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抵制拉票:土耳其欧盟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16 16:53:47

摘要:在已持续10天的危机中,埃尔多安多次口无遮拦地抨击欧盟领导人,表达对欧盟难以遏制的愤怒;而德国、奥地利、荷兰、丹麦、瑞典和瑞士等在形成统一战线抵制土耳其跨国拉票时,也显现对埃尔多安修宪集权的普遍反感,以及大选年对穆斯林移民态度的收紧。

抵制拉票:土耳其欧盟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3月12日,一群土耳其人在伊斯坦布尔的荷兰驻土领馆门前抗议“拉票事件”

马晓霖

3月13日,土耳其宣布将禁止荷兰驻安卡拉大使入境并暂停高层关系。同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抨击德国总理默克尔“支持恐怖主义”,其欧盟事务部长切利克威胁将重新考虑与欧盟达成的遏制中东移民进入欧洲相关协议。至此,围绕限制土耳其高官进入欧洲为埃尔多安拉票的土欧互怼进一步加剧。

在已持续10天的危机中,埃尔多安多次口无遮拦地抨击欧盟领导人,表达对欧盟难以遏制的愤怒;而德国、奥地利、荷兰、丹麦、瑞典和瑞士等在形成统一战线抵制土耳其跨国拉票时,也显现对埃尔多安修宪集权的普遍反感,以及大选年对穆斯林移民态度的收紧。这轮口水战、外交战和双方国内的选举战彼此交织,使原本龃龉不断的土欧关系更加糟糕,离心离德,渐行渐远已势不可挡。

拒绝拉票:

欧盟集体抵制土耳其跨境搞事

4月16日,土耳其将举行全面公决修改宪法,扩大总统权限、延长总统任期,为埃尔多安掌握更多实权铺平道路。此举被欧美舆论普遍视为土耳其正在走向独裁国家,因而加剧了对埃尔多安及其政府的厌恶和排斥。埃尔多安志在必得,为了进一步造势并吸纳欧盟境内更有民族主义情绪的土耳其人参与投票,组织多场拉票活动,甚至派高官出境催票,由此引发这场新风波。其中,荷兰因连续让土耳其官员吃闭门羹,成为土欧纷争的风暴眼。

3月初开始,部分土耳其部长奉命前往部分土耳其人集中的欧洲城市,为支持修宪公投动员宣传,但是德国、奥地利等国拒绝给他们提供便利。2日,土耳其司法部长勃兹达打算在德国西南城市加格瑙与土耳其选民会面并发表演讲,当地政府以场地容量不足为由撤销活动许可。5日,土耳其经济部长泽伊贝克奇原定在德国科隆的演讲计划也因安全原因被取消,由此引发埃尔多安的首次愤怒和公开攻击,称德国政府行为“与纳粹无异”。7日,德国《世界报》一名记者在土耳其被捕,被视为土耳其做出的报复性举动。德国随后以同样理由,拒绝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汉堡的拉票行动。

继德国对土耳其高官关闭催票之门后,奥地利跟进行动支持德国对土耳其说“不”。奥地利内政部长索博特卡7日称,决不允许外国政客把其国内战争烧到奥地利境内,他已起草一项立法草案并将递交内阁讨论通过。这位官员进一步表示,奥地利欢迎埃尔多安进行国事访问,但是反对在奥地利的土耳其群体内加剧紧张。

11日,荷兰相继对土耳其高官入境拉票关闭国门。在取消恰武什奥卢专机入境许可后,又在次日拦截并驱逐试图闯关的土耳其家庭和社会政治部长卡亚。也许是此前一系列境外拉票努力受挫,土耳其政府的态度逐步强硬。恰武什奥卢行前就已公开警告荷兰,如果其访问受阻,荷兰将面临制裁。这番言论让荷兰政府非常不满,因为这无疑于把正在私下磋商的事项提前曝光,并打算强加于荷兰。卡亚作为一名女性也表现出土耳其式的强势,高喊“空中不让进我们走陆路”,最终不仅被荷兰警方阻止在土耳其驻鹿特丹领事馆门外,还被驱逐出境。12日,瑞典以场地租约问题为由,取消土耳其官员原计划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公投造势活动。瑞士也取消土耳其官员在苏黎世的类似计划。丹麦建议土耳其推迟原定的埃尔多安来访安排。

