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游唐网络疑拼凑业绩 离奇并购助大东南“过关”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5 20:19:48

摘要:5个月便赚了逾3000万元利润,收购这样一家公司的代价仅50万元。大东南(002263.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2016年年报,并宣告2014年公司通过重组收购的游唐网络,已完成3年业绩承诺。

游唐网络疑拼凑业绩  离奇并购助大东南“过关”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5个月便赚了逾3000万元利润,收购这样一家公司的代价仅50万元。

大东南(002263.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2016年年报,并宣告2014年公司通过重组收购的游唐网络,已完成3年业绩承诺。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游唐网络业绩达标的方式可谓离奇。事实上,去年这家子公司的净利润仅4500余万元,与原股东承诺的7350万元利润颇有些差距。

为此,去年8月他们便花费50万元收购了上海科奂,合并报表后,上海科奂恰好贡献约3000万元利润。

对于上述神奇收购是否为拼凑业绩,大东南董事会秘书王陈未予承认。

跨界进军网络游戏

大东南的年报显示,2016年这家上市公司亏损1.86亿元。为扭转业绩颓势,2017年他们将铆足全力扭亏。在薄膜、网络游戏两项业务中,薄膜是他们的传统业务,主要应用在包装领域。

卓创资讯薄膜分析师严巧琳、翟秋萍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包装薄膜门槛较低,竞争极为惨烈。

考虑到设备陈旧,生产效率较低,2017年大东南期望薄膜业务拯救公司恐怕不太现实,倒是网络游戏业务应当承担起这项重任。

事实上,之前大东南是没有网络游戏业务的,直到2015年他们收购了游唐网络100%股权。

资料显示,游唐网络成立于2011年9月,注册在上海市;公司旗下仅有Cloud Holdings一家全资子公司,后者并无实际业务,只帮助母公司收取海外费用。

公司设立初期,游唐网络只有一款PC端游戏《末日重生》;2013年后,他们才陆续推出《这就是战争》、《新世纪福音战士》、《美姬爱作战》等作品。也正是凭借着这些作品,2014年1-3月,这家网络游戏公司才开始盈利,净利润为824.77万元。

为了将其收入囊中,大东南花费了5.63亿元,此价格是当时游唐网络账面2313.69万元净资产的24.3倍,因而产生了约4.91亿元商誉。

既然采用收益法评估结论,按照规定,游唐网络的原股东姜仲杨、陆旻、韩军必须作出业绩承诺。

他们保证,2014-2016年游唐网络的扣非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5850万元、7350万元;若未完成,将逐年用现金补足差额。

这项并购最终于2015年4月完成,交易一度让大东南股价飙升,并于当年6月创出历史新高。

游唐网络进入大东南后,表现得中规中矩。

2014年,他们实现净利润4588.9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为4564.51万元,较承诺的利润多出64.51万元。

2015年,这家子公司则实现净利润6001.02万元,扣非后为5935.17万元,较承诺的利润多出85.17万元。

尽管兑现承诺仅属“低空掠过”,总归能够交差;超过90%的毛利率,也让大东南的薄膜业务自惭形秽。

低廉收购创造神奇

在业绩承诺期限的最后一年,也就是2016年,游唐网络表现如何?

在披露2016年年报的同时,大东南还披露了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的《重大资产重组业绩承诺实现情况专项审核报告》。

报告指出,去年游唐网络“合并口径”实现净利润7669.3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为7515.53万元,较承诺的业绩超出165.53万元。

因而,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结论:游唐网络已经完成业绩承诺。

然而,《华夏时报》记者在阅读大东南2016年年报时,却看到了另外一项利润数据。

在“主要控股参股公司分析”一栏,大东南标注2016年游唐网络实现的净利润为4547.34万元;如此看来,便与承诺的7350万元利润相差2802.66万元。

深圳龙腾资产研究员黄向阳认为:“这基本上可以算作游唐网络和其子公司Cloud Holdings的业绩,因为Cloud Holdings本身没有业务,只是个收费公司。”

外界不免好奇,那么游唐网络的业绩承诺是如何完成的?大东南在年报中还是给出了答案。

他们透露,2016年8月游唐网络曾签署过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以此受让上海科奂100%股权,股权出售方为彭宇文、于风伟,交易金额是50万元。

这项收购于2016年8月17日办妥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于是,从2016年8月1日开始游唐网络便将上海科奂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上海科奂进入游唐网络后迅速焕发出神奇,在去年余下的5个月时间里(8-12月),这家新收购的公司实现净利润3014.98万元,帮助游唐网络弥补了业绩缺口。

只是这项收购也留下诸多疑问:一是游唐网络的这种做法是否为拼凑业绩,是否被监管层允许?

二是彭宇文、于风伟为什么愿意将盈利如此强劲的上海科奂,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出售给游唐网络?他们与游唐网络原股东之间是什么关系?

三是对游唐网络影响如此重大的一项交易,大东南为什么没有进行披露?

4月27日,《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疑问致电大东南询问,王陈予以了回应。

在电话中,王陈不愿承认这种做法是在拼凑业绩,也拒绝透露游唐网络、上海科奂原股东之间的关系,以及游唐网络原股东可能继续从事网络游戏业务,是否违反竞业约定。

“上海科奂赚了几千万,那是后来的事情,事先谁都无法预料;50万元的交易金额够不上披露标准。”王陈表示。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