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来自狮子国的期待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3 17:17:54

摘要:斯里兰卡近日将南部的汉班托纳港交给中国投资方管理,这一南部深水港初步具备了深水港的能力。中国企业投资几十亿美元,终于完成改造。新港的建立,对于中国在印度洋的贸易关系有着巨大的意义。斯里兰卡对中国的投资持怎样的态度?

马晓霖 李靖云

斯里兰卡近日将南部的汉班托纳港交给中国投资方管理,这一南部深水港初步具备了深水港的能力。中国企业投资几十亿美元,终于完成改造。新港的建立,对于中国在印度洋的贸易关系有着巨大的意义。斯里兰卡对中国的投资持怎样的态度?他们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又有什么期待?中国人关注的斯里兰卡港口城项目曾被停工的内幕是什么?2016年3月,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专访了斯里兰卡驻华大使卡鲁纳塞纳·科迪图瓦库。

无论中国还是斯里兰卡都需要全球化的市场

马晓霖:中国和斯里兰卡两国历史联系久远,尤其是在经贸与文化交流方面,您如何看待两国间的这种历史联系?

科迪图瓦库:两国之间交往最早的记载,是在公元5世纪初期,大约1600年前,有一个斯里兰卡佛教僧人访问中国。大约在同一时期,中国山西高僧法显在公元412年访问了斯里兰卡。他穿越了戈壁沙漠,经过阿富汗、印度,最终到达斯里兰卡。法显在斯里兰卡呆了两三年,搜集了很多佛教书籍并带回中国。那时他乘船回国,大约花了几个月时间,最终在南京上岸,之后将书籍译成中文。中国的佛教教学用书,大部分来自于斯里兰卡。我们两国有历史记载的文化和教育往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此外,在海上丝绸之路上,斯里兰卡的港口是重要的中转站。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中国钱币,这意味着当时两国已经开始贸易了。

斯里兰卡1948年取得独立,中国1949年建国时,斯里兰卡是南亚国家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这是一种政治联系。

马晓霖:斯里兰卡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伙伴,这种伙伴关系是由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巨大发展潜力的优势决定的。因此从国家层面来讲,斯里兰卡如何理解一带一路?从人民以及您个人层面又如何理解呢?

科迪图瓦库:这是一个重要的倡议,也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的选择。一带一路上的很多国家都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立的。虽然发展路径不同,经济形态不同,但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全球化,全球化为世界带来了很多进步。即便现在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第二大经济体,如果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仍然需要全球化,需要其他国家的市场。你们需要投资机会,有很多外汇储备。从流动性看,你们不能把钱放在银行,必须拿出来投资。同样的,现在斯里兰卡生产世界上最好的红茶,产量超过3亿吨。但斯里兰卡人口很少,只有2000万人口,比北京都少。如果我们不能把茶卖到其他国家,我们自己消化不了。同样,我们的服装纺织行业生产世界上最好的服装,但是95%都要出口。全球化就是现实,至少未来半个世纪我们是无法回避的。我不知道以后的人类是否能改变生活方式,但是目前和可以看到的将来, 全球化就是事实,国际贸易非常重要。

两国合作虽有波折,但合作是大趋势

马晓霖:25年的内战是制约斯里兰卡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因素,内战结束近7年了,目前情况如何?因为安全问题是投资者、企业,以及中国游客都会考虑的。

科迪图瓦库:独立后我们的道路是很平顺的,有些国家比如新加坡还曾经想以我们的发展为模板。但是不幸的是,我们的一些领导人没能赢得所有社会公众的信任,因此造成了一些民族冲突,最终发展为恐怖主义,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所幸这个黑暗的冲突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到了和谐发展的时期。自从新政府选举成立之后,在新任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和尊敬的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领导下,在反对党泰米尔全国联盟领导人的配合下——现在泰米尔全国联盟成为议会中的少数党,大家都在努力寻找权力分享的有效方法。

马晓霖:斯里兰卡在航海领域有着独特的优势,您刚才也提到了斯里兰卡在印度洋的航道中心,有很长的海岸线。在这个方面,中国和斯里兰卡是否能有更深更广的合作?

科迪图瓦库:是的,当然没有障碍。事实上两国正在开展贸易协定谈判,这将为两国使用和开发港口提供更多机会。

马晓霖:谈到海港,我们必须谈谈那个著名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该项目曾反复停工,尤其对中国方面影响很大,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科迪图瓦库: 我理解中国政府、企业和人民关于停工的忧虑。其实这个项目并没有反复,只是停工过一次。我必须解释中间发生了什么。这个港口城项目不是一个新项目,是前任政府负责的,大约已经开展了近10年了。初衷只是在科伦坡港嵌入一个80公顷的港口城项目,第一阶段就是南部港口的扩建。但这个计划还没有获得批准的时候,新政府和新的决策者上台了。在这里我不想批评斯里兰卡的国内政治,但是我需要解释这个原委,因此我必须说这个项目最终采用了特设的治理方式,80公顷变成了100公顷,后来又变成200公顷,240公顷。起初对这个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是按照特定的面积考虑的,但是之后扩大项目面积后,他们没有进一步做环境评估。这个错误完全不在中国投资者,是我们的官员、政客们做出的各项特设决定导致的。我再以一个进行中的项目为例,现在很多首都都建有高塔,斯里兰卡也决定建一座。这座塔由中国人设计、建造,从中国融资。项目投入预计达到5000万美元,可到我看到项目文件的时候,已经增长为1亿美元。后来我看到斯里兰卡的报纸报道,项目已经变成1.04亿美元。不幸的是,在以前的管理系统中,这个项目的特设是由一个家庭中的三代人做出的,三代人做出了三项决定,不断修改,最终这个高塔的修建还在继续,但是引发了多方矛盾,包括环保方面。新政府上台后,他们觉得这些修改没有通知任何其他人,包括议会和内阁,只有政府中的几个人知道。当然他们也没有让怀揣美好意愿和友谊的中方知道,中国公司只能配合继续按照新的条款去融资。项目建设期间没有什么收益,效益都会随着项目完成生效。当然这些建筑公司雇佣一些斯里兰卡人,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真正对国家的好处,要到项目结束才能显现,不仅是人工岛建成,是那些新建筑也要完工。我提到的金融中心,需要建一座很高的大楼,因此我们还要找到合适的位置。短期内除了参与建造的人员,斯里兰卡本身还没有直接的收益。但是随着新大楼的修建,新商业的开展,新投资者的到来,新的就业机会,新的服务等都会来,也会增加斯里兰卡的税收。因此一切都要等项目完工后,因此效果的呈现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从长远来看,港口对开发者和斯里兰卡来说,都将会是双赢的。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