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善后的西安式困局:6年“纸上谈兵”仍遭“胎死腹中”

作者:刘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10 18:44:45

摘要:4月8日,西安的一场电视问政对当地行政效能建设进行了“刮骨疗伤”,其中有关招商引资后续管理中存在的问题探讨颇为引人关注。每年这个时候,西安市各个区县以及数量庞大的几十家开发区都会精心包装并推出许多招商项目,试图在即将开始的东西部投资与贸易洽谈会上引进投资,而今年的招商引资对于西安来说更显得关键重要。

招商善后的西安式困局:6年“纸上谈兵”仍遭“胎死腹中”

本报记者 刘敏 西安报道

4月8日,西安的一场电视问政对当地行政效能建设进行了“刮骨疗伤”,其中有关招商引资后续管理中存在的问题探讨颇为引人关注。每年这个时候,西安市各个区县以及数量庞大的几十家开发区都会精心包装并推出许多招商项目,试图在即将开始的东西部投资与贸易洽谈会上引进投资,而今年的招商引资对于西安来说更显得关键重要。

今年2月,陕西省委常委、新任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公开把招商引资作为西安市的“一号工程”提出,同时要求“全力以赴优环境、全市动员抓招商”。王永康此后也曾在多个场合强调政府要当好服务企业的"店小二",为企业送信心、送政策、送希望,以助推招商引资。一时间,招商引资在西安大有上升为“发展生命线”的高度。

但《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西安招商引资中以往每每推出的项目虽然看上去琳琅满目但也存在良莠不齐,加之在招商中存在的“重引进来、轻服务管理”积弊下各类僵局常有发生,如今也让一些难以顺利善后的招商项目正逐渐演变为西安“一号工程”的隐蔽“蚁穴”。

“招商”还是“骗商”?

在西安阎良区清河村西禹高速绿化带附近的一片荒草丛生之处,原西安百禾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王经理告诉记者,这本是将他们引资入区的一个投资项目规划所在地,在缴纳给开发区不菲保证金之后如今约六年已过,但仍因无法给企业供地等原因而未能启动建设,沉重的融资成本和漫长等待过程中的各项开支消耗让企业临近破产。

据王经理介绍,西安百禾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百禾能源’)前身为多年从事天然气母子站建设运营的一家企业,2011年初,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下简称‘西安航空基地’)推出投资额1.3亿元人民币的“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天然气管网铺设以及相关配套工程”招商引资项目,由于百禾能源的前身企业在业界口碑良好,管委会招商部门便主动邀请其入区投资建设。

“当时看到项目占地面积及项目位置已经确定,我们也对投资很放心便积极响应,由于前身企业注册地不在开发区内,待双方合作基本确定后我们便应管委会要求在开发区内重新注册了百禾能源,我是作为股东召集人主要负责”,王经理称。

相关存档文件显示,2011年4、5月份,意向投资人便已入区,并在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工商局注册成立了项目公司“西安百禾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项目公司成立后,百禾能源委托陕西省燃气设计院、西安市清洁能源汽车专家委员会编制了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2011年6月20日管委会以西航空发(2011)124号下发《关于西安百禾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天然气管网铺设以及相关配套工程项目入区的批复》,项目选址定于西禹高速绿化带以东、航空基地热源厂以西、四支渠以南、蓝天路以北,面积56亩。

2011年10月16日双方签订投资意向书及相关补充协议。根据双方所签署的协议,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作为甲方需向西安百禾能源提供56亩的工业用地用于项目建设,而百禾能源作为乙方则需先缴纳征地保证金,协议约定的保证金比例是土地价款的50%即420万人民币;实际缴纳时该保证金比例提又提高到60%,成为504万人民币,西安百禾能如期缴纳后等待管委会方面供地,但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多。

2014年年初,项目所需用地还没有着落,已被融资成本和各项消耗压得苦不堪言的投资人有些撑不下去被迫退出,当年百禾能源的召集人只能再次融资清偿完欲退出股东的投资后继续等待项目落地。“后来据说是规划变了要在那里建轻轨站,总之是项目用地仍然渺茫,双方协商后就由管委会重新提供一个类似项目、重新选址作为替代,于是我们就又为此成立了西安丰禾清洁能源有限公司,再签约时还上了西洽会”,王经理回忆称。

