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用良知驱散雾霾

作者:金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6 23:00:11

摘要:雾霾在全国蔓延引起广泛的关注,但至今没有一个关于雾霾成因的正式说法。雾霾不可拍,可怕的是心中的雾霾。任何消极等待、情绪性的表达和逃避都于事无补,不如让公众知道真相,抛弃心中的成见和路径依赖,破除既有利益的藩篱,集思广益,驱散雾霾需要良知,而不是风。

金水

雾霾在全国蔓延引起广泛的关注,但至今没有一个关于雾霾成因的正式说法。雾霾不可拍,可怕的是心中的雾霾。任何消极等待、情绪性的表达和逃避都于事无补,不如让公众知道真相,抛弃心中的成见和路径依赖,破除既有利益的藩篱,集思广益,驱散雾霾需要良知,而不是风。抗击SARS很重要的经验就是让公众了解真相,避免恐慌,相互配合。但是,雾霾的成因似乎要复杂得多,至今环境专家也没有一个正式准确的报告,雾霾搞不清楚成因就没办法采取针对性措施。

雾霾是经济发展阶段的必然,还是污染排放超标带来的?这也决定着治理雾霾的策略选择会有所不同。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不能以牺牲经济增长来治理雾霾,中国需要迈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但是,如果连健康都没有了,高收入还有什么意义呢?经济的发展最终目的是满足人的需求,提高民生福祉,不是为了经济发展而发展。任何不关注人的生存与发展的经济学都将失去灵魂和皈依,经济学只有冰冷的利益驱动是可怕的,经济学需要有一些人味和良知。林毅夫师从令人尊敬的舒尔茨先生,舒尔茨先生号称穷人经济学家,以研究人力资本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林毅夫既了解中国国情,又精通西方经济学,很多政策建议都比较接地气。

但是,环境成本是经济发展必须支付的成本,今天不支付,明天也会补上;经济增长今天不为雾霾买单,明天老百姓就会以健康为代价来补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希望雾霾治理和经济增长并行不悖,不过,这可能就是一个善良的愿望,雾霾从某种程度上就是经济回暖的指标。

雾霾产生有深刻的结构问题,需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来解决。中国经济增长过渡依赖低成本的数量型扩张,我们生产了全球最多的煤炭、钢铁、铝、玻璃、水泥等,中国很多工业品已经实现了产量全球第一,这是过渡透支环境、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换来的;当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外部需求下降之后,这些为全球市场配置的产能出现严重过剩,经济下行,中国又启动了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刺激经济,资金仍然投入到低效的基础设施项目,周期长,回报低。这造成中国经济整体的低效益,投资回报低,房地产投资回报高,但容易产生泡沫和过剩。制造业严重过剩,低成本的路径依赖也没有改变,政府投资拉动的基础设施投资也出现低效率,债务不可持续。

中国经济需要从数量型和成本型经济转向质量和效益型经济。实际上,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积极财政政策从来有完全退出过,地方政府对于积极财政政策有天然的偏好,花钱搞大项目,大工程,不仅容易带来政绩和形象,还容易滋生腐败。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财政刺激政策出重手,经济对政府投资拉动依赖越来越大,形成严重的路径依赖,直到今天政府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加强了,一旦拔掉输液瓶经济就不行。

中国制造业的方向不是争夺全球产量第一,而是要向微笑曲线的上游研发创新和下游品牌两端渗透,获取更丰厚的产业利润空间,转向质量和效率型增长。积极财政政策要择机退出,避免制造新的不公,政府主导投资的领域向社会开放,将资源的分配权交给市场。在公用事业和基础设施领域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增加有效供给,带动整个经济走向质量和效益型增长。

驱散雾霾,需要用科学方法和手段来点燃信心。当前,最重要的是弄清雾霾的成因。雾霾的成因似乎找到了,国家能源局和环保部已经下发了严格限制燃石油焦发电项目规划建设的通知,石油焦是石油炼制过程中的副产物,含碳量和含硫量都很高,还有重金属化合物。

石油焦是石油的下脚料,燃烧排放的灰份比煤炭少,但水分和硫排放比煤炭高,尤其是北美地区的重质原油,炼出的石油焦硫含量很高,还有重金属。但是,石油焦有一个优势就是比煤炭价格便宜,而且热值高,相比煤炭可以节约不少燃料费。

全球石油焦的产量近一半在北美地区,其中,全球燃料级石油焦80&来自于北美地区。美国是全球石油焦的主要供应国,中国则是美国石油焦最大进口国,石油焦需求增长很快。中国自己主要生产碳素级石油焦,燃料级石油焦很少。碳素级石油焦主要用于钢铁和电解铝行业,而燃料级石油焦主要用于电厂、水泥和玻璃等行业。包括玻璃和水泥等很多行业产能都严重过剩,产量也是全球第一,使用燃料级石油焦可以降低成本。今年以来,钢铁和电解铝都出现复苏,对碳素级石油焦需求也在增长。燃料级石油焦最大增量来自火力发电,过去三年因为煤炭和原油价格暴跌,火力发电企业利润丰厚,刺激了火力发电项目扩建和快速上马,对石油焦和煤炭需求量大增。因为石油焦的热值比煤炭高,价格更便宜,石油焦广泛与煤炭混用,或者替代煤炭。

最具代表性的是赣能股份旗下的丰城第三期项目,为了赶进度,边施工边设计,结果出现施工平台坍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安全事故。表面上是重大安全事故,背后有多少像赣能股份丰城电厂第三期这样的火电厂在与时间赛跑,争抢火力发电盈利周的黄金时间窗口,这些火力发电厂都是以煤炭和石油焦为燃料,一共将向大气贡献多少污染物?企业都追求低成本和利润最大化,但是,巨大的环境代价谁来单?这需要政府的监管,保障市场竞争的公平,保证人民群众知情权和健康生存的底线,这些都是有为政府大有作为的地方。积极财政政策只有在经济危机作为反周期手段使用,但任何一个经济体的健康发展都不能长期靠输液瓶维持。政府投资虽然制造了需求,但也干扰公平竞争环境。供给侧改革就是要出清过剩产能,在政府和国有企业垄断的领域放开市场,增加有效供给。目前环境污染已经入刑,司法加大了打击环境污染的力度,大幅度提高环境成本和代价,雾霾才可能渐行渐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