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20年都没要回工程款 最高法7次督办仍无效”追踪:最高法通报批评 国企欠债难执行

作者: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0 21:58:46

摘要:1月20日,农历小年,但包工头王晓勤仍没有等到被拖欠的工程款,他的背后,是几十名农民工期盼的目光。《华夏时报》日前刊登《20年都没要回工程款 最高法7次督办仍无效》报道后,引发各方关注。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对于这一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相关法院进行通报批评。

华夏时报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1月20日,农历小年,但包工头王晓勤仍没有等到被拖欠的工程款,他的背后,是几十名农民工期盼的目光。

《华夏时报》日前刊登《20年都没要回工程款 最高法7次督办仍无效》报道后,引发各方关注。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对于这一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相关法院进行通报批评。不过,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年前拿到钱的想法,目前仍然是泡影。

70多名农民工,在1997年完成广州知名商业大楼“羊城国际商贸中心大厦”19年后,至今仍未拿回工资和工程款,相关企业濒临倒闭。受此案负面影响,最高法曾七度介入督办,但仍难撼动固若金汤的“执行难”。受害企业质疑执行受到权力干预,或与被执行人之一为广东国企有关。有全国人大代表曾为此案农民工秉笔直书,仍然于事无补(本报2016年12月24日报道)。

“报道发出来之前,广州天河区法院还在找我们双方调解,报道出来后,他们干脆不管了。”申请执行人广州市诺可信企业公司法人代表刘志雄说,“我们不是要让谁出丑,而是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了,特别是过年前,谁都想拿笔钱过个好年。”

刘志雄告诉记者,每年春节前,他都要想方设法筹点钱给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即使不能全部付清,也要付一部分。据了解,为此刘已经把他在天河中心区的四套房子卖了,而且当年都是低价卖掉的,现在已经卖无可卖。实际上,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总额为707.5万元,这些年他已经想方设法还掉了大部分。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小包工头王晓勤身上。这十几年里,只要赚了点钱,他就想办法先垫付一部分欠款,特别是年前。“很多农民工家里都很困难,我们也不忍心看着他们空着手回家过年。”

“被执行人不是没有钱,不论其他收入,光大厦每月租金就有近200万元。是他们不想还,这家国企的诚信度不如普通老百姓。”刘志雄说。

为何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不得拖欠农民工工资,但在广州这么一个中心城市却得不到保障?为何一个生效判决,多年来久执不决?

记者日前联系被指定执行此案的广州市天河区法院,该院执行局副局长李云芳表示,希望记者到法院当面采访。不过,几天后,李云芳又称不能见记者。该院调研科罗文君则表示,经与法官联系,此案仍在执行过程之中,不方便对外公布,但有执行计划。对于长期不执行的质疑,他说法官工作都会依法依规进行,但他始终未直接回应执行案件拖迟10余年的问题。

刘志雄则表示,所谓的执行计划,只是不断地组织双方协商,要求申请执行减免被执行人的执行款,对申请执行人提出的依法强制执行申请,除了最高院2014年督办力度比较大,强制执行了300万,这么多年来一直未做任何实质回应。

据了解,这起民事纠纷,经过一审、二审程序,主张权益的诺可信公司的诉求受到支持。2005年9月的终审判决书指出,由包括国企广东省一建公司在内的多名被告支付1554.3万元工程款及利息。其后,广东省一建帐户一度被查封,但因故未执行到位。

刘志雄质疑,正是因为被执行人的国企身份,导致他们的执行申请一直无法顺利达成。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此案至少被最高法督办7次。其中,2014年9月及2015年2月,最高法还专门派员赴广东,并召开专题会议要求限期执结此案。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