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论需要钱的持久性 乐视遭强势改造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3-31 21:08:07

摘要:3月30日,乐视网(300104.SZ)宣布当天贾跃亭以35.39元/股协议转让的价值60.41亿元的乐视网股票已全部完成过户登记手续,登记至嘉睿汇鑫名下。

论需要钱的持久性  乐视遭强势改造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孙宏斌投资乐视的救命钱到了。

3月30日,乐视网(300104.SZ)宣布当天贾跃亭以35.39元/股协议转让的价值60.41亿元的乐视网股票已全部完成过户登记手续,登记至嘉睿汇鑫名下。

除此之外,孙宏斌对于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投资资金也在陆续到账。根据孙宏斌在3月28日的表述:“124亿元已经到位,并向投资的三个乐视控股子公司派驻了董事及财务人员。”这也意味着孙宏斌正式成为乐视网的二股东。

尽管手握100多亿,但乐视还在不停地融资。但值得关注的是,导致乐视持续缺钱的深层原因究竟是什么?而在孙宏斌进入乐视后,乐视又将如何适应从“诗和远方”到“一笔买卖”的转变?

致新还差约25亿

3月30日,乐视网连发4条公告,其中3条与钱来了有关。

乐视网宣布,在协议转让后,贾跃亭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份,依然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而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旗下的嘉睿汇鑫则持有8.56%的股份,正式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

当天,乐视网董事韩方明宣布退出董事会,嘉睿汇鑫则提名任职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的刘淑青为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孙宏斌投入乐视的150亿元涉及三个部分。除了上述涉及60.41亿元的乐视网股份转让外,还包括对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投资。

乐视网宣布,嘉睿汇鑫已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对乐视影业的10.5亿元投资。新的董事会在完成重组后正常履职中,目前在积极推进股份交割与工商变更工作。

而对于孙宏斌投资79.5亿元的乐视致新,乐视网宣布目前股份交割以及此事项所涉及的工商变更工作已全部完成,新的董事会完成重组后在正常履职中。但公告显示,嘉睿汇鑫投资款项已到账约54.62亿元,其余会按照协议约定陆续到账。这意味着乐视致新还有24.88亿元的融资没有落地。

对此,乐视致新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孙宏斌很看重并看好致新的业务,大部分钱已经到账,后面将陆续到账,时间还不方便透露。

根据贾跃亭此前与嘉睿汇鑫签订的乐视致新30亿元的增资协议显示,乙方应在2017年6月15日前分期足额缴付本次交易全部投资款。

乐视网披露的融资落地进展,与孙宏斌3月28日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透露的投资进展基本一致。孙宏斌当天对外表示,其投资乐视控股的124亿元已经到位,并已经向投资的三个乐视控股子公司派驻了董事及财务人员。

花钱速度远超融资速度

钱被认为是乐视最稀缺的资源。贾跃亭去年11月发布的公开信坦诚了乐视资金链遭遇的困境,但也将乐视的资金困局放在了公众的放大镜下。

在1月13日,乐视宣布了包括孙宏斌在内的168亿元投资。这其中除了融创的150亿元投资外,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合计向乐视投资18亿元在乐视网1月13日的公告中已经显示完成。

尽管钱在不断到账,但乐视的融资一直还在继续。

吸金石就是乐视旗下最稳定的一块业务——乐视致新。3月2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仁宝信息技术(昆山)有限公司(下称“仁宝昆山”)以7亿元出资,成为乐视致新第六大股东。

而联系到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在今年2月末作出的不排除未来有进一步股权或债权的融资的言论,有观点认为仁宝入股可能采取的是债转股的方式。

但3月29日,梁军对《华夏时报》记者等媒体表示,仁宝昆山并非是通过债权转变为股权的方式成为公司股东,而是提供了7亿元真金白银。“致新和仁宝建立一个共管账户。它一定要把钱打进来,最后是被用在致新的业务上。”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的另一位债主信利电子也在今年2月14日以7.2亿元出资持有了乐视致新2.3438%股份。

但乐视的花钱速度比融资速度要快上许多。最新的一笔开销是对乐漾影视的收购。

3月30日,乐视网宣布其拟向控股股东贾跃亭妻子甘薇收购乐漾影视47.8261%股权。收购完成后,甘薇不再持有乐漾影视的股权。公告同时称甘薇自愿减半交易作价。

这桩收购源于深交所此前下发的监管函,要求乐视网解决旗下花儿影视和甘薇旗下乐漾影视构成的同业竞争的问题。尽管没有公布具体收购金额,但按乐漾影视A轮融资估值12亿粗略计算,乐视网将为此支付约2.87亿元。

除此之外,孙宏斌称看不懂的乐视汽车则更是烧钱大户。

贾跃亭此前曾称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已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他曾在今年1月表示,再获得100亿资金,就能保证法拉第未来FF91的大规模量产。乐视在浙江莫干山投建的汽车产业园的规划投资则在200亿元。而截至记者发稿,还没有收到乐视控股方面关于乐视汽车A轮融资进展的回复。

钱能解决乐视的问题么?

