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变色龙”?杜特尔特玩的是大国平衡术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13 01:11:05

摘要:应该说,杜特尔特这类情绪化的民粹型领袖,其行为举止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随需而变,很难保持一以贯之,在不同的场合下,他的谈话也会有不同的侧重点。

“变色龙”?杜特尔特玩的是大国平衡术

赵灵敏

“我已经指示军队,将在各岛屿上建设建筑物”,“(在6月12日的)独立纪念日也许会去升国旗”。这是4月6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围绕南沙群岛主权之争,在菲律宾西部巴拉望岛的军事设施向媒体的表态。

杜特尔特去年6月上台后,一直致力于缓解因为南海争端而持续紧张的对华关系,并于10月18日至21日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与中国领导人达成了包括投资在内的总价值150亿美元的经济协议。在这种情况下杜特尔特突然发出上述强硬言论,多多少少让人有些意外和疑惑,那么,是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已经发生逆转了吗?

态度随需而变

应该说,杜特尔特这类情绪化的民粹型领袖,其行为举止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随需而变,很难保持一以贯之,在不同的场合下,他的谈话也会有不同的侧重点。从上台以来的言论看,他一会儿大骂奥巴马,声称要和美国“分道扬镳”,一会儿又积极澄清那只是“误会”;他前脚才访问中国签署联合公报,号称要与美国终结盟友关系,后脚回国又连夜开新闻发布会表明与美国保持关系才符合国家利益;他大张旗鼓地要加入中国的“意识形态阵营”,却又访问日本,和安倍把酒言欢。而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菲律宾的国家利益。

表面上看,杜特尔特是一个反美主义者,实际上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一直以来,毒品犯罪、腐败和贫困被并称为菲律宾的三大痼疾。作为一名律师出身、在地方执政了几十年的官员,杜特尔特对菲律宾社会的积弊看得非常透彻。他很明白,要改善和解决这些问题,中国能起的作用非常大。

就拿毒品问题来说,菲律宾多年来一直是亚洲生产大麻最多的国家,也是一个世界级的毒品中转站。吸毒的人也很多,1亿人口中吸毒的就有400万,毒贩子和政府官员相互勾结,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贩毒网络,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经济社会问题,甚至威胁到执政的稳定。

因此无论是在地方当市长还是当总统,杜特尔特在打击毒贩问题上的态度一直很坚决。他此前治理的达沃市就因为他的铁腕反毒举措,成为菲律宾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这也成了他竞选总统的最大资本,在竞选期间他曾向选民保证将严打毒贩,并放言“干掉10万人,尸体丢进马尼拉湾喂鱼”。

上任后,他给了菲律宾警察很大的权利,几次扫毒行动中已经有超过300人死在警察的枪下。这些死去的人并没有经过法庭审判,很多人的毒贩身份也没有得到核实。种种违犯法治的扫毒举措,即便在菲律宾国内也有很大争议,美国和西方国家更是以侵犯人权为由频频指责杜特尔特。而与美国和西方态度不同的是,中国对杜特尔特的做法表达了理解与支持,并且还要帮助菲律宾建戒毒所,这让杜特尔特有了“知音”的感觉。

再拿贫困问题来说。过去几年菲律宾经济增长很快,平均增长率在7%以上,人均GDP接近3000美元,但贫富差距非常大。目前菲律宾1亿人口中的25%平均每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两美元;10%的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无法满足基本食物要求。而要解决普通民众的吃饭、就业等基本问题,作为菲律宾第二大贸易伙伴的中国,其作用不可或缺。

正是基于以上的考虑,杜特尔特在上任后一改阿基诺时期的强硬姿态,和中国改善了关系,对中国可谓好话说尽。但也应该看到,杜特尔特从来没有说过只和中国好,也从来没打算和美国日本决裂。而在未来很长时间里,菲律宾国内局势、美国和日本,都是影响杜特尔特行为的重要因素。

与美日关系密切

因为历史的原因,菲律宾中央政权从来没有完全有效地统治全国,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权力都被各大家族势力掌控。杜特尔特家族对达沃市权力的垄断,就是这种现状的一个缩影。因此,杜特尔特尽管贵为总统,但对国家的控制远远达不到令行禁止的程度。他的强力禁毒措施,他对美国的批评,他在南海争端问题上的立场调整,都在菲律宾国内引发了强烈的反弹,军方准备发动政变的消息不绝于耳。

自1898年成为美国的殖民地以来,菲律宾的方方面面都摆脱不了美国的痕迹与影响。目前有300万菲律宾人侨居美国,每年汇回国的款项居海外菲侨汇款的首位,更不用说美国在菲国仍有驻军。在杜特尔特访华前夕,菲律宾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仍是菲律宾人最信任的国家,而中国是菲人最不信任的国家。杜特尔特对美国有不满,比如反感美国对待菲律宾的傲慢姿态,强调菲律宾己不是美国的殖民地;反对美国干涉菲内政,特别不能容忍美国以维护人权的名义对他的反毒行动说三道四;不满美国对菲援助太少;等等。但他也多次说自己不是要同美国对着干,而是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显然,杜特尔特可以“吐槽”美国,但绝不可能让菲律宾完全脱离美国的控制。

此外,日本也是对菲律宾有重大影响的国家。目前日本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去年已达130亿美元,同时也是菲律宾最大的出口市场和主要投资国。日菲联系要比中菲更加紧密,这是客观现实。即便菲律宾电价在亚洲国家里仅次于日本、劳工成本又很高,日企在那边还是有不少的投资。日菲的安保合作也很紧密,在南海问题上,日本就向菲律宾提供了巡逻舰艇。和美国相比,日本给菲律宾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以上这些因素决定了,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立场的转变是有限的,不可能达到中国所期待的那种彻底的程度。当然,杜特尔特近期的强硬表态,也并不意味着他的南海政策出现了逆转,事实上,那些话更多是说给国内民众和相关国家听的。对中国来说,未来要对杜特尔特言论的多变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听其言观其行,保持必要的谨慎和冷静。(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