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狂涨超300%扣非净利却亏得更厉害 浙江富润:核算口径问题

作者:徐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11 17:17:17

摘要:​浙江富润(600070)2016年净利1亿,较上一年增长321.5%,但扣非净利亏损2700余万,2015年仅亏损250余万。

净利狂涨超300%扣非净利却亏得更厉害 浙江富润:核算口径问题

本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浙江富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富润”,600070)刚刚发布的2016年度年报(修订版),业绩的一组数据出现非常矛盾的对立。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1亿,较2015年度近2388万的净利增长321.5%;但2016年的扣非净利却是亏损2700余万,而2015年的扣非净利只是亏损250余万。整个2016年,浙江富润的营收要比2015年增长9.28%。赚得越多,净利狂飙,扣非净利却是亏得更加严重,这是什么鬼?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浙江富润给出的理由是:核算口径问题。

赚多亏多因核算口径不同

从年报可见,浙江富润2016年的营收、净利、现金流、净资产、总资产,较2015年度均出现不同程度地增长,净利、现金流、净资产出现大幅度增长,但偏偏扣非净利一亏再亏,下滑严重。

从年报的四个季度业绩也可见,浙江富润第四季度的营收2.7亿是最高的,9479万净利也是四个季度里面最高的,主要原因是上市公司卖掉了1376 万股上峰水泥实现了15358 万元的投资收益(税前),但是扣非净利亏损3152万又是四个季度里面最高的。

浙江富润的解释是,公司传统主营业务纺织品、钢管销售及加工 2016 年度都录得不错的业绩,其中子公司印染公司实现利润 1527.06 万元,明贺钢管 实现利润 2187.59 万元,纺织公司实现利润 1907.46 万元。但母公司的营业成本 (包括 2016 年度重大资产重组的财务顾问费用)均界定为经常性,而与其相对 应的收入为非经常性的,因此 2016 年度扣非后的净利润为亏损。

总而言之,这是核算口径问题。

老遇上级检查影响生产

浙江富润的主营业务为纺织印染、无缝钢管的加工与销售以及互联网营销、数据分析与服务,位于绍兴诸暨。

不过上交所对浙江富润年报中印染业务的业绩提出了问询。上交所认为,近年印染行业产销两旺,而浙江富润2016年印染收入49931.31 万元,减少2.68%,毛利率减少0.99个百分点,要求企业补充披露印染业务收入和毛利率均减少的原因。

浙江富润称,为护航G20峰会,公司积极响应政府指令,在G20峰会召开前数个月陆续开始停、限 产,不少优质客户担忧交货期受到影响,纷纷转向外省加工,导致订单流失,价格下降。

而随着新环保法的实施,绍兴市出台了国内最严的印染行业提升标准,诸暨市又开展全市涉水企业大排查大整治。公司考虑到十多年前建造的环保设施对新提标排放标准的承压处理能力,不得不对生产总量进行控制,确保达标排放。

浙江富润认为,因政府对进入城市污水处理厂的污水进行了提标控制,公司不断引进环保处理设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改造,导致企业环保成本上升;因染化料、助剂等原料生产区域实施行业整治,导致其价格持续上涨,直接推动生产成本大幅上升;公司积极响应《诸暨市2015年“五炉”淘汰专项整治及禁燃区创建行动方案》的号召,从2016年1 月1日起将燃煤导热油锅炉自主供汽全部改为购买中高压蒸汽供汽,致使动力成本一块大幅上扬。

上级的检查也对企业的生产发展造成了影响。浙江富润称因地处城区中心地段,平时遇上级部门的检查或视察活动,经常会接到停限产的通知,从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生产,扩大产能或提高有效产能的空间基本被封杀。

“综上,随着地方政府提高排放标准,公司又地处城区核心地段,每一轮整治都是首当其冲,导致公司订单大量流失,日常生产经营亦受到影响,从而造成公司业务收入减少、毛利率下降。”浙江富润解释。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