缺钱是乐视留给外界的深刻烙印。但一个问题是,在不考虑烧钱的汽车的情况下,有了钱乐视就能一马平川么?

3月28日,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总裁张志伟宣布,乐视“红色414 生态电商节”即将开始,乐视将继续采用“买会员送硬件”的生态营销模式。

就在半个多月前,乐视网发布公告,宣布其将剥离负责运营乐视商城的乐视电子商务公司。3月10日,乐视网宣布,其在电商公司中只剩下15%的表决权。此前其拥有70%的表决权。

“硬件免费模式”让乐视商城陷入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困局。

乐视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乐视电子商务当期营业收入约为48.21亿元,净亏损7.50亿元,净资产总额约-6.70亿元。而2016年中报显示,乐视电子商务的净利润为亏损1.94亿元。

资深业内人士由天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乐视商城的巨额亏损除了运营等成本外,还源于乐视商城销售的硬件低毛利或者无毛利,“乐视商城的毛利肯定比别的电商低,其他高毛利产品销量较少。”此外他表示,还不确定乐视销售产品补贴是不是由乐视商城来承担。

乐视移动总裁冯幸此前曾在解释乐视手机为何采取负利定价模式时也说,“我们的生态模式就是要用极致的硬件快速获取规模用户,用生态资源服务这些用户,快速产生服务型收入,用服务型收入反哺硬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但现实是,乐视虽然通过免费的模式狂飙突进般建立起了七大生态,并且构建起这七大体系间的联系。但理想中的良性循环并没能实现。2016年中报显示,乐视网的会员收入为27亿,广告收入则为15亿元。42亿的服务收入对硬件的反哺作用显然有限。

即便是最稳健的乐视致新,去年也没有盈利。乐视网2016年中报显示,乐视致新净资产为-2.38亿元,上半年营收74.6亿元,净利润为-0.56亿元。

“今年主要的目的还是要实现致新的正向现金流,因此公司将采取两个方式来实现:左手销售,右手大屏运营。”梁军在3月28日对记者等人说,“一个是从硬件产品的定价和成本的关系来看,对产品按照硬件的成本定价,即使算上营销、运营等成本仍然微亏。第二个就是加大对大屏运营的力量,包括会员的充值、续费等,尤其是广告的营收将加大。”

值得注意的是,有传言称由于外汇管制的原因,乐视对美国电视机厂商Vizio价值20亿美元的收购出现变化。3月29日,梁军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现在无可奉告,一切以乐视官方公布为准。”

家电产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为什么乐视总是缺钱?乐视亏损的目的是为了能够狂飙突进,但根本的原因在于上层设计出了问题,是模式本身出了问题。”他同时说:“贾跃亭说过乐视生态的模式绝对不改,但如果模式不改的话,我对乐视的预期还是悲观的。”

乐视被实业思路改造

尽管贾跃亭坚持自己的生态模式,但孙宏斌的进入还是让乐视有所改变。概念、颠覆、蒙眼狂奔这些乐视身上曾经的标签,正在孙宏斌的实业思路下悄然生变。

孙宏斌在今年1月宣布150亿元投资乐视时曾称,不会参与乐视的日常经营。但他在3月28日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却表示,公司在乐视是比较强势的,派驻财务人员是为了掌控资金流向,在乐视投资上,销售的钱得看住。

而事实证明,即便没有直接投资,孙宏斌对乐视业务发表的意见也正在变为现实。

此前在赛事版权上狂飙突进的乐视体育今年采取了收缩战略,中超、亚冠这些重头赛事都被放弃。而孙宏斌在1月16日的投资者会议上就直言,乐视体育十几亿买中超版权没意义。

而在3月28日,孙宏斌再次评论乐视体育称,亚冠应该弄,但是“中超本就不应该做,投了5亿,亏了13亿。不能因为说中国老百姓喜欢看,你就做,这是一个买卖,这么做就不对。”

乐视此前谈的更多的是生态和前景,而现在孙宏斌谈的更多的是买卖和生意。

乐视致新在今年也承担着扭亏为盈的任务。梁军也在3月29日对记者表示,“以前乐视电视亏得比较厉害,尤其是随着电视屏幕成本的提升,使得致新亏损进一步扩大。”他表示,在商言商,企业的目的始终是需要盈利的,而在通过低价的策略快速取得一定市场份额后,公司将通过对策略的调整来实现盈利。而乐视致新在今年2月27日已经宣布了超级电视的第三次涨价。

刘步尘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乐视电视现在已经放弃了当初的低价免费模式,逐渐向传统电视企业靠拢。提高价格对乐视电视来说,正面影响是会逐步盈利。但负面影响是一旦价格比原来高,低价消费者要丢掉,未来持续高速增长的可能性不大了。

孙宏斌对乐视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他在3月28日对外界说:“乐视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你要给乐视一个发展的过程。”他当天还表示,我们是长期投资,希望看3年、5年后怎么样。

刘步尘对记者表示,乐视的发展与孙宏斌密切相关,孙宏斌当然希望释放出更激进的信息。他同时分析称,以孙宏斌对乐视的投入和强势的性格,他的进入“对乐视不见得是坏事,对贾跃亭不见得是好事。”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