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山西国企改革誓师 南风化工借力飙涨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2-17 20:59:22

摘要:股价连续十个交易日上涨,直至最近出现涨停。    一季度历来是化工行业的淡季,作为山西省国企类上市公司,南风化工(000737,SZ)近期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却极为抢眼。

山西国企改革誓师 南风化工借力飙涨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股价连续十个交易日上涨,直至最近出现涨停。

一季度历来是化工行业的淡季,作为山西省国企类上市公司,南风化工(000737,SZ)近期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却极为抢眼。

2月14日,这家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高翔林在电话中直言,他也不清楚公司股价为何如此强势。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1月26日,南风化工曾在深交所发布业绩预告透露,2016年公司已经扭亏。

“去年南风化工之所以能够盈利,主要是他们转让了两家子公司的股权,获得了逾5000万元的投资收益。但2月10日开始股价连续异动,可能与国企改革有关。”悟空投资化工研究员蔡晓生指出。

原来,2月9日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曾出席该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并发表讲话,透露国企改革将是今年山西第一重大任务。

他说:“这次会议是一次动员会,也是誓师大会”。

每年必须“有动作”

王一新副省长在会议上透露,长期以来,山西国资国企形成了对以煤为主的重化工产业的严重依赖,煤炭占全省国有资产的比重达到36%,重化工占比则高达57%。

国有资本一股独大问题严重。省属22家国有企业中有19家仍然是国有独资,甚至有个别企业仍未完成公司制改造;18家省属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中,省属国企持股平均比例达到了44.18%。

省属国企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9.43%,远高于全国国有企业的平均水平;企业产业链条短,同质化竞争情况突出;管理粗放,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制度。

为此,山西省省委书记骆惠宁指出,山西国资国企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可、不彻底改不行、不抓紧改不行”的历史关口。

省长楼阳生则提出:“‘十三五’时期,在做大经济总量蛋糕的前提下,传统产业占工业的比重每年下降3个百分点,煤炭产业占工业的比重每年下降3个百分点。”

新春伊始,上班第一天,骆惠宁、楼阳生便兵分两路,分赴晋城和山西焦煤集团就推进山西国资国企改革进行专题调研,并提出具体要求。

“两位领导用这种方式向全社会传达出鲜明的信号,那就是国资国企改革将是今年山西第一重大任务。”王一新指出。

王一新表示,在未来一个时期内,山西省国企,凡是能够通过股改独立上市的就独立上市,凡是能装进既有上市公司的逐步装进上市公司,凡是二者皆不能的,则考虑逐步退出。“18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今年开始每年都必须在资本市场上有动作,放着宝贵的上市公司平台长期不善利用是一种失职行为”。

资料显示,目前,山西省18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主要有南风化工、山西三维(000755,SZ)、 太化股份(600281,SH)、阳煤化工(600691,SH)等。

南风化工惨遭边缘化

王一新副省长的讲话一经曝光,2月10日早间,山西省国企类上市公司便悉数高开。至收盘时,南风化工涨停,太钢不锈(000825,SZ)、山西三维、西山煤电(000983,SZ)、太化股份则分别大涨8.16%、5.54%、5.32%、4.04%。

此举还令该省在当天的“区域板块涨幅榜”中排在第三位,仅次于新疆、宁夏。“新疆板块大涨,主要是该省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力争实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5万亿以上。”蔡晓生透露。

至于南风化工为何领涨,蔡晓生认为可能与省长楼阳生视察山西焦煤集团有关。

《华夏时报》记者在山西焦煤集团的官网上看到,2月3日,春节长假后上班第一天,山西省委副书记、省长楼阳生曾赴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对国企改革工作进行调研。

2月13日,山西焦煤集团则召开早调会。会上,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武华太解读了副省长王一新的讲话,并就集团国企改革相关工作提出了要求。

武华太指出,集团上下要立即行动起来,认真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会议精神,提高认识,统一思想,加快落实,争当全省国资国企改革的排头兵。

南风化工与山西焦煤集团国企改革有何关联?

原来,上市之初南风化工的控股股东原为山西运城盐化局,实际控制人为山西省运城市国资委。

2007年10月,这家上市公司经历了第一次控制权变更。运城市政府将其所持山西运城盐化局股权,无偿划转给中国盐业总公司,致后者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孰料,中国盐业总公司来而又去。2012年11月,已更名为“运城盐化集团”的运城盐化局又被中国盐业总公司划回运城市国资委。

无奈之下,次月(2012年12月),运城市政府只好又将运城盐化集团划转给了山西焦煤集团。至此,山西焦煤集团成了南风化工的间接控股股东,山西国资委则成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山西焦煤集团似乎不太愿意接手南风化工。在此之前,该集团旗下已拥有西山煤电、山西焦化(600740,SH)两家上市公司,主业分别为煤炭、电力、焦炭,与南风化工的洗衣粉、牙膏等日化业务颇有点格格不入。

“因而,股权划转多年,在焦煤集团的官网‘上市公司’一栏中,南风化工仍不在列。”蔡晓生指出。

南风化工不受山西焦煤集团重视,从另一个侧面也可反映。

受液体洗涤剂冲击,2015年这家上市公司不幸陷入亏损,亏损金额为2.21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公司仍未扭亏,亏损金额8841.62万元,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高达99%。

为避免“披星戴帽”,最终向上市公司伸出援手的是运城盐化集团,而非山西焦煤集团。

2016年底,运城盐化集团决议受让南风化工出售的西安牙膏、淮安南风股权,为其贡献了约5280万元投资收益。

编辑:刘春燕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