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尼泊尔旅行观感:政府去哪儿了?

作者:冯俏彬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2-10 21:02:16

摘要:一直以来就听说尼泊尔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怀着洗涤心灵的想法,我在春节期间和友人一同踏上了梦想中的圣洁之旅。但亲眼所见的尼泊尔,却与想象的大不相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去年广受关注的“林张之争”中的核心问题: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应该怎样发挥作用?

​尼泊尔旅行观感:政府去哪儿了?

冯俏彬

一直以来就听说尼泊尔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怀着洗涤心灵的想法,我在春节期间和友人一同踏上了梦想中的圣洁之旅。但亲眼所见的尼泊尔,却与想象的大不相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去年广受关注的“林张之争”中的核心问题: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应该怎样发挥作用?

在尼泊尔期间,我一直处在对亲眼所见的混乱与肮脏的极度震惊之中。首都加德满都市区的街道狭窄,车道多为双向两车道,中间有时有但更多时没有隔离,大大小小的破车旧车、遍地爬虫般的电瓶车一起喧嚣地汇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一齐缓慢而艰难地向前爬行。人车过处,尘土四起。放眼望去,满街满目充斥的是小商店、小商品、小商人,连最大的电信公司Ncell也小成一个个门脸,龟缩在铺天盖地的招牌底下。街边多为一两层高的小房子,底层是小商铺,卖服装、五金、副食品等林林总总的商品,都随意堆砌着,蒙尘纳垢,令人目不忍睹。花花绿绿的广告或者招牌左一条右一块,几乎遮住了整个楼房。楼脚一条污流蜿蜒流过,穿红着绿的女人男人就在这一片污浊中停停走走。据当地人说现在正处于干季,已有几个月滴雨未下,一切都在漫天的尘土中。瘦弱干瘪的树枝基本上是灰色的,偶尔闪现的大树仿佛是一个巨人,愁苦地站在尘世中。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口罩捂脸,而口罩也就直白地悬挂在临街商铺的绳上等待主人的亲吻。

总体而言,尼泊尔还是一个基本上没有实现工业化的农业国家,但却是一个民主国家。2005年,尼泊尔发生了一场血腥的、现代版的“王子复仇记”(弟杀兄、侄夺位)的宫廷政变,结果却出人意料地葬送了君主制,2008年尼泊尔正式更名为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导游不断向我们强调:尼泊尔现在是个民主国家!然而街头混乱的交通、临街毫无规制的建筑、乱糟糟卷成一团的电线、污浊的河流、无处不在的塑料袋,特別是坑坑洼洼、一步三抖的泥巴路……让人不禁生出疑问:政府去哪儿了?另有一例:2015年尼泊尔发生了8级地震,包括新旧王宫在内的许多建筑物被毁坏。到现在已过去两年,政府无钱修缮,那些雕饰精美的王宫、佛寺只好用一根又一根的棍子支撑起来,在阳光下摇摇欲坠,既令人心惊,也令人心疼。在我们车行所至之处,路边仍有不少临时搭建的地震帐篷,两年来灾民们一直生活其中。

当然最典型的还是道路。前面已提到过加德满都的道路状况,在后来几天我们所到之处,道路无不狭窄破旧,山区道路多为泥石路,车辆过处尘埃飞扬自不必说,关键是一侧是万丈悬崖却无任何护栏,还时不时要两车交汇,看着司机吭哧吭哧地发动向前,两车几乎贴身而过,全车人无不胆战心惊。“要致富,先修路”,在尼泊尔遥远的大山里,惊觉这话多么准确。即使修好之初路上空空荡荡,那又怎样?毕竟开启了一条通往未来和希望的道路啊。

再说市场。国内常有一种看法,认为只要有市场,假以时日,自然就能发育出完善的市场经济。果真如此吗?在尼泊尔,遍地小商店、遍地小商贩,不能说没有市场,但谁都能一眼看出,这样的情形很难发育出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

何以如此?因为缺乏一个能提供市场制度的强大政府,甚至仅提供制度也是不够的。尼泊尔的现状表明,在经济尚未发展之初,政府仅提供制度很可能也是不够的,还得撸起袖子亲自干。看看吧,如此庞大的基础设施需求,市场又如此孱弱,无人可托,唯有政府可以主权为信用,面向国内外广招客商,引入资金、技术、人才,一方面构建经济起飞的基础设施,一方面在与狼共舞的过程中学习提高。这很可能是欠发达国家发展经济的必由之路。

回顾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路径,正巧有这样一个强大的政府(历史使然)。1978年我国全面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府亲力亲为,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尽力提供经济起飞所必要的基础设施和制度条件,最终实现了经济腾飞。这一过程中所蕴含的经济学原理和伟大创新,我们不应对此视之不见。

总之,当今世界上诸多贫穷国家的现实,都证明了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既需要一个发达的市场,也需要一个强大的政府,但在不同的阶段,政府所起的作用的方式、范围可能有所不同。具体而言,在经济尚未起飞阶段,需要政府多发挥一些作用,比如提供基础设施、改革制度环境等;在经济已经发展起来以后,政府一方面需要将发展经济的职能向市场、社会还权归位,另一方面更需要回归本位,在保护产权、强化法治、市场环境等方面更好地发挥作用,双方各就其位,协调联动,缺一不可。以此而论,困扰当下的“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应该怎样发挥作用?”这一问题,至少从理论认识上,是十分清楚的。

(作者为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