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瑞丰高材叫停商业保理业务 跨界投资“浅尝则止”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2-30 22:40:13

摘要:近日,瑞丰高材(300243.SZ)在深交所披露,瑞丰保理已完成与邯郸发兴房地产的《保理合同》,目前无继续开展新业务的打算。 公司还透露,事实上,早在2016年3月瑞丰保理就已暂停了业务开拓,“公司不会被注销,因为有个牌照在手上,现在牌照很难拿。”董事会秘书赵子阳指出。

本报记者 许金民 北京报道

近日,瑞丰高材(300243.SZ)在深交所披露,瑞丰保理已完成与邯郸发兴房地产的《保理合同》,目前无继续开展新业务的打算。

公司还透露,事实上,早在2016年3月瑞丰保理就已暂停了业务开拓,“公司不会被注销,因为有个牌照在手上,现在牌照很难拿。”董事会秘书赵子阳指出。

此前在2015年,鉴于塑料助剂业务增长乏力,瑞丰高材(300243.SZ)全资设立瑞丰保理,决定跨界拓展商业保理业务。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15年四季度瑞丰保理才开始运营,也就是说,这家子公司的实际运营时间仅为半年,只接到区区两单业务。

商业保理业务进展顺利

瑞丰保理与发兴房地产签署《保理合同》的时间为2015年12月,后者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大连友谊(000679.SZ)的全资子公司。

按照合同约定,发兴房地产将符合条件的3.5亿元应收账款转让给瑞丰保理,瑞丰保理再向其发放3亿元融资款。

一年之后,发兴房地产可选择对应收账款一次性予以回购,也可以只回购其中一部分。

瑞丰高材方面透露,《保理合同》签署以后,客户严格遵守了合同约定,分别于2016年6月21日、12月22日、12月28日向瑞丰保理支付了保理服务费,金额分别为1297.5万元、 1380万元、7.5万元,共计2685万元,并选择一次性回购应收账款。至此,双方签署的《保理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看上去,瑞丰保理的这项业务与质押贷款颇为类似,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瑞丰高材曾描述过瑞丰保理的经营模式,便是由客户、供应商、瑞丰保理签订三方保理合同,约定由瑞丰保理代为向原材料供应商支付货款,原料供应商向客户供货;客户卖出产品后,再向瑞丰保理还款并支付利息、保理费。

只是,2015年瑞丰高材的净利润为4730.95万元,2685万元占比超过一半,上市公司方面却说合同履行完毕不会对当期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2016年12月29日,赵子阳对此进行了解释。他说,这2685万元只能算作收入,“我们发放给发兴房地产的这3个亿,实际上也是从别人那边借的,对方也要收我们的利息”。

原来,与发兴房地产签署《保理合同》的同时,瑞丰保理还和恒天财富签署了融资合同。通过转让应收保理款收益权的方式,恒天财富向瑞丰保理提供了3亿元借款,用于支付发兴房地产的应收保理款。

为发兴房地产提供的这项融资服务,是瑞丰保理公司成立以来的第一单业务。

瑞丰高材的这家全资子公司还曾为广东鹏锦实业提供了融资服务,融资金额为8000万元;为此,鹏锦实业向瑞丰保理转让了1.16亿元应收账款,回购期限为180天。

为了筹集这笔款项,瑞丰保理则将其持有的西藏朴达投资基金100%股权的收益权质押给了恒天财富。在发布2016年半年报时,瑞丰高材曾披露上述《保理合同》也已履行完毕。

政策变化动摇跨界决心

瑞丰高材是一家化工及新材料上市公司,公司的主业为塑料抗冲改性剂。悟空投资化工研究员蔡晓生透露:“下游厂家将这种助剂添加在塑料管道、型材之中,有利于增强抗冲击性能。”显然,这项业务与商业保理有着较大差别。

瑞丰高材方面回应,他们当时跨界的初衷是塑料抗冲改性剂业务增长乏力,行业产能过剩。以2011-2013年为例,公司分别实现销售收入7.65亿元、7.53亿元、7.59亿元,同期净利润却逐年下滑,分别为3906.73万元、3431.26万元、2820.72万元。

在急需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的背景下,公司通过调研发现商业保理业务是类金融业务,在我国刚刚起步,遂于2015年6月在上海自贸区成立瑞丰保理,希望借此转型。

瑞丰高材的这次跨界看上去绝非玩票,在瑞丰保理注册成立之前,他们还曾推出过一份定增方案。

公司计划以7.56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1.98亿股,募集约15亿元,就用于投资商业保理项目,周仕斌及其一致行动人张琳、王功军有意参与认购。

需要说明的是,周仕斌现为瑞丰高材的董事长,张琳曾为董事会秘书,王功军则为销售部副部长。

只是这份方案在呈递至中国证监会后,迟迟未能过会。2016年3月,瑞丰高材决定终止再融资,并在公告中透露了终止原因。

他们称,2016年一季度,瑞丰保理业绩与去年相比大幅下滑,严重低于预期,未来业绩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然而,在2016年半年报中,他们又说瑞丰保理开展商业保理业务时,一般会在前期收取顾问费,“2015年签署的这两份合同,当时就把顾问费收了,因而2016年没有顾问费,所以瑞丰保理业绩比较差”。如此看来,这并非再融资计划搁浅的原因。

对此,赵子阳并未否认,他仅补充道:“去年监管层曾公开表态,不支持实业公司通过再融资进行跨界投资。当时我们的方案正要上会,监管层便找我们沟通,传达了这项理念。既然如此,与其上会后被否,还不如自己主动撤回。”

瑞丰高材给出的这项补充说明还较好地为金浦钛业(000545.SZ)找到台阶。

2015年9月,金浦钛业同样推出过一份增发方案,公司计划募集40亿元资金,其中14亿元用于开展商业保理服务。然而,一年之后这项计划也宣告流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