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一代鞋王”百丽私有化 扭亏仍是焦点

作者:张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5 22:46:00

摘要:长期收入、净利润暴跌和持续的高速关店,百丽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5月2日,百丽国际(下称百丽)发布公告称,高瓴资本与鼎晖及百丽部分管理层以协议安排方式将公司私有化,每股作价6.3元,较停牌前报5.27元,溢价19.54%。

“一代鞋王”百丽私有化 扭亏仍是焦点

本报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长期收入、净利润暴跌和持续的高速关店,百丽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5月2日,百丽国际(下称百丽)发布公告称,高瓴资本与鼎晖及百丽部分管理层以协议安排方式将公司私有化,每股作价6.3元,较停牌前报5.27元,溢价19.54%。

整整10年,百丽从上市到低调退市,这个曾一度被认为是中国版ZARA的一代鞋王最终在争议中落幕。值得疑问的是,百丽私有化真的能突破发展瓶颈?而在百丽私有化的背后,其未来如何定位、发展也成为了业界关注的问题。

低调退市

中国鞋业规模最大的公司百丽,顶峰时期市值高达1500多亿港元,而如今市值已较最高峰时期缩水约7成,不但被低调甩卖,其私有化的运作也悄然开启。

5月2日,百丽发布公告称,由高瓴资本集团(Hillhouse Capital Group)、鼎晖投资以及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于武和盛放组成的财团,向百丽提出要约。

根据要约协议,将以协议安排的方式收购百丽全部已发行股份,每股收购价6.30港元,总股本84.34亿股,故建议私有化总价为53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70亿元)。

以目前百丽现有股价来算,此次私有化所需现金规模为453.11亿港元,资金来自Bank of America, N.A提供的280亿港元债务融资以及股权投资者集团提供的173.11亿港元现金投资。据悉,这是港交所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

但百丽创始人、董事长邓耀以及首席执行官盛百椒并未参与私有化,二者控股25.74%的百丽股份将在私有化时出售。而此举也意味着邓耀、盛百椒将彻底退出百丽。而百丽执行董事及新业务事业部总裁盛放、执行董事及体育部总裁于武参与了此次私有化。二者持有的股份注销后,将向新公司注资。

根据公告材料显示,若此次私有化计划获股东大会通过,高瓴资本将成为百丽的新任大股东,持有56.81%的股份,鼎晖投资将持有12.06%,余下的31.13%公司股权将由包括于武及盛放在内的管理层共同持有。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由此可见,此次百丽被低调收购之后,私有化的百丽高层将面临全面的洗牌,而根据百丽新的发展战略,其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时代。

根据公告资料显示,要约方计划向百丽投入财务和运营资源,尝试新的零售模式、实践转型及创新举措,并在技术、物流及人才方面投放大量资源。

事实上,作为要约的收购方的鼎晖和高瓴此前在消费领域的布局颇多。资料显示,鼎辉曾在百丽上市前的2005年就对其投资,二者还合作投资了女装品牌Moussy和Sly的母公司Baroque Japan等,而高瓴则投资了格力、孩子王、京东等。

“如果按照目前两大股东对收购后的百丽的布局,未来很可能与目前现有的零售进行对接,而此举也让市场开始兴奋。”另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这也或是近期市场估价持续走高的原因。

根据资料显示,截至5月2日收盘,百丽国际报收于6.07港元,上涨15.18%,成交额12.57亿港元。

而此次百丽转型和换帅,其实此前已有预兆。

此前百丽首席执行官盛百椒曾表示,百丽国际正处于形势严峻、亟须转型的关口。对于此次私有化,邓耀也比较赞同,其表示,此次私有化为百丽集团转型发展提供了机会。

转型挑战不小

“虽然百丽被有运作经验的国内最大资产管理机构收购,但在此前百丽进行过多次尝试的基础上,未来如何转型目前看来挑战仍不小。”另有零售人士对记者分析说,特别是资产管理类企业进入之后,百丽集团能否顺利过渡也是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此前百丽集团也曾尝试过布局电商。

资料显示,2009年,百丽创建了自己的电商平台“淘秀网”。2011年,又成立了鞋类B2C平台“优购网”,并将淘秀网的资源全面移植至优购网中。可惜的是,两个尝试最终都未成气候。而此后,百丽也多次与网上电商调整发展策略,但最终的效果也并不理想。

在战略发展方面,其实百丽集团此前也进行了多次调整,不管是在品牌方面还是在渠道建设方面都进行过尝试,然而虽然零售业进行了深度调整,最终成效也并不明显。

随着2014年电商的兴起,高速增长的百丽出现拐点,其开店速度开始出现“负增长”甚至反转。

根据百丽财报显示,2014年,鞋类业务收入占总体业务收入的比例为57.6%,2015年时,该数据下降至51.7%,2016年上半年该数据更是只有44.0%。最明显的是2016年下半年,百丽鞋类业务情况恶化跌幅扩大至双位数,其主营业务鞋类拖后腿,收入和毛利率同比下降,所需费用却持续攀升,导致营业利润下跌;另一边则是相对于鞋业的全线经营指标下降,其代理的运动、服饰业务的极速扩张。

“即使今年被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收购并私有化,从模式上来看刚好实现了资本牵手实业的新模式,但被收购之后百丽能否快速与资本实现运作模式的对接以及快速转型,还要时间来验证。”另有营销资深人士对记者分析说。

而此次鼎晖投资是否是百丽集团“白衣骑士”,让持续处在亏损边缘的百丽集团实现逆袭,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金晓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