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收购容易外运难 万吨粮食受困东北内幕

作者:王新磊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4-16 22:41:23

摘要:4月份已经过去一半,粮食商人杜晓锋还是没有争取到一节车皮。5000吨稻谷堆积在吉林省双辽市第二粮库铁路专用线的站台上,包装已经开始风化,用手一戳就破

本报记者 王新磊 辽宁报道

4月份已经过去一半,粮食商人杜晓锋还是没有争取到一节车皮。5000吨稻谷堆积在吉林省双辽市第二粮库铁路专用线的站台上,包装已经开始风化,用手一戳就破。

看着眼前运不出去的稻谷,作为云南昆明国家粮食储备中转库的委托收购方负责人,杜晓锋心急如焚。“4月30日就到发货截止日期了,再不把货发出去就要支付17万元的违约金。现在做梦都是要车皮啊!”

杜晓锋坐不住了。2008年4月17日凌晨5点半,他出发赶往吉林双辽铁路的上级单位沈阳铁路局去“请车”。

在东北,粮企都把向铁路系统要车皮称为“请车”。

从粮食商人的遭遇来看,今年铁路运输异常紧张。像杜晓锋一样被困的粮食商人,已经在沈阳铁路局门口排着长队。

就在这些中小企业粮食被困东北无法外运时,国家储备粮食在整车地由东北运往山海关内。

收粮容易运粮难

“我们是响应政府号召,托市收购粮食,收购之后政府怎么能不帮忙运呢?”杜晓锋不能理解。

2008年2月29日上午,由国家粮食局、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召开的山海关内销区与东北三省粳稻(大米)产销衔接见面会在长春举行。会议主要目的是通过政府推动,解决东北三省水稻市场供大于求、农民卖粮难问题。

同时,政府还承诺,从2008年1月23日起,到6月30日止。在此期间把东北稻谷运到山海关内其他省份的,可凭发货凭证享受运输费用的补贴。

这次见面会吸引了上千家企业和单位。南方几乎所有的省份都有企业参与,包括国有粮库和私人企业。据媒体报道称,通过这次产销衔接见面会,吉林省共与关内销区签约水稻(大米)17.5亿公斤。

“就是在这次会上,我们和云南昆明国家粮食储备中转库(以下简称云南中转库)达成合作,云南中转库委托我们收购5000吨稻谷,并负责发运。”2008年3月1日,第二粮库和云南昆明国家粮食储备中转库(以下简称云南中转库)签订了5000吨稻谷的购销合同。之后,第二粮库以平均每天150吨的收购速度收购稻谷。

杜晓锋透露:“原计划是10000吨,由于收购之后外运难,云南方面减少了收购量。”

即使减半之后,收购的5000吨稻谷外运也成为了问题,这让杜晓锋头痛不已。“头发都愁白了。”

3月15日,杜晓锋开始以第二粮库的名义向沈阳铁路局“请车”。第二粮库所在地的山场屯站通过网络向沈阳铁路局“请车”50节。

3月17日,杜晓锋请的50节车皮,只拿到了20节的计划号。尽管计划号少了许多,能争取一些是一些。随后,他用20个计划号向沈阳铁路局申请了5个车皮。

3月18日下午,山场屯站“一直没有回电话”。按照惯例,要是有车皮,山场屯站会主动联系第二粮库。杜晓锋有些失望。

3月19日上午,他又申请了10个车皮,结果仍然是失望。

此后,杜晓锋天天“请车”,结果是天天失望。

“往年,拿着计划号都能拿到车皮。今年却不行。”杜晓锋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说,那20个计划号没能给他带来一节车皮。

粮商排队请车

第二粮库站台上横卧的5000吨稻谷,把杜晓锋逼到了沈阳铁路局。

17日上午9点40分,杜晓锋来到沈阳市太原北路4号,沈阳铁路局门口的铁路运输接待室。他进去时,到沈阳铁路局“请车”的人已经排起了队。他按顺序排到了最后一位。“我前面还有四五位。”杜晓锋回忆说。

杜晓锋一进接待室,就看到“请车”的粮企代表排着队向接待人员诉苦。

白头发的胖老头拿出拍的粮库照片,指着照片上已经发霉的粮食给接待人员看自己的损失。一位四十多岁的红衣女士也诉苦说,她收购的粮食包装已经放风化了,再不运出,损失惨重……

这些“请车”的人中,有个体企业的老板,也有国有粮库的负责人。有的来自吉林省,有的来自内蒙古的通辽。

“大家手里都准备了粮食购销合同、介绍信、照片,想尽办法请车。”杜晓锋说,“我的粮食是国家储备粮库中转粮,不是我个人贩卖的。这些粮食是南方企业响应中央号召来购买的。”

结果很残酷,他没有能争取到特殊的关照。来自沈阳铁路局运输处的说法是,由于国家下达了运输移库粮的任务,车皮太紧张,没办法照顾。

移库粮优先

2007年10月13日,江西泰和赣泰饲料厂参与了黑龙江第三批陈化粮的竞拍,拍得黑龙江海伦粮库的300吨陈化粮。但是从这年的11月到今年的3月,始终没有请到车皮。

“上周,花了8000元请了一节车皮运走了60吨,其余的粮食还在海伦粮库的站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湖南桃源县湘鲁万福农业开发公司身上。这家公司拍到的2万吨陈化粮也滞留在黑龙江富锦90粮库。从2007年10月到目前,只运走了20个车皮粮食,约1200吨。

“往年紧张还能请到车,现在是抢都抢不到。”一位长春南的粮企代表说,过去凭铁路发的计划号,还可以请到车,现在铁路上连计划号也不管用了。

“往年也存在运粮难,但是没有这么难啊。车皮都到哪里去了?难道被别人囤积了?”《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中,时常听到这种猜疑。

“车皮确实紧,前些天也有朋友托我请车皮。估计可能是去年冰雪灾害造成的影响还没有消除吧。当时运了煤和油,其他物资都被暂缓了。”4月17日,一位沈阳铁路局内部人士建议记者去辽宁省经贸委问问,“我们只管运,他们负责货物调配。”

在辽宁省经贸委,相关部门一个男性声音明确答复说:“今年车皮特别紧张,这个我们知道。但是主要还是铁路局负责,我们没有参与其中。”

4月18日上午10点,《华夏时报》记者随着“请车”代表再赴沈阳铁路局运输接待室,了解到车皮紧张背后的隐情。

“主要是国家启动了运输移库粮计划,把东北的国家储备粮运输到南方,用于稳定粮价。3月中旬第一批,4月中旬第二批,一直持续到6月。”沈阳铁路局运输接待室工人员解释说。

“移库粮是优先保障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物资。现在只能保障大企业,根本没有运力顾及到中小企业。”沈阳铁路局接待室的工作人员对企业的“请车”代表表示了足够的同情,却无能为力。

《华夏时报》记者在接待室听到,在请车的3家企业中,有一家已经80天没有请到车了,一家73天没有请到车,还有一家240吨的玉米已经放得泛潮,几乎发霉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