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于欢案启示:高利贷案件多发,律师建议“入刑”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26 21:41:08

摘要:本案中,于欢的行为应该属于防卫过当,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决其无期徒刑,量刑明显过重,因此引发热议。

于欢案启示:高利贷案件多发,律师建议“入刑”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由高利贷引发的刑事案件正呈现高发态势。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分两次向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在支付了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苏银霞仍无法还清欠款。2016年4月14日,催债人员杜志浩等人来到其公司,用极端手段侮辱苏银霞,苏银霞之子于欢情绪激动,拔刀刺向催债人,致使杜志浩因失血过多死亡,另外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今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随后,于欢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引发巨大争议。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发起新浪模拟陪审员就是否构成正当防卫进行投票,截止2017年3月25日21时许,共有17000多人参与投票,其中96.2%的“陪审员”认为构成正当防卫,3.8%认为不构成正当防卫。徐昕表示,从媒体和判决书披露的事实来看,被告人于欢的行为属于刑法第20条规定的“无限防卫”范畴,是法律规定不负刑事责任的防卫行为。“如果我是辩护人,我将为刺死辱母者做无罪辩护。”

北京市君永律师事务所律师苏霞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做无罪辩护是律师的一种辩护策略。但本案中,于欢的行为应该属于防卫过当,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决其无期徒刑,量刑明显过重,因此引发热议。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赵秉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于欢及其母亲受到了催债人实施的限制人身自由、侮辱、殴打等违法犯罪行为的侵害,基于此实施了反击行为,这完全是基于正当防卫目的的反击违法犯罪行为的案件。但是,于欢的防卫行为导致了对方死亡一人、重伤两人、轻伤一人的严重后果,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损害,符合《刑法》第20条第2款防卫过当的规定。“因而,应当以防卫过当构成的故意伤害罪定性,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于欢防卫过当的行为或许仅是个案,但高利贷引发的刑事案件目前已呈愈演愈烈之势。

公开报道显示,2009年8月,山东齐河郝某借高利贷1.2万元无钱偿还,被逼无奈将邻居9岁的孩子绑架,向被害人父亲索要赎金15万元,后害怕事情暴露用电线将被害人勒死;2010年12月,江苏扬州年近六旬的老夫妇因儿子欠120万元高利贷还不上,一家三口开煤气阀门自杀;2012年12月,江西新建一男子赌博借高利贷1.5万元,因无力偿还被殴打,回家后服农药自杀。

以天津市河西区为例,2007年至2010年,河西区检察院办理涉及高利借贷的刑事案件11件16人,到了2011年至2014年,这一数字则增加到42件57人,增长了280%。

法律规定,违法的高利放贷不受法律保护。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但是,苏霞表示,该法律只是规定高出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的部分法律不予保护,而所谓的“法律不予保护”,是指债权人通过法院主张高利贷本息时,高出4倍利息部分法院不予支持。但事实上,这些高利贷从业者一般都不会寻求法律保护,而是与黑社会相勾结,采取威胁、恐吓,甚至暴力手段索要,从而引发非法拘禁、绑架、故意伤害等犯罪。

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高利贷纠纷引发了大量的刑事案件,此次于欢案正是典型案件之一。

据了解,关于高利贷是否应当入刑,理论和司法界一直存在争议。赞成者认为,民间高利贷诱发了严重社会治安问题,应当予以打击;反对者则认为,在市场经济下,高利贷是私有财产的一种交易行为。在银行存款利率低,商机有限、投资风险大的情况下,发放高利贷可以让社会闲散资金进入流通领域,从而满足市场对于资金的需求。

苏霞表示,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仅仅依靠民事手段来规范高利贷行为还是远远不够的,由此造成了大量的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在立法层面,应该将高利贷行为例如治安违法的范围,情节严重的规定为犯罪,加大监管的力度。对于放贷者采取犯罪手段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等行为,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4)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