相关协议显示,2014年3月28日,西安丰禾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下简称‘丰禾能源’)与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签署了《项目投资意向书》和《备忘录》,这次的投资项目是“阎良迎宾大道加油加气站”,备忘录内容显示双方明确约定“阎良航空基地管委会同意西安丰禾清洁能源法人以西安百禾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1年5月缴纳的项目土地保证金共计504万元人民币,作为本项目缴纳的土地保证金,西安百禾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管委会签订的各项权利和义务由西安丰禾能源承继承”。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3月28日航空基地管委会与丰禾能源签署协议内容还显示“该项目用地正在办理土地征收手续”,但三年之后记者依照批复文件来到项目预选地,发现仍为一处农贸市场和大量村建门面房。

“我们也是被耗得实在吃不消了,为减少损失只好于2016年1月先将西安百禾能源申请注销,又等半年多见没希望就向管委会提出先退回当年缴纳的504万保证金,其他下一步再谈”,王经理称。据其介绍,2017年1月初航空基地管委会方面委托律师来协商解约事宜,其主要诉求包括:终止之前双方签署的协议一次性解决争议;返还504万保证金但百禾能源原股东需签字、保证等。“一方面说一次性解决争议但又只字不提赔偿问题,明知百禾能源已经注销,并且盖章签署过备忘录同意由丰禾能源继承百禾能源,却还要百禾原股东签字这不是刁难吗?”,王经理对此表示。至此,历时6年多没有成果的这个招商引资项目遂因如何“分手”而陷入僵局。

对于这一招商事件中涉及项目的进展、受阻原因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也多次致电、致函寻求回应说明,但始终未能收到回复。

电视问政“开刀”行政效能

像西安百禾能源投资航空基地项目的典型经历并非孤例,在2017年4月8日西安最新一场电视问政中,浙江商人黄先生向西安临潼区讨要多年前的2千万投资款经历几乎与西安航空基地招商事件同出一辙。

电视问政现场播放的短片显示,同样被招商引资入区的黄先生在缴纳大量资金后发现项目无法落地,苦等不得后只好先要回当年缴纳资金,为此黄先生近来反复在浙江和西安之间飞了十五六趟。最近一次来临潼,其中1500万元总算有了个还款的口头承诺,但剩余的480多万还是没有着落,自己还需要在浙江和临潼之间往返多少次,他也不确定,不过能确定的是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面对这一投资经历,西安临潼区区长刘三民在电视问政现场表示,“这个是2011年招商项目,由于后期调整用地规划,给企业造成了损失,向黄先生说声抱歉”,但当其说道“如果企业还想继续在临潼投资,我们还欢迎”时,立刻引来现场观众哄笑。

针对此类问题,西安电视问政观察员、浙江省委党校法学博士王晓杰连发数问:第一,投资款不还是不是一个违法行政行为?第二,协议不成后,应该主动退款、补偿,为何不解决,以致明明可以解决的问题要拖成违法?第三,媒体已经曝光了多次政府的老赖行为,这仅仅是没有“最多跑一次”的情况吗?

王晓杰同时介绍了招商引资方面的浙江经验,并赠言相关部门:“情系群众鱼得水,脱离群众树断根!”劝其“该退款退款,该补偿补偿。违法有错要主动纠,不是只让群众跑一次,而是一次不能让群众跑!”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就曾刊文分析招商引资存在问题时强调,一些地方的招商引资部门轻视或忽视对投资者的后续服务,甚至相互扯皮,导致很多投资者到来后不安心发展或不能发展。“招商只是第一步,引进来更重要的是‘留商’、‘安商’和‘富商’”。

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我国第一个关于开发区的总体指导文件—《关于促进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后,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在对此的答问中也特别表示,“营商环境是开发区的立身之本、最大竞争力,这个特点不能弱化、只能加强”。

据了解,近两年来陕西上下开始以“追赶超越”为各项工作的总目标,并将其内容体现为发展总量的扩张、发展质量的提升和发展模式的创新,而经济下行期中,吸引外部投资作为促进地方经济增长途径的重要性尤为显著,在此目标指引下,招商引资更是成为陕西各地的核心工作之一。但以西安的现实来看,其招商引资这一“头号工程”未来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