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迁来1500家还剩30家,白沟大红门3年走了一个圈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4-28 21:57:18

摘要:经营男装的商户路新衣(化名)就是当时从北京大红门市场过来的,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第一年来的时候,这里的生意还可以,所有的商铺都租出去了;第二年,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二期开业,带走了很多商户,从此人气开始衰落;到现在,北京过来的商户还剩不到30家,很多都是一家商户租着2-3个铺子。

迁来1500家还剩30家,白沟大红门3年走了一个圈

本报记者 马维辉 白沟报道

尽管有首都非核心功能疏解的天时,还有传统商贸名镇的地利,但白沟还是没能把握住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历史性的机遇。

4月19日,河北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广播里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成都》,中庭垂下来两个硕大的条幅,一个写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第一站——白沟大红门”,另一个写着“首都非核心功能疏解首选地——白沟大红门”,墙上的展板也显示这里是“京津冀协同发展首个落地项目”和“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转移示范市场”。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在现场走访发现,这里的客流量并不大,有很多商铺都空置着,一层的商户相对多一点,二、三层则只有中庭周围还有商户,稍微远一点的就空了,玻璃墙上残留着“全场100元甩”的字样,或者张贴着“出租”的广告。

3年前的2014年5月8日,白沟新城与北京市丰台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规定通过制定优惠政策,发挥市场作用,引导商户迁移。当年9月28日,承接大红门市场转移的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一期试营业,有1500多家大红门商户外迁白沟。

经营男装的商户路新衣(化名)就是当时从北京大红门市场过来的,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第一年来的时候,这里的生意还可以,所有的商铺都租出去了;第二年,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二期开业,带走了很多商户,从此人气开始衰落;到现在,北京过来的商户还剩不到30家,很多都是一家商户租着2-3个铺子。

之所以如此,有白沟交通不便的原因,也有北京疏解进程的因素,最重要的,还是与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的运营管理不足有关。

从1500家到30家

路新衣的店铺门口,还挂着“原北京大红门商户”的牌子。他回忆说,自己是2014年5月与白沟和道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和道国际”)签的合同,当时签约的大红门商户共有50家,每家交了5000元押金。

“原来在大红门,一直宣传说市场要关,早走晚走都得走,早一点还能找个好地方。相比永清、石家庄、沧州等其他外迁地,白沟好歹还有点名。”他说,“刚来的时候,这里一、二、三楼都满员,连靠近卫生间的边边角角的铺子都租出去了。”

当时的优惠政策是5年免租金,但还是要1600元/平米/年的物业费,路新衣他们这50家最先签约的,可以有一间铺子享受1000元/平米/年的优惠。陆新衣租了3个铺子,两个一楼25平米的男装,一个三楼24平米的童装,第一年总共交了十多万元的物业费。

如果是在北京,类似的铺子得要200万元/年。而生意方面,第一年这里还可以,拿货、批发的客户还比较多。

天翔衣阁的老板也回忆说,那时候每到周末,天津、北京开车来这里玩的人都很多。因为当时由北京浙江商会(下称“浙商”)运营市场,他们擅长炒作,新闻宣传的力度大,还出动很多车,“各乡各镇往这里拉人”。

可惜,好景不长。2015年5月,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二期开业,给出了物业费200元/平米/年的优惠,结果好多一期的商户纷纷去了二期。

“早期商户是与和道国际签约,后来的商户则与浙商签约,由浙商负责代理一期的招商和运营。二期一开业,浙商感觉自己被‘拆台’,于是撤走了,带走了浙江的商户。”路新衣说,“当时浙江商户占了一期大约60%的摊位,整个二楼全是浙江人,一楼大约有10%,三楼也占了一半。”

结果,一期的人气迅速衰落,从此就再也没能恢复元气。二期也因为招不满人,开业没多长时间就关门了。

2015年9月,和道国际重新与商户签约,物业费降到200元/平米/年,但走了的商户也没能回来。新来的意向商户,一看市场客流量少,冷冷清清,也纷纷撤退。

“现在,北京过来的商户还剩下不到30家了。”路新衣说,“却有的一个人看着3个铺子,要是在北京这根本不可能,一个摊位都忙得要命,还得雇人。”

商户多的时候,衣服的种类也多,客人来了可以“货比三家”。而现在,好几家铺子都是同一个老板,货也都差不多,客人来了“没得选”。结果陷入恶性循环,客人越来越少,北京的老客户断了,来白沟以后发展的新客户也不来了。

对此,和道国际品牌公关部高级经理刘明福表示,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是京津冀协同发展首个签约落地的市场项目,目前还是有一定数量的商户的。在整个京津冀城市疏解外迁方面,应该可以说是入驻商户最多的。

运营管理欠缺

天翔衣阁的老板表示,相比北京,白沟的交通非常不便。北京去哪都有火车和高铁,而来白沟,还得在高碑店倒车,“可麻烦了”。

“在北京,山西、山东、内蒙古、东北……哪的客人都有,早上来,晚上回。”路新衣说,“而在白沟,就算是保定本地的涞源,一天也只有一趟车,客人来了当天没法来回,所以都是近处的散客。”

刘明福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关于交通,以前白沟新城、保定市也曾申请开通直达北京的高铁,但迟迟没有下文。目前,白沟已有开往大红门的公交,单程约2个小时。

在他看来,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没有做起来,主要原因还是北京的疏解力度不够。路新衣也表示,第一批来白沟的商户,很多都保留着在北京的摊位,来白沟以后,看到北京并没有强制性地清人,就又回去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红门周边有很多商住一体的房子,2-3年前,一些商户就买下这些房子,注册了公司,所以赶也赶不走。”天翔衣阁的老板也表示。

不过,在路新衣看来,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最欠缺的还是运营和管理,浙江义乌同样没有交通优势,也没有外来疏解的政策,但它的国际小商品城就做得很好。

“原来浙商在的时候,这个市场还是不错的。很多浙江人都是两口子一起来的,踏踏实实地做买卖。而本地人则很多都是‘炒铺子’,不是做生意。”他说,“和道国际接管以后,只是满足于‘填空’,把铺子租出去,把物业费收上来。物业费变化又很大,一开始1600元,后来200元,位置好一点的是600元,甚至一家铺子两个价格。”

在北京,市场运营部时不时地会来巡逻,问问商户的生意怎么样。在白沟,商户平常都看不到市场运营部的人,甚至连卫生间坏了都没人修。按照规定,商铺如果长时间不开门,市场有权将商铺回收。但实际上,有的商铺一年都不来,也没有人管。

“我做服装生意23年了,认识很多朋友,其中也有的想要过来,但我都不敢介绍他们来。如果他们相信我过来了,岂不相当于受骗上当?”路新衣说。

除了以上这些原因,相比北京,白沟在医疗、教育等方面也确实存在短板。天翔衣阁的老板说,她有牙疼的毛病,在白沟检查过两次,都没查出问题来。“哪怕市场火爆,能赚钱,咱还得考虑考虑教育呢,何况还不赚钱。”她表示。

按照她的计划,原本今年可能就会撤摊。但4月1日,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一公布,白沟的房价紧跟着上涨,很多人都说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的生意未来也会好起来,这让她又产生了犹豫。

“9月份就该签新合同了,到时候看市场会不会涨钱,就算不涨钱,现在客流这样,天天在这呆着也受不了。”她说,“10年后没准市场会好起来,但这2-3年就能耗死不少人。”

责任编辑:王晓慧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