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雾霾考问:石油焦到底脏不脏?谁才是污染空气的罪魁祸首?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6 23:00:11

摘要:2016年岁末,一篇题为《中国正偷偷燃烧一种比煤炭更肮脏的燃料》的文章被传开;元旦过后,署名为“英达姐姐”写的“雾霾真相”又开始在社交媒体流传。两篇文章都把矛头对准了石油焦,均表示,因为“偷偷”燃烧这种比煤炭更“肮脏”的燃料,中国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的努力将有可能功亏一篑。

雾霾考问:石油焦到底脏不脏?谁才是污染空气的罪魁祸首?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伴随着雾霾再次肆虐,化工产品石油焦突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6年岁末,一篇题为《中国正偷偷燃烧一种比煤炭更肮脏的燃料》的文章被传开;元旦过后,署名为“英达姐姐”写的“雾霾真相”又开始在社交媒体流传。两篇文章都把矛头对准了石油焦,均表示,因为“偷偷”燃烧这种比煤炭更“肮脏”的燃料,中国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的努力将有可能功亏一篑。

随后的媒体报道显示,前一篇文章实际是2014年的旧闻,后一篇文章也并非英达姐姐所写。《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多方调查采访发现,燃烧高硫石油焦的确可能对大气环境产生较大影响,监管层对于这一能源品种也几乎没有针对性的政策关注。不过,在导致雾霾发生的各项因素中,石油焦还不足以构成其主要原因。

大量进口

石油焦,从外形上看是一种不规则的黑色块状或颗粒,其本质是一种固体碳材料,90%的含量为碳元素,3%-6%则是硫。它是石油精炼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副产品,原油经蒸馏将轻重质油分离后,重质油再经热裂转化就能形成石油焦。

作为一种化工产品,石油焦在中国一直存在,主要是用于电解铝、冶炼行业的电极导电原料。直到2009年,伴随中国逐渐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煤炭等能源价格达到顶峰,石油焦作为燃料的用途才被慢慢开发了出来。

卓创资讯分析师孙晓龙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在玻璃行业,石油焦可以替代燃料油。烧玻璃所需的燃料油热值约在9000大卡/千克,价格约为5000元/吨;而石油焦热值能达到8000大卡/千克,价格最高也只有2000元/吨。而在发电、水泥、钢铁等行业,石油焦则可以替代煤炭。相比煤炭约4500大卡/千克的热值,石油焦8000大卡/千克的热值是其1.7倍。而在2008年,煤炭价格约为800元/吨,石油焦则只有350元/吨。

从2009年开始,石油焦进口量逐渐上升,从2008年的85万吨跳涨到了2009年的324万吨。2013年,进口量达到顶峰,全年932万吨,7月单月的进口量就有124万吨。随后高位下降,到了2014年8月,单月进口量就只有8万吨了。再往后,进口量又逐渐回升,2015年全年达到了584万吨。

孙晓龙表示,进口量之所以下降,是因为2013年以后环保的要求越来越严,下游开始转型,玻璃企业不再烧石油焦,改用天然气了。石油焦贸易商被迫转型,开始在国外寻找中低硫石油焦的资源,然后进口量才慢慢有所恢复。此外,价格波动在其中起了作用,现在最便宜的石油焦也要800元/吨,煤炭则下跌到500元/吨以内,石油焦作为燃料不再具备价格优势;反倒是作为电解铝、冶金行业的原料时价格能达到1300-1400/吨,所以大部分品质好的石油焦都用作原料了。

会污染环境吗?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柴发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石油焦硫含量高、二氧化硫产生浓度较大,如果治理不到位,作为燃料使用会对大气环境质量产生一定影响。

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执行主任陶光远告诉本报记者,石油焦和煤炭一样,可以烧得很脏,也可以烧得很清洁。理论上讲,无论企业使用哪种燃料,排放标准都是一样的。只要监管到位,都可以做到环保无污染。

不过,现实情况却总是和理想存在一定差距。华东理工大学洁净煤技术研究所代正华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在脱硫方面,国内的大电厂、大企业应该都没有问题,但小企业由于相对投资成本较高,可能存在排放不达标的情况。

“如果在循环流化床锅炉里烧,加上石灰石还好,就怕小锅炉烧。”业内人士表示,“企业为了降成本也是拼了,有些小企业会算账。”

1月3日,环保部第三督查组在对本轮重污染天气应对情况进行督查时还发现,廊坊市胜芳镇一家从事玻璃表面简易加工的小厂既无营业执照也无任何环保手续,使用简易煤炉,黑烟直排。

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主任赵昂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2007年时,美国环境保护署也关注到了石油焦的污染问题,并牵头发布了一份关于石油焦潜在环境和健康风险评价报告,得出的结论是“石油焦并不会造成严重的环境和健康影响”。

“在美国的监管条件下,石油焦对环境和健康的影响可能是有限的,或者不具备与用煤相比更大的风险,但是换在中国的监管环境和生产条件下,我们就不好评价了。”赵昂表示。

不过,相比煤炭每年接近40亿吨的消费量,石油焦每年3300万吨的消费量显得非常小。陶光远表示,石油焦在局部是一个问题,值得引起环保部门的重视,但它还不是雾霾的主要原因,不应该过分渲染,造成恐慌。

监管不足

公众对于石油焦的恐慌,或许不全在于它的污染,而是在于“失控”。

作为一个小众的能源品种,即使对能源专家来说,了解石油焦的也不多。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就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坦言,自己不了解石油焦,因为它在能源结构中占比太小了,一般都不会关注。

中国绿发会法律部负责人王文勇向本报记者表示,2015年,他们曾经试图调查石油焦的污染状况,但发现这方面几乎没有公开的信息,给三大石油公司发函要求信息公开,也都不太配合,最终调查不了了之。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王韬曾经撰文指出,中国决策者们尚未充分意识到石油焦的快速扩散,中国石油焦消耗数据不足,而且远远不够透明。而在进口方面,石油焦目前仍然不属于限制进口的商品之列,也不存在配额的限制。

过去,关于石油焦管理几乎没有针对性的政策。直到2015年8月,新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二次修订案中才明确规定,2016年禁止进口、销售和燃用不符合品质标准的石油焦。

2016年12月22日,国家能源局和环保部又联合发布《关于严格限制燃石油焦发电项目规划建设的通知》,要求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和重点城市,禁止审批建设自备燃石油焦火电(含热电)项目。

赵昂表示,监管层应该知道石油焦在国内的应用情况,而对石油焦的污染监管其实跟煤炭没什么两样。理论上讲,也没有必要每个能源品种都制定单独的政策,只要有一个普遍适用的排放要求就行了。他认为,“重要的是执行。现在的问题是,对石油焦和煤炭使用的监管仍然不足,以后的监管力度一定要加大。”

一位发改委人士也表示,虽然公众对于石油焦的认识还存在诸多误解,但高硫石油焦确实应该禁止进口。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