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难以预测的特朗普时代来了

作者:徐芸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1 00:08:24

摘要: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举行就职典礼,正式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这也意味着,在今后的4年或者更长的一段时间里,美国以及世界都将面对一个“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新总统,以及一个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时代”。

难以预测的特朗普时代来了

本报记者 徐芸茜


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举行就职典礼,正式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这也意味着,在今后的4年或者更长的一段时间里,美国以及世界都将面对一个“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新总统,以及一个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时代”。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华盛顿邮报》和全美广播公司(ABC)1月17日发布的共同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的好感度只有40%。顶着四成支持率上台,特朗普无疑成为了“近40年来支持率最差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当选之后曾表示“美国必须治愈分裂的伤口”,但到现在为止,他不仅没有治愈,反而制造了更多的分裂伤口。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内部的政治对立似乎也正走向一个顶点——经济温和派与贸易保护主义者、保守派与支持刺激经济的凯恩斯主义者,以及移民强硬派与主和派之间,均存在着很大的意见分歧。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候任期间一直坚持其保护主义承诺,则可能成为美国经济增长所面临的最大风险。

四成支持率起步

历届美国总统在上任前,支持率都会处于较高水平,即所谓的“蜜月期”,不过特朗普几乎要在一片反对声下,开始他4年的美国总统生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和全美广播公司(ABC)调查显示,对特朗普“满意”的人为40%,远低于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老布什、里根和卡特等多位前总统上台前的支持率。对特朗普“不满意”者占比为52%。

和特朗普向来不睦的美国《纽约时报》则刊文嘲讽特朗普目前可怜的支持率。文章调侃,至少在一个方面(暗指低支持率),特朗普超过了前几任总统,多项民调显示,特朗普目前的支持率均徘徊于低位。根据盖洛普民调,他的支持率目前仅为44%,相比之下,奥巴马在就任1年半后支持率才跌到这个点,而小布什则是在担任总统4年半后。

国际关系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朱殷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特朗普在就任前支持率低,说明他根本没有开展政治行动来寻求与反对阵营和不关心政治者的团结与和解,而民调的下滑也反映出了美国内部对特朗普上台的矛盾心理。

事实上,目前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的看法仍然高度两极化,主要因他而出现的民意对峙态势紧张依旧。

特朗普政纲中的减税措施、精简审批程序的倡议,以及加大力度投资基建的设想,得到了不少企业拥趸,但他对商界始终释放出的模棱两可的态度又让企业忐忑不安:一方面表态热衷于释放私有资本在市场上的活力;另一方面,却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旗,要截流离开美国本土的就业岗位,让它们都回归美国。

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多家汽车制造商相继放弃在墨西哥设厂,回美创造就业,日本软银和阿里巴巴等外国企业亦承诺在美创造大量职位。当然,与特朗普“对着干”的企业也不少。比如,以大众、宝马为代表的德国车企,更愿意留在人力成本更低的墨西哥造车。

而美国有线新闻网络与ORC民调显示,61%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有能力为经济恶劣地区带来待遇优厚的职位,并相信他治理经济的表现将是“良好或优秀”。

另一方面,反对特朗普的声音也在持续发酵。“我不会祝贺一个鼓吹分裂和憎恨政治的人。”明尼苏达州议员艾莉森表示。到1月17日,已经有超过50位民主党议员打算抵制特朗普的就职仪式,带头杯葛的众议员刘易斯早前更公开指特朗普当选缺乏合法性,并因此与特朗普爆发隔空骂战。

保护主义担忧

特朗普在其《再次伟大:如何修复问题美国》一书的开头写道,在与别国打交道的时候,美国应该不惮于“翻脸走人”。

不可否认,特朗普商人的职业经历、喜欢冒险的性格和华盛顿局外人的身份,使得其执政后的美国经济政策和对外政策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他所提倡的保护主义政策已然成为2017年美国及世界经济最大的风险。

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天,撕毁了奥巴马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议,称TPP“对我们国家有潜在的灾难”,特朗普答应代替他前任的多边协议的一系列双边贸易协定,他表示“将带来就业机会和产业回到美国海岸”。

不过,大多数西方经济学家严厉谴责特朗普的举动,宣称他的保护主义立场会损害美国消费者和公司,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并损害美国经济未来的增长前景。他们坚持认为,国际贸易是一个积极的探索和博弈,它丰富了所有的参与者,而不仅仅是亚洲的出口商到美国。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表示,特朗普上台后可能提出一整套不同于其前任的“特朗普经济学”,其核心是美国版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本质就是对内的新自由主义和对外的保护主义和本土主义,即强调在国内减少国家管制、激发市场活力、削弱福利国家同时强调保护美国的本土市场而非扩展美国的全球经济利益。他在乎的是非常具体而实在的经济利益,将带领强悍的经济内阁最大限度地维护美国的经济利益。

而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日前发布的一篇题目为《“特朗普经济学”与中国:一场不可避免的“经济战”?》的报告称,美国当前面临的复杂的国际和国内形势决定了“特朗普经济学”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如果特朗普能克服挑战,落实其政策主张,提振美国经济、增加就业机会,那么他将有可能成为美国战后历史上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的“伟大总统”,如果他不能有效面对这些挑战,其经济政策归于失败,那么,特朗普将可能成为最为臭名昭著的总统。

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Joseph Stiglitz则表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注定要失败。因为他并没有真正理解他的宏观经济政策将导致贸易赤字的恶化。“虽然特朗普可以通过对企业实行高压政策为美国带来数以千计的就业机会,但是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他是不会成功的。”Joseph Stiglitz说。

英国《金融时报》在一篇评论中称,全球自由贸易的命运取决于特朗普的想法。虽然很多美国总统在大选时都会发表强硬的保护主义言论,但特朗普不一样,他计划对墨西哥和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并撕毁自由贸易协定,除非彻底重新谈判,这将是几十年来对世界贸易最大的冲击。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