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荣盛发展年报疑作假续:高管辩释畸低地价 税务追查漏税

作者:陈锋 宿慧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21 22:40:25

摘要:3月中旬,《华夏时报》曾以《一宗亿元土地遭蹊跷转让:荣盛发展年报里藏有什么玄机?》为题,报道了上市公司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被疑在山东临沂城区81亩土地的转让案中存在财务数据作假、信披违规等问题,引发广泛关注,证监会、深交所要求荣盛发展对此作出回应。

荣盛发展年报疑作假续:高管辩释畸低地价 税务追查漏税

本报记者 陈锋 实习记者 宿慧娴 北京报道

3月中旬,《华夏时报》曾以《一宗亿元土地遭蹊跷转让:荣盛发展年报里藏有什么玄机?》为题,报道了上市公司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2146.SZ,下称荣盛发展),被疑在山东临沂城区81亩土地的转让案中存在财务数据作假、信披违规等问题,引发广泛关注,证监会、深交所要求荣盛发展对此作出回应。

不过,截至目前,荣盛发展并未对此报道公开发声。公司副总、董事会秘书陈金海此前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辩称,该土地项目的支付总额确为1.7亿元,至于公司年报中以5695万元记账,为财务专业操作,“其他支出记入其他科目”,不存在违规的问题,经得起税务和证监会的调查。

而专业人士则直指荣盛发展存在信披违规:“既然花了1.7亿元,为何你只披露其中一小部分?即便以其他科目记入,也应进行信息披露。”至于是否存在年报财务数据作假问题,则需要根据相关证据确定。记者曾要求荣盛发展提供相关材料,但截至发稿前未能获取。

临沂市税务机关已经介入调查此转让事项中涉嫌逃税的问题。据了解,税务机关要求有关单位补缴巨额税款。

荣盛解释财务数据作假疑问

在本报此前的报道中,曾细述了涉事双方企业合作开发的来龙去脉。问题起源于一块土地的归属和转让。早在2012年11月16日,临沂市国土资源局挂牌出让位于临沂传统商贸物流核心区域的一块81.13亩土地。拍卖公告显示,起拍价为1.217亿元。

由于地块在被征收前属兰山区兰山街道前十社区(村集体)集体所有,遵照当地惯例,前十社区实际控制的项目公司,临沂凯恩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凯恩置业”)参与了竞拍,并以起拍价将该地块收入囊中。

土地竞拍到手后,前十社区并没有开发,而是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土地交给了“下家”——荣盛发展全资子公司临沂荣盛。双方2013年9月签订的《项目开发合同书》显示,支付对价为1.7075亿元。而工商资料显示,临沂荣盛以1800万元购入项目公司凯恩置业90%的股权。

也就是说,土地由临沂荣盛单独开发,并不存在与村里(社区)合作开发的情形。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王云志律师表示,此举为“以股权合作开发为名,行土地权转让之实”,回避相关政策监管。

荣盛发展在2013年年度报告中披露,临沂荣盛出资5695万元投资临沂凯恩置业,获得90%的股权。

同样一宗交易,却出现三个数额迥异的数据1.7亿、1800万、5695万。到底谁是真的?有分析人士认为,从土地价值来看,1.7亿元较为合理。由此,荣盛发展年报或涉嫌数据造假,并构成信披违规。

报道刊发后,证监会要求荣盛发展回应媒体质疑。陈金海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该项目的收购款就是1.7亿,没有任何问题。收购款分成三部分,一个是股权转让款7200万,一个是前十社区集资款和利息6200万,另一个是分红3600万,荣盛发展全部予以支付。另外,720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部分,合同双方在2013年11月份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将金额调整到5695万。

“我们实际出资1.7亿,但是只有5695万是记到股权里,其余部分记到其他科目里,这个在财务上没有任何问题。”陈金海还称,“这个项目公司是有负债的,荣盛既然把它买过来,负债和资产都要买过来。”

公开拍卖成交价高达1.2亿的土地,未作开发却变成有负债的资产,被收购后在财务报表上做成5695万,这一操作没有任何问题?对于记者质疑,陈金海进一步表示,作为上市公司,荣盛发展有专业审计机构审计年报,要看合同、对账单、进账单等,我们给审计机构提供的资料是1.7亿,至于最后的财务报表呈现,需要由专业人员解释。

税务机关要求补缴千万税款

本报刊发相关报道后,《中国房地产报》也对此案予以关注。相关报道援引某上市公司以及某会计师事务所专业人士的话指出:上市公司收购股权必须披露,披露的价款不一致就是违规。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同时向所有投资者公开披露信息。

对于7200万与5695万之间的差价,陈金海称这笔账转到了村里。陈金海引述《补充协议》内容称,原先确定的6200余万元用于支付前十社区的集资款和利息,后来调整至7779万元。

除了涉嫌财务数据作假、信披违规之外,临沂荣盛与前十社区通过股权转让方式完成土地控制权移交的行为,也涉嫌串谋逃税。

在举报人看来,逃税显然是事实,但因转让行为由转让双方私下操作,且只在工商行政部门办理手续,土地、税务部门无从知晓。对于前十社区而言,以1.217亿元的成本获得土地,后以1.7亿转手临沂荣盛,获得了近5000万元的溢价,理应缴税。据悉,临沂市地税局兰山分局已经介入调查。

对此,陈金海表示:“荣盛发展没有逃税的动机,税务在此之前也从未对其进行调查。”

对此,《中国房地产报》指出:1.7亿元事实上就是股权转让价,拆分成三项实为掩人耳目。除掩盖100%转让土地的事实外,还掩盖荣盛的避税嫌疑。

据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临沂税务机关已要求补缴税款,数额以千万计,但缴纳主体尚不能确定。前十社区党支部书记邰吉祥告诉记者,税务机关仍在进行调查,目前仍在提交资料阶段,调查尚未结束。

截至记者发稿,临沂市地税局兰山分局局长王犇的电话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王晓慧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