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欧债危机,“德国造”ESM能否拯救“差生”?

作者:王珠珊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3 14:46:48

摘要:欧盟内部决策过程复杂,每个国家都会出于自己的利益考量做出选择,因此,这个欧盟货币基金即便筹建成功,究竟能走多远,也是个未知数。

欧债危机,“德国造”ESM能否拯救“差生”?

本报见习记者 王珠珊 北京报道

希腊政府的债务危机,像一块挥之不去的阴云,笼罩在欧洲大地上。最近,希腊这个烂摊子又面临新的一轮债务危机,作为世界两大金融机构之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却对此“视而不见”,决定暂停对希腊的经济援助,这给本就矛盾重重的欧盟又加了一层压力。

对此,德国政府认为,没有IWF的支持,欧盟自己也能解决希腊这个“差生”,不让“外人”插手欧洲内部事务,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拯救欧债危机的“铁三角”

2月24日,德国《明镜》周刊称,欧盟为了解决希腊债务,德国政府目前正在筹建一个类似于IWF的欧洲货币基金,使欧盟内部对于希腊,乃至整个欧盟的债务危机有更多的话语权及决策权。据悉,德国的此次计划,是基于欧洲稳定机制为欧债危机制订的救市计划而制订的。

2009年10月,希腊政府公布的财政赤字与公共债务,分别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2.7%和113%,远超欧盟所规定的3%和60%,为此,全球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同时调低希腊主权的信用评级,引发了希腊,乃至欧洲的债务危机。此后,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先后被标准普尔降低国家信用评级,由于这5个国家名称的首字母连起来为英文的“猪”(PIGS),各国媒体合称为欧洲的“五猪国”。

2010年5月,为了稳定欧盟各成员国的金融市场,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合作,筹建了为期3年、总额7500亿欧元且为成员国提供4400亿欧元贷款担保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并于当年10月的欧洲峰会上计划将资金规模扩大到1万亿欧元。为了避免17个成员国之间互相推诿责任,创办伊始,EFSF便制订了“公司化”管理模式,各成员国之间以董事的身份互相监督,并严格审核贷款条件,比如,要求贷款国整顿财政政策、银行体系及劳动力市场等。

EFSF愿景宏大,并在随后的葡萄牙、爱尔兰债务危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总体来说,EFSF并没有真正解决欧洲的债务问题,只是通过援助计划,延缓了这些国家的债务危机。除了“五猪国”,2012年,法国的信用等级也被降级。同时,EFSF的长期信贷评级,也被标准普尔下调一级,由“AAA”调降至“AA+”。

2011年3月,为了更好地管理欧盟金融市场,也为了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金融援助,欧洲峰会正式批准成立欧洲稳定机制(ESM),并于2012年10月8日正式启动。与EFSF不同的是,ESM是100%的“欧洲制造”:设立条约由欧盟17国财长共同签订;资金全部由成员国提供,其中,德、法、意、西出资最多。ESM对出资方式进行了严格管理,并对急需资金并已失去市场融资能力的成员国提供最大限度的贷款支持。从2013年7月开始,欧洲稳定机制取代了有IWF参与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成为欧盟内最主要的金融救助机构,EFSF的任务是管理之前的项目,降低新项目的参与度。

2011年,上述两个以欧盟为主的基金与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起成为拯救欧洲债务危机的“铁三角”。

拯救希腊,德国袖手?

现在,“五猪国”中,除了希腊,另外几个国家的经济都已出现复苏萌芽。

意大利的经济预期指数从2014年10月开始恢复为正值;西班牙通过上调个税、降低失业金、缩减公共开支等手段,成功将政府赤字率从2010年的10%以上降低到了2015年的5.1%,今年初提前公布了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为3.3%;葡萄牙则通过税法改革,吸引外商投资,跻身美国《福布斯》杂志的“2017年度全球经商环境最佳的国家”20强,位列第19位;爱尔兰2016年的经济增速甚至与中国持平。

再看看最早爆发危机、受援助最多的希腊,却一直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迄今为止,希腊已经于2010年和2012年分别接受了欧盟内部及IWF1100亿欧元和1300亿欧元的援助。从2015年开始,是否对希腊进行第三批总计约860亿欧元的援助,成为了欧盟内部的主要议题之一。作为欧盟内最强经济体,德国对希腊进行资助持反对意见,甚至提议将其“开除出欧元区”。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还因猛烈抨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导致欧元集团会议一度暂停,为此,法国、意大利等国批评德国是在破坏欧洲一体化进程。

经过艰难的谈判,当年7月,希腊政府承诺出台简化司法系统、整顿国内银行体系等一揽子计划,终于在2016年令欧盟开启了第三轮资助计划。但是,随着今年7月希腊将有约75亿欧元的债务到期,而希腊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还这一债务,再加上各方意见不统一、希腊国内的劳动力和能源市场也亟待改革,令IWF最终撤出第三轮资助计划。

