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走世界做比较,投资环境还是中国好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3 16:07:55

摘要:近期,一位知名企业家关于去国外投资设厂的采访,引发了大量关于中国投资环境问题的讨论,走出去真的是个大晴天吗?投资环境中外到底有怎样的差别?凭借“一带一路”走出去该如何铺设投资环境呢?不同的企业家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2016年1月,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专访了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先生

走世界做比较,投资环境还是中国好

马晓霖 李靖云

近期,一位知名企业家关于去国外投资设厂的采访,引发了大量关于中国投资环境问题的讨论,走出去真的是个大晴天吗?投资环境中外到底有怎样的差别?凭借“一带一路”走出去该如何铺设投资环境呢?不同的企业家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2016年1月,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专访了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先生,从投资吉尔吉斯斯坦旅游失利,再到投资冰岛引发巨大争议,黄怒波对于国外的投资环境有着切身的体会,他的感受与观点对其他中国企业也有着很好的借鉴作用。

中国企业走出去 要有避险意识

马晓霖: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您曾经有这样一个表态,说在世界上走过一圈以后,发现还是中国比较开放,投资环境还是中国最好。这也可以理解为对某些地方投资环境的一种抱怨,这个抱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还是您经历得太多了,久病成医?

黄怒波:我去过的国家加起来大概有100多个,全世界七大洲的高峰我都登遍了,南极北极也去过,南美北欧我都走到了。最早去中亚,是应吉尔吉斯斯坦当时总统的邀请去投资旅游。我去那儿一看,吉尔吉斯的旅游资源太好了,很丰富!于是我就决定投资伊塞克湖,在那儿做个大的度假基地。但当我们签协议的时候就出故事了。俄罗斯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来了,他给吉尔吉斯斯坦方施压,说这个伊赛克湖是他们的鱼雷试验场,结果他们的报纸铺天盖地的就报道出来,反对党也出来说,中国人的潜艇部队要来伊塞克湖。

马晓霖:可能您当时有点超前了,实际上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中亚那段时间也确实相对动荡,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那么您这几年走过一带一路沿线哪些国家?

黄怒波:东南亚差不多都走完了,中亚这一线一直走到土耳其,西亚去了两次,欧洲差不多都跑遍了,连拉脱维亚我都去了。日本我也投资了,但准备做北海道项目时,谈到最后一刹那,协议签不成了!当地的工会出来说,我们可以让美国人管,但不能让女人管,不能让中国人管。所以到国外投资,你会遇到文化冲突,会遇到法律障碍,比如劳工政策等一系列的问题。但在我看来,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年中国人在国外投资,全世界的人都搞不清楚中国人要干什么,这是很大的问题。我到法国去访问时,在企业家俱乐部见到奥朗德总统,会见完以后我先出来,看到媒体围在那儿等着采访,我也接受了采访。他们就问,你们是不是要把法国都买下来?

所以,中国突然强大了以后,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全世界都没做好心理准备,这是很重要的因素。

马晓霖:这是不是现在中国企业家走出去,会普遍面临的一个问题?

黄怒波:这是问题之一。实际上,我感觉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才问题。我在冰岛看投资环境,去了还没谈,当地工会先找我,说你这个协议要想签成,你得告诉我你怎么用工?我到挪威去,当地少数民族首领来找我,他说你工人要用哪儿的人?他们都以为我们要拉一飞机中国工人来。欧洲工会的福利很高,权力也很高,不像美国。美国可以无理由解雇你:明天不需要你了,告诉你过两天走就行了,为什么?他的保险制度在那儿起作用。你离开这个公司找不着工作,半年内保险给你的工资和之前一模一样。但其它国家不行。所以对外投资对企业家来说,风险很多。现在我们国家对外投资的速度这么快,不是坏事,但我心里捏了把汗。比如你要去中亚的话,如果你把项目谈下来了,它换一个总统换一个政党,你就得跟它重新谈。你得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马晓霖:从您的投资经历看,现在全球各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包括投资壁垒、逆全球化现象也出现了。您觉得这两种现象,到底在发达国家多一些,还是在发展中国家多一些?他们各自的成因是什么?

黄怒波:我曾经走遍了德国,也开着车走遍了法国等欧洲国家。我也走了哥伦比亚、阿根廷,看到了南美和欧洲的巨大差异。我发现谁在贸易保护呢?是发达国家。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全球化最大受益者是中国。中国现在变成全球化的推动者、贡献者。发达国家恰恰没有跟上,第一产业转型不行,第二民主政治出问题了,再一个产品模式落后,反而是中国发展的很快。

马晓霖: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这几年的推广,欧盟各国对中国应该说态度大不一样了,他们是非常欢迎“一带一路”倡议的。从他们积极参与亚投行建设来看,他们其实都是愿意跟中国合作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您有没有可能重圆您在冰岛那个破碎的投资梦呢?

黄怒波:当年我去冰岛投资时其实有个背景,就是当时整个欧洲对中国投资有疑虑情绪,他们讨论的是,中国到底要干什么?他们认为是狼来了!认为我们是暴发户!但现在的情况是,第一冰岛成熟了,知道中国的贸易投资政策,并且能够理解;第二冰岛的经济出现了问题,它的经济也在转型,传统的行业都不行了,能最大程度拉动经济成长的是旅游行业,而恰恰中国是一个巨大的资源。所以现在北欧对中国越来越接受,尤其现在去欧洲旅游的,大部分人是中国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之前在冰岛的投资经历,也算是替中国走出去做了一次试错过程。

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好就好在这是国家倡议的。当年我是单兵作战,我只是某一个中国商人,大家只知道中国人来投资了,别人不容易接受。现在咱们要普及“一带一路”概念,让沿线国家和民众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要让他们看到,如果加入进来是会受益的,老百姓也高兴,中国企业再去投资就容易被接受了。

“一带一路”可能带动第三次全球化浪潮

马晓霖:您提到西方国家认为中国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那么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架构下,中国能否以全球化受益者的身份,去说服广大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一种双赢的心态,拥抱支持这个倡议?我们应该怎么着手?

黄怒波: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标志着什么?标志着中国在第三次世界现代化运动中是领袖。中国有必要和有可能借“一带一路”推出新的一次全球化浪潮,这个叫2.0版,4.0版都行。但我们的切入点在哪儿?我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是第三世界,需要帮助他们发展。这些国家的市场成熟度很低,对企业家而言则意味着这些市场的成长度不是很高。但我们中国的发展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我们要去那儿投资,因为我们知道它10年后可能会是什么样的。现在我们有经验了,而且我们可以给这些人讲,给这个国家讲,说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你都看到了,你是不是也想这么走一遍?那它肯定愿意吧。

马晓霖:过去中国企业走出去,特别是民营企业走出去,主要是在WTO框架下做进出口贸易。那么在“一带一路”时代,就完全不局限于此了。我们可能是资本走出去,甚至是中国的标准全方位走出去。那么这两种走出去,您觉得有多大差别?

黄怒波:差别还蛮大的。“一带一路”是一个新的贸易市场,它的很多轻工产品、生活日用品等是消费品,还不是很发达,空间很大。而中国的技术、经验、市场就很重要。贸易在这个方面前途无量,我们可以弥补差距,互相平衡。但我们带去的还有培育市场的办法, 钱要过去,技术要过去,人要过去,还有市场要过去。我们就地建立市场,“一带一路”是一个大市场,大家共享。不单纯是中国培育了市场把货卖给人家,我们也要买人家的东西,贸易化是一个长期的主题。再一个关键点是投资市场化,就地培育建立新的“一带一路”消费市场,这也是转型。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