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深圳惠程“忘本”改嫁资本,汪潮涌质押股权再卖房

作者:侯军 石省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14 23:20:13

摘要:上市公司卖房粉饰财报在中国资本市场并非新鲜事物,但深圳惠程(002168.SZ)3月28日公告披露抛售34套房产引来了关注。

深圳惠程“忘本”改嫁资本,汪潮涌质押股权再卖房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侯军 实习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上市公司卖房粉饰财报在中国资本市场并非新鲜事物,但深圳惠程(002168.SZ)3月28日公告披露抛售34套房产引来了关注。

近几年,该公司电气业务受到市场环境影响多年连续走下坡路,投资业务已成为“双业务”之一。这家在2007年招股说明书中写着“公司为深圳市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产品为电缆分支箱类产品、硅橡胶绝缘制品、复合材料绝缘制品,主要用于城乡电网改造及建设,业务增长依赖国内电力行业发展”的公司也早已转让给以资本运作为专长的投资公司。

吕晓义曾任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但作为发起人和曾经的实际控制人已经与深圳惠程难有瓜葛。著名资本运作“高手”汪超涌(又名汪潮涌)现在是深圳惠程的实际掌舵人。

电气厂去“卖房”

深圳惠程的主营业务收入透露出浓厚的“资本与房产风味”。

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28861.84万元,同比增长37.85%,营业利润6733.17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7591.25万元;其中,理财产品投资收益11969.4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深圳惠程出售12套房产,总交易价格为5131.3万,贡献净利润合计2426万元,约占2016年净利润总额的32%。

这并非深圳惠程首次用电气业务以外的收入对报表进行美化。2015年,虽然公司营业收入为20937.03万元,同比减少33.15%,但营业利润12879.40万元,同比增长20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833.15万元,同比增长244.43%,同比实现扭亏为盈。

扭亏为盈原因是剥离聚酰亚胺新材料资产和业务后新增投资业务取得了较大数额的收益,其中,证券投资收益11527.96万元,理财产品投资收益2517.05万元。但是,因竞争加剧,该公司产品中标价格和数量均再次出现下滑,营业收 入19121.32万元,同比下降27.81%。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彪认为,深圳惠程通过卖房实现“扭亏为盈”并非个例,2016年资本市场超200家公司盈利水平不及北上广深一套学区房的销售价格。干“正事”不赚钱,只能靠炒股和卖房。

其实,深圳惠程创立和上市之初,并不缺乏一个“制造业”的心。市场压力之下,深圳惠程走向拐角。

2013 年,因实体经济下滑,客户盈利微弱不愿采用高质高价产品以及项目面临低成本产品竞争,企业毛利率下降。因此,该公司不得不终止了曾经募资投资的“真空绝缘电气控制设备项目”和“新型高性能高分子材料金属复合管母线及结构件项目”。

电气业务市场竞争继续加剧,2014年,深圳惠程产品中标数量和金额大幅下降,但成本费用大幅上升,其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大幅下滑。同年,公司营业收入31320.10万元,同比下降27.63%;营业利润-11791.00万元,同比下降549.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885.23万元,同比下降349.17%。

2015年9月8日,通过改变公司章程,该公司主营业务增加“股权投资、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物业投资、物业经营、物业管理”。深圳惠程在“投资”路上“一路狂飙”,开展电气业务和投资业务共同发展的“双业务”模式。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事制造业的上市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载明并承诺的主营业务应予以严守。由核心的产品制造业务演变为‘双业务’模式,实际上削弱了产品制造的主业,存在脱实向虚的苗头,而且违背了在上市之初对公众投资者所做的专注于主营业务的承诺。双主业甚至以委托理财收入为主的商业模式还会滋生新的风险。”

4月13日,新华社发文称:“卖房成部分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捷径。针对上市公司卖房现象,监管层需要做的是把资本市场监管做好,打击市场中各类违法违规的投机行为,并通过IPO常态化等方式,让‘壳’资源失去价值,通过多种方式引导资本市场回归价值投资,使上市公司能聚焦主业,引导资金脱虚向实。”

投资人之“壳”

一个公司的主营业务与其实际控制人有密切关系。深圳惠程从成立到上市再到如今,早已“物非人非”。

1999 年至 2015 年 6 月 12 日,公司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为吕晓义、何平、任金生,此前3人均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担任要职并做研究。2015 年 6 月 12 日,吕晓义经过股权减持,淡出深圳惠程,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为何平、任金生。

任金生与何平这对“科研”夫妻并未能带领公司继续走“实体经济”之路。2016年3月3日,深圳惠程公告披露,第一大股东何平筹划上市公司股权转让,可能导致实际控制权变更。

何平夫妇与中驰极速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驰极速”)于 2016年4 月6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公司的全部股份 86736417 股协议转让给中驰极速,作价16.5亿元。6月21日,控股股东变更为中驰极速及其一致行动人共青城中源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汪超涌和李亦非。

随后,包括任金生夫妇在内的近10名董监高离开公司。就在6月22日,汪超涌将其所获得深圳惠程的全部股份进行质押。

实际上,汪超涌与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财富”)于2016年5月签订融资协议,向招商财富申请融资12亿元,支付何平、任金生夫妇的股份转让款。为此,汪超涌将其所持某子公司1亿股质押给招商财富,作为上述融资的担保。协议约定,取得深圳惠程股份后,全部质押给招商财富,作为上述融资的连带担保。

在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汪超涌接手深圳惠程2个月后,深圳惠程出资5.8亿元与汪超涌所持有的另一投资公司成立“信中利惠程产业并购基金”,将投资以IPO或并购等方式对接资本市场的公司,该基金已多次进行投资收购。

2016年,深圳惠程控股参股的5家公司中,电气业务2家,投资业务3家。外购和新设立的5家公司中,仅有一家与电气业务有关。而2014年时,8家子公司中,仅有一家涉及投资,且是当年新设立。

如今的深圳惠程几乎已是“面目全非”。

“上市时,《招股说明书》等法律文件锁定了公司的主营业务范围,指明公众投资者资金的投资流向。投资者如果有意委托理财,完全可以直接找保险、基金管理公司或者银行等财富管理机构,不必先投资制造业企业,再由制造业企业代表投资者去委托理财。上市公司脱实向虚的做法违背了契约精神,值得投资者与监管者密切关注。”刘俊海教授对深圳惠程的投资业务如此评价。

责任编辑:王晓慧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 OoOo憉oOoO 2017-4-15 16:58:19

    只要不干违法的事情能让企业赚钱生存下去,能为社会解决就业,能给国家创造税收就是好企业,按你这溅货的思维,一个企业尤其是民企,就算亏损也不能想其它办法挣钱也不能转型?企业倒闭了活该?他们不是国字辈后面可没有大树可乘凉!你个煞笔分析的头头是道你创办了几个企业解决了多少社会就业?真让你去办个企业你可能不如一个文盲!

    回复(0)
  • OoOo憉oOoO 2017-4-15 16:48:39

    作者就一个字-溅。估计是没拿到好处费吧?

    回复(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