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卷入国资拍卖作弊丑闻

作者:夏申茶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17 21:38:11

摘要:如果竞标前对所有参拍者提出严苛要求,而竞标完成后,对特定中标方给予宽松的条款,则涉嫌以技巧性操作“串通”作弊,偏帮中标人,这是对其他竞拍参与者的玩弄,更是对公平竞争规则的践踏。

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卷入国资拍卖作弊丑闻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夏申茶 南宁报道

一次竞标活动结束,其他公司中标后不按合约支付款项,跟其他人貌似没有关系。不过,一家珠海公司却坚持“狗抓耗子”,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发生在广西南宁的一场疑似存在精心设计的、涉及底价为2800余万元土地的国有资产转卖案,确定进入放大镜的审视之下。举报人指其间或存在集体作弊以及腐败行为,但涉事多方辩称虽然确有不妥之处,但交易正常。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历经多日调查,发现事件诸多疑点。虽然广西自治区交通厅、国资委等收到相关举报,但截至目前,这起疑似作弊丑闻尚在单独的程序之中未获足够重视。

“野蛮人”大幅推高成交价

2016年4月20日,北部湾产权交易所集团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广西南宁公路运输开发公司将对外转让全资子公司南宁格森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南宁格森”)100%股权,挂牌价为2818.05万元。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调查获悉,至少4家企业参与了竞拍。据参拍者之一的珠海某旅游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珠海某公司”)负责人表示,当天的竞拍从上午10点开始,持续到12点半,竞争非常激烈。竞价主要在珠海某公司和南宁汇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南宁汇福”)之间展开,经过总共116轮加价,南宁汇福最终以7378万元的价格胜出,珠海某公司的最高报价为7358万元。

这本是一次看似简单的竞拍,按照价高者得的规则,落选者本无意再关注此事。不过,令积极参拍的珠海某公司“回头看”的,是偶然获得的一份催付款通知。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注意到,这份通知由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向中标人南宁汇福发出,称后者应按约在6月27日前完成支付,但截至2016年8月2日仅支付了40万元,要求其尽快支付。

珠海某公司负责人周坚(化名)表示,上述通知之所以引起其重视,在于中标方未按挂牌前置条件履约,进而影响公平竞争。

记者调阅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官网信息得知,在这项股权转让公告中,对参与竞拍者有多项要求,如在“交易条件”中,要求在签订协议后一个月内以货币形式一次性支付所有款项。而在“交易保证金”一项中,应在参拍前缴纳1000万元保证金并提供在银行存款3700万元以上的证明。

“从催款通知内容显示,至少中标方违反一个月内全额支付成交价款的规定。”周坚指出,如果竞标前对所有参拍者提出严苛要求,而竞标完成后,对特定中标方给予宽松的条款,则涉嫌以技巧性操作“串通”作弊,偏帮中标人,这是对其他竞拍参与者的玩弄,更是对公平竞争规则的践踏。

周坚随后以此为由,向转让方、产权交易所及其上级单位,以及广西自治区国资委、交通厅提出异议,要求有关方面取消中标方资格,调查处理相关负责人。截至目前,广西自治区国资委已作出回复,但称此事与其无关,建议举报人向其他单位反映。

被低估的土地资产

一起普通的股权转让,为何让周坚紧追不舍?记者调查发现,股权转让背后,是国有企业名下一宗价值被低估的土地资产。

股权转让公告内容显示,转让标的南宁格森成立于2003年,其主要资产为南宁大沙田开发区14区的场地和客运站房、车站外围铺面等,土地面积25484.2㎡(约38.23亩),地块性质为出让地。

12日,记者在标的现场看到,这是一处以汽车客运站为中心的场地,低层建筑多为餐饮店,而场地一角开设着KTV,周围人流密集,商业气氛较浓。

周坚表示,他们在获知股权转让信息后,曾专门派人前来调研,评估其标的价值主要是土地价值,可用于房地产开发。他们认为,其商业价值至少是拍卖底价2800余万元的两倍以上。

“我们认为价值更高,之所以只报出7358万,是因为支付条款有1个月付清全款的限制。”周坚称,放弃的主要原因是,当时可能很难在一个月内筹措到7000多万元。如果支付时间能延长,他们可能将举牌价再提高两三千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股权转让方格森交通为广西南宁公路运输开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广西南宁公路运输开发公司为广西自治区道路运输管理局下属国有企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海平,同时担任广西道路运输管理局办公室主任。

13日,记者随同周坚前往广西自治区道路运输管理局。郑海平证实,中标方南宁汇福长时间拖延支付相关款项,直到现在运输开发公司仍未收到一分钱,他曾专门向有关方面打报告反映此事。

资产转让疑内部操作

令周坚一直控告不停的,还包括此项转让疑涉关联交易及违规转让等行为。

从股权结构来看,南宁格森是国有企业,其资产属于国有资产,而南宁汇福是民营企业,股权转让完成后,实际上是完成了国有资产向民企的转移。而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在2016年5月24日股权转让完成之前,南宁格森的法定代表人为自然人赵博生,与后来的中标方南宁汇福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

“这相当于是左手倒右手,明显的关联交易。”周坚对此非常惊讶,在这起涉及国有资产转让的交易中,为何未披露上述重要信息,也未对中标方进行规避?

13日,记者随同周坚前往北部湾产权交易所,交易二部负责人钱女士承认,她对“转让方、中标方法定代表人为同一自然人”一事并不知情,但认为转让交易正常合规。记者17日致电赵博生,在听完记者询问后,他立即挂断了电话,其后电话一直不予接听。

在此之前,周坚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提供微信截屏及照片称,他们调查获知,南宁汇福中标后,一直拖延支付股权款项,并四处寻找下家。直到年底前,才找到接盘人,并以1.2亿的价格转让。

记者查询发现,在南宁汇福中标后,该公司的股权发生重大变化。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11月,一个名叫韦雁列的股东挤入股东行列,持股比例20%。而在2017年1月,顾伟民成为余下80%股权的持有者,并成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13日,记者致电南宁汇福原法定代表人顾荣核实是否存在中标后股权转让事宜,其助理听明记者意思后以“不清楚”回应,拒绝联系顾荣置评,并挂断电话。

记者获得的照片显示,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原董事长黄斌疑似参与南宁汇福中标后的寻找接盘者一事。13日,记者随同周坚面见刚刚履新他职的黄斌,他先以“很多人都认识”回应,后直接否认参与此事。

公开资料显示,北部湾产权交易所是经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同意设立,为国有控股企业,其主要职能之一是为各类专业要素资源交易提供服务。在周坚看来,交易所是广西吸引外来投资的窗口,如果产权交易所、转让方、中标方存在串谋、操纵股权转让,对于外来投资人来说,无疑是极度不公平的,也会影响广西的投资环境。

记者17日致函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及其上级单位宏桂集团,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本报将持续对此事予以关注。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