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雄安新区一周记:从激动、躁动到路径浮现

作者:杨仕省 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7 23:17:56

摘要:刚刚过去的一周里,《华夏时报》记者辗转雄县、容城县、安新县,目睹当地干部放弃清明节假期,马不停蹄地调研、商议对策。

雄安新区一周记:从激动、躁动到路径浮现

本报记者 杨仕省 马维辉 雄安报道

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一经公布,白洋淀的春天就瞬间喧闹起来。

4月1日,雄安新区横空出世,炒房者的热情迅速燃遍了雄县、安新县、容城县的各个售楼处,三地不得不连夜出击,警告炒房团,冻结交易。

相比于其他自贸区、新区的设立,横空出世的雄安新区特殊性在于记者第一时间进入现场也“徒劳”,核心信息官方密不透风。此外,加上清明节假期,股市休市意味着市场反应也被延迟。

刚刚过去的一周里,《华夏时报》记者辗转雄县、容城县、安新县,目睹当地干部放弃清明节假期,马不停蹄地调研、商议对策。如果说,4月1日、2日还仅仅是投资客躁动、炒房客疯狂,那么4月3日、4日则是国家发改委、河北省政府、三县政府大张旗鼓行动时。4日9时,安新县凯盛宾馆门口,有“雄安操盘手”之称的许勤下了车,将雄安新区的画卷徐徐展开。

激动与躁动

在新华社通稿里,被引用最多的信息是:继深圳、浦东后,雄安新区是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

激动之后,铺天盖地而来的信息大多集中在房地产领域,炒房的、封盘的、一夜暴富的……

4月5日,雄县发布消息称,县域内房地产市场未出现大规模的炒作现象。不过,媒体报道里的公开描述则是,疯狂的炒房团已在雄县创造了传说,街头巷尾满是议论:一个北京人,直接提着一后备箱的现金,买下一层楼的房子后,扭头就走。

在容城,同样是似是而非的消息满天飞:谁先搬去雄安新区,一说清华北大等高校,另一说则是在京央企总部企业;多家央企则回应“尚未获知搬迁的任何消息”。

4月4日晚到5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则直接驳斥了迁都、副首都等坊间言论,痛批炒房群体:今年以来,中央三令五申“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雄安新区初步规划也明确,尊重城市建设规律,避免那些“土地价值数十倍上涨”、“房地产翻几番”的现象。

当地居民更是有种天上掉馅饼的眩晕感。“4日,雄安新区成立后的第三天,弥漫着的激动情绪逐渐沉淀下来,当地居民从最初的错愕、惊喜再到冷静、谋划,度过了非比寻常的日子……”

在连日走访采访中,记者感受到了各个领域的人对于雄安新区的不同预见:有想要顺手“捞一把”的投机者,有信心满满的乐观者,有“乐得半夜睡不着觉”的狂喜者,也有“新区不是迁都,也非建首都副中心”的谨慎者,更有为了新区假日加班、累倒在病床的执行者等。

从中央政策及人事动态、各大部委及京津冀各地的表态,这一切很快回归了平静。

“战”前动员

雄安新区未来往哪里走?

针对这一疑问,除了引用专家的观点,不少媒体选择从历史、地理角度解读:浦东建设用了28年才造就了灯火通明的陆家嘴,在白洋淀里平地起高楼,需要的依然是时间。

4月4日,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对如何建设雄安新区给出重大方向;同一天,河北省委书记及新任副书记等赴雄安调研,雄安新区派工作组进村。

4月6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大阳村、留通村得到证实,当地村民称所在区域是新区首批拆迁区域。在大阳村,记者看到该村委会刚被腾空,办公桌上刚沏过茶,对面修缮的厨房,据当地村民说是用于安置雄安新区驻村工作队。

《华夏时报》记者实地采访发现,从4月1日晚开始的雄安新区所涉三县楼市躁动的余温犹存。当地居民高价抛售房产的念头还在,多名房产中介被公安控制,城管的车辆满城叫嚣。穿过城区,途经乡村小路,也偶遇了不少外地的车辆。

很快,雄县、安新县、容城县发布公开信,均强调购房存在极大风险。《华夏时报》记者赶赴三县各大售楼处,看见的售楼处无一例外都贴上了封条。对比发现,今年2月27日三县就有售楼处、房屋中介贴了封条,4月2日又加贴了新封条。

“估计仍有人铤而走险,如发现决不姑息。”安新县、雄县、容城县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均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在当地铁腕打击之下,炒房狂潮已被遏制。

4月3日21时,奥威大厦门前等候多时的记者追问:“省委书记和省长来调研了?” 此时,奥威大厦作为雄安新区临时驻地,门卫管理非常严格,无证者恕不接待。

此前一天,在距离奥威大厦3公里处的容城县金孔雀温泉酒店7楼,召开了“雄安新区驻村工作学习培训会议”,雄县、容城、安新三县村以上干部全部出席,会议开到当日中午12点才结束。6日中午,安新县大阳村的副村支书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大会的精神是:一管控,二转作风。

新区的方向

4月3日晚,《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透露了设立雄安新区的真相,既不是 “声东击西的迁都”,也不是再建一个“首都副中心”。

《人民日报》同日还发表了对“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的专访,隔一天又发表了对“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的专访,两位权威专家均对雄安新区未来进行了详细的勾勒。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和“副组长”的专访文章强调:雄安新区的设立,“没有迁都、副都”的意思,科创中心是雄安新区的首要定位,对建成雄安新区强调了要保持“战略定力和历史耐心”,要打造全国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的历史高度。

中央电视台的新闻画面中,徐匡迪陪同习主席考察了雄安新区。今年80岁的徐匡迪,先后做过上海市长、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透露的信息则是:设立雄安新区有利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有效缓解北京大城市病,有利于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拓展发展新空间。

在专访里,邬贺铨的话值得深思:“目标雄伟、前景美好,但其建设也面临着挑战,任务艰巨”。

习近平早在2014年2月16日考察时就提出,强化首都“全国4个中心”的定位。而眼下,北京大量的央企总部、部属高校和中央科研院所,都与北京的“4个中心”并不直接相关。

何立峰则透露了更多细节:要谋定而动,支持新区从创新载体、运行机制、发展环境等方面营造良好创新氛围,吸引高端创新人才和团队,努力打造创新高地和科技新城。

责任编辑:王晓慧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