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大城渗坑附近村民癌症多发,污染源来路“成谜”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21 23:17:28

摘要:附近村民告诉本报记者,近两三年来,村里得癌症的人越来越多,光是今年春节过后,就至少有5人因为癌症去世,有的是肺癌,有的是肝癌,还有的是食道癌。

大城渗坑附近村民癌症多发,污染源来路“成谜”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大城报道

大大小小的几块水塘,散落在沙质的土壤中间,塘里的水有的黄、有的黑、有的红,散发着刺鼻的酸味。水边还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此处污水坑正在治理中,严禁人员靠近及使用,否则后果自负。

这是4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河北省大城县南赵扶镇看到的景象。

两天前,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发表文章称,该地区存在17万平方米和3万平方米两个工业污水渗坑,随后迅速引发关注。一天前,环保部与河北省政府联合开展现场调查,结果显示,渗坑污染问题基本属实。

附近村民告诉本报记者,近两三年来,村里得癌症的人越来越多,光是今年春节过后,就至少有5人因为癌症去世,有的是肺癌,有的是肝癌,还有的是食道癌。

4月20日晚间,大城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大城县主管副县长、环保局长和环境执法队长、南赵扶镇镇长和主管领导已被停职检查。在此基础上,市纪委已展开调查,将对相关责任人予以严肃问责。

癌症高发

今年春节刚过,南赵扶镇村民张茂赞(音)就因为食道癌去世了,享年54岁。

他的家人说,前年,张茂赞感觉身体“不对劲”,去医院检查,被查出患有食道癌。去年,他在天津肿瘤医院做了手术,加上后期治疗,前前后后总共花了30多万元,不过还是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以前,村里边很少有得癌症的。就是这两三年,出现了好几个。光是今年过完年,就至少有5个人因为癌症去世,有的是肺癌,有的是肝癌。”张茂赞的家人说。

直到现在,张茂赞的家人还是没有搞清楚他为什么得了癌症,村子里为什么多了那么多患癌症的村民。

张茂赞家在东北面,直线距离大约600米远的地方,就是此次被发现的3万平方米的工业污水渗坑。再往北700米左右,则是那个17万平方米的工业污水渗坑。4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在这里看到,3万平方米的渗坑旁边是一个废弃的化肥厂。据大城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该化肥厂上世纪80年代发生过一次爆炸,然后就倒闭了;17万平方米的渗坑则是一家砖厂的旧址,2015年廊坊市取缔砖瓦窑时,砖厂被拆除,废坑则遗留了下来。

两处渗坑,周围100多米的范围内都能看到庄稼地,种着绿油油的小麦。不过,村民蔡义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渗坑里的水也影响到了农作物的生长。“种玉米的时候,同样一块地,距离渗坑远的半边都长得有半人高了,距离渗坑近的半边还没长出来。”

渗坑周围都是沙质土壤。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告诉本报记者,土壤的地质环境对污染影响很大,沙土的受污染程度会比黏土、黄土严重很多。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向本报记者表示,渗坑里的污水如果长时间存放,会导致地下水污染。而根据大城县人民政府的说明,这些渗坑早在2013年就已经存在了。

张茂赞的家人说,他们喝的水都是村里边统一打的深井水。至于是不是已经被污染了,他们也不知道。

污水从哪来?

根据大城县人民政府的说明,渗坑污染系由旺村镇村民李某某叔侄将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5月28日,县公安局已对该案立案,后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据一位姓张的村民反映,从2015年开始,就有人半夜里往她家附近的土地上倒“土”,“土”的味道很大,有红色的,还有绿色的,“可脏了”。4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位村民所说的“土”其实是工业废渣,该废渣堆位于3万平方米渗坑正南约600米远,大约占地2万平方米,高2米左右。

“这里最早是个坑,后来被这些‘土’填平了,多的时候甚至堆成了山,现在已经拉走一些了。”该村民说,她曾经试图阻止这些运“土”的大车,但对方不但不停止,还扬言要“弄死她”。

大城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城的支柱产业是红木家具,没有工厂,不会产生这些污水。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大城县非公经济发达,现已形成包括保温建材、有色金属、化工、摩配、食品、古典家具等特色行业,其中保温建材行业规模居全国之最,有色金属行业被列为“河北省循环经济示范试点基地”,摩配行业则被中国汽车销售总公司称为“全国最大的摩托配件专业市场”。

本报记者走访发现,紧邻3万平方米渗坑的西侧有一个院子,大门处的牌子上写着“国兴冷拉厂”,里面已经没有机器和工人,厂房破败不堪,院子里零零碎碎地堆放着一些瓷砖。

蔡义起就在这个院子附近开洗车店,据蔡义起反映,这个院子里的工厂换过好几拨,有做原料油(音)的,有炼药的,因为味道熏人,都被村民“轰走了”。大约两三年前,里面又开了5家镀锌厂,排放的水特别“味”,后来也关了。

治理工作迅速展开

4月20日中午,本报记者在3万平方米渗坑走访时看到,五六辆公务用车载着十几位政府工作人员来到现场,查看了渗坑的情况。大城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透露,这是廊坊市副市长、大城县副县长前来视察。

该工作人员表示,工业污水渗坑问题曝光后,廊坊市高度重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第一时间紧急调度,要求大城县委、县政府立即组织相关人员,到现场对渗坑情况进行全面核查,迅速展开治理工作。同时成立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为组长的工作组,到大城县现场调度处置工作,并派出市纪委工作组入驻大城县展开调查。

目前,大城县委、县政府已迅速展开治理行动,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环保、公安和有关乡镇为成员的渗坑治理领导小组,加快推进渗坑治理。

此外,县政府还迅速开展了现场测绘、取样检测、地下水检测等有关工作,积极联系环保部环境规划院专家对污染水体进行研究,制订切实有效的治理方案,并由县政府迅速启动污水渗坑治理招标工作。

4月19日,廊坊市环境监测站分坑采集了14个水样,采集南赵扶镇2口饮用水井水样各1个,对PH、铅、镉、总铬、砷等重金属污染物进行监测,同时委托具有相关资质的单位对渗坑及周边采集土壤样本14个,目前尚未得出结果。同时,大城县政府邀请环保部环境规划院专家团队也于4月20日上午到达大城,将针对南赵扶渗坑治理工作提出具体治理意见。

前述在现场查看情况的环保企业负责人表示,治理好渗坑中的污水相对容易,但治理好土壤的污染则比较难,而如果土壤治不好,将来还是会“往上返”。

大城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大城的GDP在廊坊市排名倒数第一,“对于一个小县城来说,把这些渗坑完全治理过来很难,钱不富裕。”

责任编辑:王晓慧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