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全国政协委员张蕴岭:今年物价有可能调升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5 13:02:19

摘要:根据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情况,一些产品的价格出现上涨趋势,估计今年像能源和一些基本生活品的供给价格都有可能调升,所以这时候CPI可能是一个上升趋势。

全国政协委员张蕴岭:今年物价有可能调升

本报记者 马维辉 两会报道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听取和审议总理李克强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估计今年像能源和一些基本生活品的供给价格有可能调升.

《华夏时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张蕴岭:把就业放在第一位,应该是最突出的亮点。因为经济下行时期,还有结构调整,要关闭过剩产业,都会造成大量的失业。政府这时候把保就业放在一个非常突出的位置,把减贫放在一个突出的位置,就是表明政府的责任。

《华夏时报》:您怎么看待6.5%的增长目标?

张蕴岭:过去我们一般是高定低走,现在这些年进行了调整,总体的经济还是一个下行趋势,低定高走是有好处的。低定就是告诉你一个总的设计目标,我们还处在一个平稳下行的增长阶段,不能头脑发热,像过去一样搞一些大工程、大项目,去拉动增长。重点还是在保证稳定增长的情况下,进行结构调整,包括削减过剩产业等。

为什么可能有所突破呢?因为中国的增长潜力还在,第一总量非常大,第二我们下大决心去支持新兴产业,科技产业,能拉动经济增长的部门还是很多的。当然也不会有大惊喜,上也不会上太多,因为整个世界经济形势还处在一个总体调整的阶段,对外贸易不可能有惊喜的增长。国内的大的结构调整还会继续进行,像是削减这么大的产能,对经济增长是有很大压力的。

新增长部门,现在可以说还看不到哪几个部门能够很快,虽然我们加大科技研发,新兴产业,还有对企业减负减税等措施,但这是原来就定了的,现在只是继续深化,继续做,这样一个过程,所以也看不到亮点,但是每一个点都很需要,都在继续深化。

《华夏时报》:怎么看待国外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张蕴岭:世界经济最大的因素还是不确定性,处在这个大环境下,中国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低增长、调整跟中国本身的调整也有关,因为我们贡献了世界经济增长的40%,三分之一,这么大的一个量,我们本身就是对世界经济影响非常大的。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美国、欧洲这些政局变动,未来的政策走向都不清楚,如果实行过度的贸易保护主义,限制商品流动等,而我们中国的企业刚刚开始走出去,并且我们的走出去跟别人不一样,我们主要还是通过走出去提升自己的能力,所以我们大量的并购,这时候可能就会遇到保护主义的阻碍。

还有就是出口,特别是美国不确定性很大,是实行普遍征税还是把中国作为汇率操纵国?还有特朗普表示不听从WTO裁决,走向单边,这些恐怕都会对我们的外贸企业、外资企业产生很大的影响。虽然这些年我们贸易的增长对经济的总体拉动小了,但是如果进一步副作用,它会是一个减法。

根据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情况,可以发现,我们企业的生产能力还是很强的,也有回升的可能,但都不会回升太大。就整个的世界经济,是一个“平庸”的状况,没有什么突出的变化。

《华夏时报》:CPI的目标定在3%,您是怎么理解的?

张蕴岭:根据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情况,一些产品的价格出现上涨的趋势,还有因为收入增加,我们可能成本增加了,估计今年像能源和一些基本生活品的供给价格都有可能调升,所以这时候CPI可能是一个上升趋势。因为经济一般严重过剩情况下,价格是走低。如果要抬头了,价格就会有上升的趋势,3%应该不高,比较适度。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