧烈调整,透露出监管部门去杠杆的决心。

央行在8月、9月相继重启14天和28天逆回购,开始有意识地通过“缩短放长”的公开市场操作,来提高货币市场的利率。10月底,央行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三季度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广义信贷”测算。12月9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和沪深交易所联合发布了《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结算风险控制指引》,去杠杆意图明显。

10月24日至12月20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2.64%上升至3.37%,12月上行超过40个基点。

不断高企的资金利率是把双刃剑,在抬高杠杆成本的同时,也在刺破泡沫。国债、上证指数和黑色系大宗商品都在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大跳水。

是泡沫总有破灭的一天,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等待。

排雷!排雷!住建部等七部委下发首付贷禁令,保监会对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等9家公司开展万能险专项检查,并针对前海人寿万能险账户管理整改不到位,采取了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银监会等四部委先后出台多项政策,限制房企借助外部融资到土地市场拿地。

一方面,监管部门通过加强监管来去杠杆,另一方面,流动性的水龙头也在拧紧,为了抑制资产泡沫,经济可以容忍更低增速。

货币政策转向更加注重防风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货币政策定调稳健中性,和2015年相比,多了“中性”两个字,在谈到房地产的时候,排在第一位的也是“管住货币”。

而这样政策组合的目的,就是把流动性从虚拟赶到实体去。结果是什么?自然是一个泡沫都跑不了。

当流动性不再流动的时候,资产荒也就不存在了。过去几年,天量的流动性逐次流进各类资产,在金融监管不到位的背景下,泡沫一个个吹起。但,是泡沫就一定会破灭,尤其在监管部门未来收紧流动性的时点上。

这两天,国海证券的那个“萝卜章”还没有看清楚,侨兴债担保函真假案件又出现在我们面前,广发银行跟浙商财险打得不可开交。

泡沫破灭之后,“刘备”遁形是早晚的事情,问题是,还有多少个“刘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