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执政百日: 特朗普内外腾挪得失各半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4 16:04:43

摘要:总体而言,特朗普不乏妥协与调整,正由理想主义向现实主义回归,由保守主义向世界主义回摆,一个带有明显特朗普特征的美国正在被世界所认识和熟悉。

执政百日: 特朗普内外腾挪得失各半

特朗普执政百日演讲现场

马晓霖

4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度过首个执政一百天。据统计,特朗普百日内先后签署32道行政命令,成为二战以来百日内出台政令最多的总统,敬业高效自不待言。执政90天时,特朗普就为“百日新政”盖棺定论,自我表扬与肯定。与特朗普死磕的主流媒体则褒贬不一,毁多誉少。民意测验显示他获得的认可率只有40%,远不及不满意度的54%,也创下二战后执政百日满意度最低总统纪录。当然,如果虑及他与媒体互怼以及民意空前分裂的大背景,特朗普拿到这份成绩单也算十分不易。

执政百日前夕,白宫官网开辟专页晾晒成果,细数特朗普在经济、安全、行政和外交等领域采取的措施及其成效。客观地说,用百日时间衡量任期为4年的美国总统难免草率,用资深政客标准衡量毫无治国理政经验的白宫新主人也过于苛刻。特朗普执政百日,还算大刀阔斧和雷厉风行,尽管阻力颇为不小,但是他带给美国内政外交的变化还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呈现出锐意改革的势头。特朗普新官上任三把火,精力充沛地左突右刺,内外发力,按照自己的思路和风格内外腾挪,初步结果可谓得失各半。总体而言,特朗普不乏妥协与调整,正由理想主义向现实主义回归,由保守主义向世界主义回摆,一个带有明显特朗普特征的美国正在被世界所认识和熟悉。

墙内碰壁:

大刀阔斧改革,举步维艰收官

4月26日,特朗普政府公布税改原则,通过对企业和中产阶层减负,吸引更多海外资金回流美国创造就业,并激励个人积极纳税,以期增强企业竞争力,提振美国经济。尽管各界对这项力度颇大的税改方案祸福利弊莫衷一是,但是,它体现了特朗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增加美国实力和民众福利为首要诉求的执政理念,并将对世界投资、贸易乃至经济产生巨大影响,而这只不过是特朗普“百日新政”最新、最后举措之一。

1月20日入主白宫伊始,特朗普陆续宣布终止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重启与各主要贸易伙伴的双边谈判,制定更有利于美国的贸易关系,包括迫使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中国建立实现贸易均衡的百日磋商机制。特朗普不仅放弃奥巴马政府对《巴黎气候协定》的节能减排和资金援助承诺,还解禁本土石油天然气开采与出口限制,重启美加两条输油管道建设项目。此外,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机构“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敦促中日等主要贸易伙伴国的大型企业增加对美投资。凡此种种,都是切实造福于美国增加就业与出口的实际措施,必然会对美国实力的回升发挥长远作用。

特朗普曾宣称要实施总额超过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包括在美墨边境建立隔离墙,但是,这些措施的落实远不如上述新政来得迅速而立竿见影,复杂的两党政治和立法程序,以及资金紧张导致这项庞大工程徒有其名。最令特朗普感到挫败感的是推翻奥巴马医改方案的动议胎死腹中,因为他和共和党人拿不出让民主党及奥巴马医改方案支持者满意的替代安排。

安全方面,特朗普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充满争议也颇受挫折,其公布的限制外国移民特别是穆斯林国家移民,尽管具有相当民意基础和现实理由,也精准锁定部分穆斯林国家而一概而论,依然两次被地方和联邦法院抵制,并引起政界、传媒界建制派的强烈抨击。这表明在移民立国,靠移民强国富国的美国,特朗普要做较大的手术容易伤筋动骨,传统的政治正确依然是建制派努力持守的阵地,一时突破较多并不现实。

特朗普“百日新政”的另一块蓝筹板块是政治伦理改革,特朗普力图压缩庞大的官僚体系,精政减员去冗,提高政府效率并降低成本,同时发誓遏制政府与企业乃至外国机构之间的权钱交易和腐败勾连,甚至要出台宪法修正案,终结议员终身制。但是,特朗普除成功改组高等法院外,并没有实际兑现。相反,由于弗林“通俄门”事件的发酵,特朗普及其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至今没有摆脱瓜田李下乃至暗通款曲的嫌疑。

墙外开花:

单边多边并举,“世界警察”归来

特朗普执政百日,较多亮点体现在安全建设、战略与外交调整,虽然尚未形成明确战略与外交思路,但正在消除世界对其胡乱折腾的恐惧感,逐步进入相对的稳定期。特朗普对外交往实践表明,他并未如竞选时所言的那样,放弃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放弃对传统盟国的安全承诺,放弃对热点事务的干预,也不会采取单边行动。

特朗普重视美国的绝对军事实力,主张重建海军,切实保护美国全球利益,组成具有明显传统和鹰派色彩的安全团队,并将全球事务纳入安全战略和危机应对管理体系。在安全合作方面,特朗普重拾盟国和北约战略价值,只是要把成本更多地转嫁出去,减少美国的财政负担。

在外交领域,特朗普大体继承了奥巴马主义的多边主张,重视联合国作用和协调大国关系,通过集体行动缓解美国压力。这个变化体现在叙利亚危机和朝鲜核危机的应对方面,观察家们清楚地看到,特朗普在中东维持现状,保持有限介入总态势,继续倚重政治解决路径。在朝鲜半岛方面,特朗普虽然因朝鲜核威胁升级而提高战争调门,甚至在做动武准备,但其基调是不以颠覆政权为目的,用胡萝卜和大棒并用的策略对朝鲜威胁利诱,而且十分明显的变化是,进一步突出中国角色,并成功地实现与中国联手遏制朝核危机进一步恶化。

大国关系方面,保持大三角的平衡依然是特朗普的政策着力点。迫于国内压力,特朗普疏远与俄罗斯的距离,围绕乌克兰危机对俄保持舆论和经贸制裁高压。同时,利用迅速升温的美中关系和密切互动,试图拆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体现借力打力、以敌制敌的战略意图。但是,也必须看到,美俄并没有完全回到奥巴马时代的严重对立状态,且在叙利亚和朝核危机等热点问题上加强协调。

美中关系是特朗普“百日新政”跌宕起伏的一道景观,甚至堪称变化最快的外交特色。特朗普明确一个中国立场,放弃对中国操纵货币的指控,不吝言辞地赞赏中国及领导人,放大中国在朝核危机中的能量,集中精力获取中国在经贸领域的让步和妥协,体现典型的商人气质和务实风格,给中美关系呈现了与民主党执政完全不同的预期,甚至说推动中美关系进入前所未有的百日蜜月期。

特朗普“百日新政”已成历史,未来3年多的内政外交对他而言,既有充分的履行诺言空间,也有颇为紧张的时间局限,开局的诸多政策需要继续推进和细化,面对国内政治和国际形势也必然调整,因此,真正的考验是后面的马拉松。如果特朗普能在“百日新政”基础上带给美国诸多实际红利特别是经济红利,他将有望赢得第二个任期,赢得更多执政空间。没有这样的前提,特朗普竞选承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将成为镜花水月。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