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钱途受限,多地试水专项建设基金筹资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17 21:36:41

摘要:如此大规模的基建投资,对于筹集资金方式提出了新的考验,各地不得不酝酿多元化的资金筹措方案,以应对急需的大量建设资金。

钱途受限,多地试水专项建设基金筹资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最近一两年,各个省相继成立了多只建设专项基金,比如近期有内蒙古,较远的有山东、四川、贵州等省,目的就是为重大项目建设筹措资金。

“未来5年,中国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预计达到15万亿元,较上一个5年增加2.5万亿元。”2月27日,交通部部长李小鹏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如此大规模的基建投资,对于筹集资金方式提出了新的考验,各地不得不酝酿多元化的资金筹措方案,以应对急需的大量建设资金。

据悉,目前多个省设立的地方专项建设基金,规模可能达到数百亿左右。“地方政府地方债压力很大,国家又不允许地方政府融资,地方政府设立专项基金或引导基金,可以为重大项目融资,为PPP项目融资。”3月16日,中国投融资专家、《产业与金融研究》课题组首席专家、农业部中国三农产业发展研究院副秘书长齐伍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最近两年,国务院大力推进全国的PPP项目,几乎每个省都有数百个PPP项目,如果地方政府不成立专项基金,就无法为项目融资。

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称,多省设立专项建设基金,旨在为重大项目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各地试水基金筹资

各地正在为项目寻求资金解决之道。

2017年2月16日,内蒙古公路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宣布成立。据了解,该公司是以筹措交通建设资金为主的企业,通过设立“产业基金”,做好交通建设项目筹集资金。

“内蒙古建立的这只总规模500亿元的建设基金,选择与浦发银行合作,已落地子基金204亿元和母基金的21.46亿元,用于8个交通建设项目。”近日,内蒙古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戴贵在一论坛上透露。

记者梳理发现,“十三五”期间,内蒙古交通建设投资4000亿元-4500亿元。戴贵曾为此透露,这么大的资金额度,除了国家财政性资金、中央的专项基金之外,主要的是靠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以及组建交通基金来筹措。

贵州省也建立多只基金。据贵州省交通运输厅总规划师邱桢国近日介绍,贵州省已有两只基金落地,一只规模为400亿元,一只规模为3000亿元。其中,1200亿元用于交通建设投资,600亿元用于高速公路投资。

3月16日,宋清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多省相继设立专项建设基金,目的就是破解重大项目建设的资金难题。按照有关政策要求,专项建设基金的用途主要是补充资本金,投向棚户区改造、重大水利工程、轨道交通、交通能源等重大项目。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国家发改委着力推进十项重大举措,其中,第一位的便是迅速投放专项建设基金。

随后,在2015年5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财政部、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提出建立“中国PPP融资支持基金”,并将PPP基金定性为社会资本。

另据记者了解,国家专项建设基金的用途主要是补充资本金,推动那些质量好、收益稳定但缺乏资本金的项目快速启动和形成投资,并引导银行贷款发放。作为稳增长的主要政策工具之一,2015年发改委共投放4批计8000亿专项建设基金,2016年第一批投放4000亿,第二批投放6000亿。其中,在2016年部署安排专项建设基金4000亿元中,陕西、青海、福建、新疆、浙江、江苏等地部分下属市县已公开表示获得2016年首批专项建设基金。

眼下,地方政府钱来自哪里?除了铺天盖地的PPP,就是专项建设基金。民生证券研究院宏观经济组组长朱振鑫称,专项建设基金的钱来自专项金融债,所筹资金用于支持重大项目建设。

老问题新解

山东省菏泽市今年2月发文称,近期山东省发改委下达全省第七批专项建设基金项目名单,菏泽市有7个项目争取到国家专项建设基金支持,总额度149.4亿元,其中争取国家专项建设基金11.64亿元。

此前是中央热地方冷,现在是地方也热了起来。《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各地为加快重大项目进展,为此想方设法筹集资金。

“眼下各地正在借力产业基金,吸引各种社会资本参与PPP项目。”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蔡跃洲称。

“专项建设基金更多的还是希望它能起到撬动投融资的作用。”记者查阅发现,国家发改委2015年9月披露了官方促投资稳增长的十大举措,排在第一位的正是“迅速投放专项建设基金”。据发改委此前介绍,专项建设基金由国家开发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发行长期专项建设债券所募集的资金建立而成。

基于这一资金池,国开行和农发行在国家发改委提供的各地优质项目中,以资本金形式进入项目。据了解,基金投放重点是各地地铁、大型水利、棚户区改造等资金规模大、建设时间长、回报率较低、回收周期长,政府无力包办,社会、企业投资积极性不高的公用设施或具有一定公益性的领域。

问及投融资体制这个老问题时,3月16日,蔡跃洲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专项建设基金投资对象主要定位于重大基础设施,特别是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定位一方面可以增强未来经济发展的后劲,加快形成一些支撑未来经济社会长期发展的存量物质资本;另一方面,基金如能很好支持欠发达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还将有利于促进区域间均衡发展。

从投融资体制角度来看,“采用专项基金的方式,相对于以往各级政府直接主导,或者是通过平台公司直接参与的方式,有很大的进步。”蔡跃洲说,设立基金意味着在资金筹集、资金使用等各个环节都将采用市场化方式,“如果运行得当,能够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克服预算软约束、控制项目带来的债务风险等方面都有较大改善。”

据清晖智库统计,部分省份设立的专项建设基金,总额已接近3000亿元。“这可谓是投融资改革的一件大事,不但能够为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提供重要机遇,而且这还是稳增长、促投资的重要举措。”宋清辉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