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疯狂邮币卡:投资门槛几块钱,十天亏损20万

作者:吕方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8 07:57:26

摘要: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申江文化商品交易中心的撮合交易平台上,名称为“古代文学家(四)蒲松龄*”的标的,3月24日的最低价为5.09元。4个月前,它的价格还是37.27元,再往前推10天,它的价格是96.35元。伴随着5个月来的猛烈下跌,目前它的总市值仅剩30.57万。

疯狂邮币卡:投资门槛几块钱,十天亏损20万

本报实习记者  吕方锐 北京报道

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申江文化商品交易中心(下文简称“上文申江”)的撮合交易平台上,名称为“古代文学家(四)蒲松龄*”的标的,3月24日的最低价为5.09元。4个月前,它的价格还是37.27元,再往前推10天,它的价格是96.35元。伴随着5个月来的猛烈下跌,目前它的总市值仅剩30.57万。

一支总市值仅有30万的股票或是一个总市值仅有30万的期货合约,是难以想象的,这意味着手握十几万甚至几万块,就可以大幅影响该股票或期货合约的走势。但在邮币卡电子交易中,这样的标的确实存在,还不止一个。上文申江把他们平台上的标的称为文化组合产权,简称“组权”。几百名投资者通过与上文申江合作的会员单位,与上文申江签署了“入市协议”,参与组权的买入卖出交易。最终他们在会员单位工作人员的“指导”下,高位接盘后遭遇暴跌,损失惨重。

2016年2月成立的上文申江,目前其会员单位列表已经达到144页,共1151家。

疯狂行情

据《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拿到的一份宣传材料介绍,“邮币卡”通常指的是“邮票、钱币和电话卡”,通过电子盘面实现交易,以实物为背景。通过类似期货交易系统的电子盘,投资者可以对邮币卡进行买入、卖出和提货。

邮币卡的交易时间为周一到周六,交易机制是T+0,最低买卖数量为1枚,最低投资门槛只有几块钱。和大多数平台一样,上文申江的邮币卡平台上大多标的是邮票,日常涨跌幅限制是10%。

在记者成稿的4月6日当天,上文申江平台上的177支组权,其中包括6支指数,52支A板,111支创新板和8支申江明珠,单日涨跌幅10%的有25支,超过9%的达到47支。

平台上代码为200077的“中国现代科学家(六)*”,总市值是平台上最高的,达到9857万。2016年下半年的6个月时间里,它经历了从16.74元到101元的暴涨,又在今年的头三个月时间里涨到了455元。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材料,多数投资者是被不知名身份的微信或QQ好友以交流股票或投资经验的名义,拉入微信或QQ群。他们在群内接收了大量邮币卡投资的信息,并看到了群内其他人发送的盈利截图,在群内部分所谓的“老师”的引领下,在上文申江开了户。开户后,根据引领他们开户的会员单位不同,他们的交易账户前四位有不同的号段。

聊天截图显示,开户后几位“老师”经常在群内或直播间发布操作建议,“指导”投资者买入或卖出,甚至有“老师”直接操作投资者账户。大多数投资者买入头几天均有小幅盈利,逐渐对“老师”产生信任。但几天后行情逆转,投资者遭遇连续暴跌,期间“老师”仍然在群内发布持有甚至追加投资的建议,有投资者听信后继续遭遇暴跌;之后也有投资者见势不妙想要卖出,但在连续暴跌行情下难以成交。

据举报材料,有投资者9月5日投入资金30万,至9月中旬亏损超过19万。

消失的大股东

有投资者认为,上海文交所、上文申江和上文申江的会员单位串通诈骗投资者,他们收集了材料向派出所报了案。受损失的投资者还在QQ上根据号段建了聊天群,记者所在的“上文申江1188号段维权”群共有173人。

上文申江合规部一位张姓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上文申江直接对接的是会员单位,不是散户投资者;散户投资者由会员单位介绍在官网开户。然而据记者亲测,上文申江官网的开户平台上散户可以直接注册,投资机构编号可以不填,这样系统会把投资机构编号设为默认编号。

在上文申江的官网左侧,点击网上开户,会发现注册信息下面的《转让风险告知书》和《入市协议》链接。前述工作人员表示,在链接前的“我已阅读”方框上打钩,即为同意该协议。这就是上文申江的风险告知方式。

该《入市协议》中,甲方为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上海文交所”),乙方为投资者或会员单位,丙方为申江信德(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申江信德)。

根据电子营业执照,上文申江所属公司名为申江信德(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申江信德),即上述合同中的丙方。其经营范围中,包括“接受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的委托从事文化工艺品、文化产品交易平台的服务“。

在政府网站上海外国投资促进平台上,关于上文申江成立的新闻中提到,上文申江由上海文交所和申江信德联合共建。另有报道提到,申江信德由上海文交所与江苏信德集团共同成立。

前述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申江信德是江苏信德集团下属公司,并非与上海文交所共建。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江苏信德集团是一家并不存在的公司,上述工作人员承认了这一点。他解释称,江苏信德集团下属有多家公司,都是有工商注册的,这些公司共同组成了江苏信德集团。当记者询问具体都有哪些下属公司时,他称自己并不清楚。

申江信德的注册信息中,也没有出现江苏信德集团的身影,该公司仅有两位自然人股东李笑侠和赵昌斌,分别任执行董事和监事之职,该信息得到申江信德多名员工证实。《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联系到了李笑侠,他坚称自己“不知道什么是申江信德”,也不是申江信德的法人。前述工作人员解释称,李笑侠和赵昌斌并不直接参与公司管理。

另外注册信息中,申江信德注册资本1000万,由李笑侠和赵昌斌分别认缴940万和60万,实缴出资时间为2035年9月22日,公司的营业期限也是到这一天为止。仅有两名自然人股东的申江信德,公司类型为国有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金杜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认为,该公司可能存在法人信息变更。

责任编辑:王晓慧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