脾气暴躁的埃尔多安终于再次按耐不住,于12日当天在国内集会上对荷兰发飙:“荷兰!你听着,你会蹦跶一次,蹦跶两次,但我的人民会让你最终完蛋。”他还抨击荷兰人 “是纳粹余孽,是法西斯”。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当天威胁说,土耳其将以“最严厉的方式”报复荷兰禁止两名部长入境的行为。依据埃尔多安的表态,土耳其也将禁止荷兰部长进入其领土。

埃尔多安赤裸裸的威胁和攻击,在外交上非常罕见,立刻激起荷兰反击。原本对穆斯林移民态度强硬的荷兰首相吕特称埃尔多安的言论证明自己是个“疯子”;鹿特丹市长阿布塔利布也指责荷兰领事馆编造没有事先警告的事实,是“可耻的欺骗”。不少欧洲政治家和媒体都在此轮风波中抨击土耳其,为欧盟成员对土耳其高官关闭国门叫好助威。

互怼造势:

土欧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很显然,这是一场土耳其政府与欧洲政客们互怼造势,各自为选举赢得民心的舆论战。埃尔多安利用欧洲盛行的排斥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的思潮,鼓动土耳其民族主义,强化土耳其被欧盟打压的悲情印象,为4月修宪营造气氛。吕特在15日荷兰大选前,面临极右翼党领导人威德尔斯咄咄逼人的挑战,不得不在移民问题上示强,以迎合右翼选民的情绪确保赢得大选。

从某种意义上说,德国、奥地利、瑞士、丹麦、瑞典联手阻击土耳其部长入境为埃尔多安拉选票,都基于类似荷兰的政治考虑。长期以来,土耳其不仅是人口最多的北约成员国,也是欧洲移民的重要来源地。据统计,目前在欧洲大约有550万土耳其人,其中德国近200万,为第一外籍族群,而且他们中的150万人拥有国内投票权。荷兰有近20万土耳其人,约占欧盟成员国及候选国移民总数的四分之一。奥地利约160万欧洲移民中土耳其裔约占18%……这些土耳其人既是埃尔多安的重要票仓,也是影响欧洲稳定的非土著力量。欧洲主义者希望土耳其移民加速归化和融入欧洲,抵消“伊斯兰化”威胁,埃尔多安的“西进拉票”显然与这种欧洲主流意识存在抵触,并引发欧洲政府和国民对土耳其移民的忠诚度猜疑。

此番土欧互撕,是去年以来双方关系持续恶化的积累和爆发。去年7月土耳其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在全国范围内采取报复和清洗政策,激起欧盟强烈不满和尖锐指责,也最终导致土耳其在叙利亚危机中倒向俄罗斯,并与伊朗和叙政府结盟,站在欧美中东政策的对立面,以改换门庭的方式对欧盟实施报复。

今年1月,土耳其议会以五分之三的表决结果通过宪法改革草案,并将在4月16日交付全面公决批准。根据这个包含18项条款的草案,土耳其将首次取消总理职位,将建国以来实行的议会内阁制改为总统内阁制。总统不仅有指定两名副总统和组成、解散内阁的权力,而且有权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接管一切权力。据新草案,总统一任5年并最多连任1次,但新总统任期将从2019年11月3日选举后起算,因此,埃尔多安理论上有可能一直执政到2019年。土耳其的修宪集权努力,不仅受到主要反对党的强烈抨击,也被欧盟认为是开历史倒车,对埃尔多安的攻击进一步加剧,土欧不睦水涨船高。

欧盟长期排斥土耳其,拒绝为其颁发准入证,已难以遮掩对这个东方穆斯林大国根深蒂固的警惕和恶感。这种软钉子也逐步透支土耳其投向西方怀抱的耐心和信心。埃尔多安执政10年来,土欧彼此不信任和不耐烦日益公开化和常态化,摩擦也逐步扩大和升级,双方正在分道扬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 铜豌豆2017-3-25 00:09:34

    土耳其如此多人口在欧盟却得罪欧盟,显然也不怎么为其国民考虑。

    回复(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