与此同时,德国对于希腊也越来越失去耐心。由于德国2016年的经济形势也颇为堪忧,再加上德国2017年开局不利,通胀率上升,导致德国民众对希腊这个“累赘”怨言越来越多。德国社会研究及数据分析机构福沙舆论调查所2月27日的数据显示,52%的德国受访者认为希腊应该主动退出欧元区,另外,53%的德国受访者反对减免希腊债务,因为对“其他欧盟国家不公平”。

尽管希腊目前的经济复苏迹象不明显,但希腊央行行长斯托纳拉斯已明确表达了坚定留在欧元区的想法。他于2月24日透露,希腊2016年GDP增长了0.3%,经济有迅速增长的潜力,希望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提振希腊经济。

在2月18日的欧洲议会演讲中,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洛姆表示,目前,国际债权人最大的忧虑,是希腊是否能真的执行改革。希腊在养老金、增值税等方面的改革,可能会涉及很多人的利益。2015年6月,欧元区领导人就希腊债务问题在布鲁塞尔举行紧急峰会时,希腊就爆发了7000多人参与的大游行,抗议欧盟的紧缩政策。如果今年7月希腊政府因债务到期而出台相应的紧缩政策,是否会爆发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还是个未知数。

德国筹建新基金ESM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主席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到访德国,将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进行会谈。这次会面的重点,就是如何应对希腊的债务危机。IWF的立场是,虽然希腊经济出现了缓慢复苏的迹象,但每次救助希腊的资助过后,欧盟的债权份额就会下降,而IWF则会上升。虽然2月22日拉加德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表示,目前IWF没必要对希腊进行债务减记,而是应该由欧盟各成员国之间协商,在第三轮援助2018年到期后,通过延期偿还贷款的方式来对希腊进行债务减免。

众所周知,债务减记无异于将债务风险转嫁到欧元区其他国家的身上,这会造成德、法等“学霸”再一次为希腊这个“学渣”买单。而今年德国、法国、荷兰这3个经济形势较好且国内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甚嚣尘上的国家,面临政府首脑换届选举,此时若欧盟对希腊进行债务减记,简直就是3国领导人自毁政治前途。

但德国国内媒体对于IWF及拉加德的援助计划持悲观态度。

为了预防某一天IWF突然宣布不再援助希腊,给欧元区来个措手不及,德国《明镜》周刊援引消息人士称,德国正在筹建一个类似IWF的欧洲货币基金。德国联邦经济部的专家们认为,如果明年希腊还是不能独立运营其国内的资本市场,而IWF又不准备参与救助计划,那么这个欧洲货币基金就应该介入援助希腊的第四轮计划之中。

根据德国的计划,今后,在对欧盟成员国的资金援助行动中,欧盟委员会将不再发挥其职能作用,而是由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的欧洲稳定机制(ESM)来负责管理一切事务。这就需要ESM主席克劳斯·雷格林要给ESM内部增添一个庞大的部门——参照IWF的模式,建立一个欧洲货币基金。

由于出生在德国吕贝克的雷格林是由德国政府推上ESM主席之位的,因此,这项“柏林计划”在ESM的地位可想而知。而这个新的欧洲货币基金,也将根据德国国内对于发生债务危机的欧盟成员国进行的国民经济分析,制订救市计划,评估改革进程,甚至可能会提出一些惩罚议案。此外,欧洲货币基金还可作为一个早期预警系统,只要债务危机国出现了畸形发展的迹象,就对其发出警报。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室研究员李罡博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希腊经济结构非常单一,仅靠旅游业和造船业苦苦支撑。虽然自去年以来,希腊经济出现了一些复苏的迹象,但总体表现疲弱,亟待结构性改革。而此次对希腊的援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不想参与其中,是因为IWF决策以美国利益为优先考量,此次继续援助欧洲,是有一定风险的,IWF内部肯定会出现反对的声音。

李罡认为,以德国为主导的欧盟想要组建一个类似IWF的货币基金,在现有的条件下,确实是在情理之中。这也是对二战后形成的经济框架进行一次大胆的改变。但是,英国退欧50条的出炉、德国难民矛盾日益严重等问题,也使得欧盟内部并不统一,如果真的组建一个欧洲货币基金,那么,作为经济表现强劲的德国、北欧诸国等,注资比例势必要多于其他国家,这难免会让这些国家有一定的怨言。此外,欧盟内部决策过程复杂,每个国家都会出于自己的利益考量做出选择,因此,这个欧盟货币基金即便筹建成功,究竟能走多远,也是个未知数。(编辑 严葭淇 主编 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