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马克龙弯道超车锁定胜局,“局外人”崛起传递什么信号?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27 00:11:00

摘要:由于狙击勒庞是法国政坛的普遍共识,多位落败的候选人也都呼吁支持者转投马克龙,因此马克龙被认为已经提前锁定了胜局。

马克龙弯道超车锁定胜局,“局外人”崛起传递什么信号?

赵灵敏

4月23日,法国举行了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由于没有候选人得票过半,得票率位居头两位的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和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将进入5月7日的第二轮。由于狙击勒庞是法国政坛的普遍共识,多位落败的候选人也都呼吁支持者转投马克龙,因此马克龙被认为已经提前锁定了胜局。观察此次的法国大选,以下几点颇令外界关注。

马克龙弯道超车

首先,勒庞最终胜选的可能性很小,这让法国、欧洲乃至全世界都松了一口气。由于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小概率事件的发生,人们普遍担心这股民粹主义浪潮会进一步扩展到其他地方,而勒庞被认为有成为“女特朗普”的潜质。此前的荷兰大选已经对民粹主义说“不”,如若马克龙胜选,将进一步压制欧洲大陆的民粹主义气焰,对后续的德国大选,相信也能起到示范作用。但与此同时,勒庞在首轮投票中赢得了约1000万票,比她父亲15年前晋身总统选举第二轮时多出280万票。按照这样的趋势,勒庞即使这次失败,也许终有成功的一天。因此,勒庞所代表的思潮和民众的不满,需要被高度重视。不能因为她这次很大可能会输,就认为她只不过是在胡说八道。另外,有极左倾向、鼓吹进一步提高福利、加大对富人征税力度的梅朗雄,其得票也近20%,他和勒庞加起来就超过了40%,这说明极端民粹思潮在法国不乏拥趸,这可能是未来法国政治的一个重大隐患。

其次,政治根基尚浅的马克龙靠中间主义路线弯道超车,极有可能成为新一任法国总统,这打破了自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保卫共和联盟和社会党对国家政权的垄断,第一次出现了这两个主要政党的候选人没能进入第二轮的情况。39岁的马克龙在发表胜选演说时说:“我们只用了一年就改变了法国的政治面貌。”此言非虚。

1977年12月,马克龙出生于法国北部城市亚眠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大学老师,母亲是社会保障局的医学顾问,这在法国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精英家庭。因此马克龙一路顺风顺水,从巴黎亨利四世中学到巴黎政治学院再到法国国立行政学院,全都是一等一的名校。2004 年,马克龙首次步入政坛,在法国经济部负责金融审查相关业务的工作。4年后弃政从商,成为一名银行家。2012 年,马克龙再次重返政坛,在奥朗德政府出任高级顾问,并于 2014 年 8 月被任命为经济部长。2015年辞职并退党。2016年4月他才创立新党“前进”,至今只有一年。

这样单薄的政治经历,按照法国政坛的规矩,马克龙原本应该至少再熬15年才有机会被某个政党委以总统候选人的重任。而他此次之所以能后来居上,是因为法国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需要一个全新的、能代表未来的领导人。目前,法国面临的问题包括:失业率居高不下,高福利难以削减,公共财政债台高筑,恐怖袭击频繁发生。而纵观几个有实力的候选人勒庞、菲永和梅朗雄,他们都在旧有的政治框架里缠斗太久,对选民来说了无新意,难以相信他们能拿出什么革命性的解决办法。菲永曾经担任过总理,梅朗雄曾经担任过部长,这两人在过去30年里都是政坛名人;勒庞虽然政纲另类,但也早已是欧洲议会的议员,享受着高薪厚禄。比较之下,似乎只有马克龙具备比较彻底的局外人形象。而马克龙对自己的定位也比较讨巧:“既不左也不右”,在经济上倾向自由主义,在社会问题上是坚定的左派,这也有助于他笼络更多的选民。

法政坛或迎小清新

最重要的是,菲永等人的落败,昭示了法国旧有政治体制和政治习气的黄昏。马克龙胜选,最应该感谢的人是竞选对手、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菲永的“空饷门”暴露出法国传统政治精英的虚伪,也衬托出了马克龙的清新。大选开始后,菲永曾一路领先,但在今年1月被法国媒体揭发安排妻子佩内洛普自1988年以来长期以议员助理身份领薪至少68万欧元,菲永的儿子和女儿也曾从议会领取薪酬,但实际上3人均为“吃空饷”,白拿工资,并没有做相应的工作。不久,勒庞也紧随其后,被查出在担任欧洲议会议员期间,为自己的贴身保镖和助理在欧洲议会挂了“助理”的职务领空饷。而实际上他们仅在“国民阵线”内部工作,不属于欧洲议会的工作人员。据欧盟委员会反欺诈局调查人员表示,勒庞保镖和助理分别获利超过4万欧元和30万欧元。

而与法国政坛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各种黑金丑闻相比,吃空饷简直不算什么。2000年爆发的牵涉到前总统希拉克的“梅里录像带”事件,和2004年爆发的牵涉到前总理德维尔潘的“清泉门”事件,都是骇人听闻的腐败大案,但相关政治人物最终都获得了宽大处理。希拉克尽管被判贪污罪名成立获刑两年,但缓期执行;德维尔潘诽谤他人,但最终竟然被判无罪。可以说,法国是西方发达国家中对政客最为宽容的国家,政客不仅可以在个人隐私的名义下放心大胆地搞婚外情,在司法上也能得到近乎“刑不上大夫”的优待,于是各派政客普遍抱着不捞白不捞的心理,将各种特权和不当利益视为理所当然。

马克龙体制圈外人的形象,年轻英俊的外表,加上他和年长24岁妻子的爱情故事,都使得他有别于法国的那些传统政客。2013年,法国前预算部长卡于扎克瑞士银行秘密账户的曝光,催生了法国部长们的财产公开。马克龙应该利用这次机会,整肃法国政坛的污浊空气,取信于民。(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