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法国童话:马克龙拯救了爱情, 又将如何拯救法国和欧盟?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11 16:55:35

摘要:马克龙得胜既拜选举制度所赐,也要感谢传统对手不争气,但是,从根本上说,要感谢多数法国选民在理性中求变求新的抉择。

法国童话:马克龙拯救了爱情, 又将如何拯救法国和欧盟?


马晓霖

39岁的前进党领袖埃玛纽埃尔·马克龙5月8日不出所料地赢得法国大选第二轮,以超过66%的高得票率击败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当选第五共和国第八任总统,也成为法国资历最浅、年纪最轻的当家人,创造新的历史。

马克龙胜选后,中外媒体不吝笔墨地讲述他与64岁妻子的浪漫传奇,因为自打他15岁爱上这位有三个孩子的法语教师后,始终不渝地追求她,并与她携手走过10年美满婚姻。但是,作为政治家的马克龙面临的是不再浪漫的法国和欧盟,他演绎了私生活童话拯救了不被看好的爱情,甚至演绎了快速登临权力巅峰的政治童话拯救了法国精神,问题是,他将如何拯救日渐撕裂的法国和濒临崩溃的欧盟?

中庸道路:

马克龙顺应民意乱中取胜

马克龙胜出,严格意义上说一如他的师生恋,并非法国传统政治的延续,他几乎就是一匹黑马迅速在法国纷乱的赛马场上脱颖而出。法国自第五共和国建立以来,一直是左右两党交替执政,半个世纪里法国政坛一直是建制派的天下。

然而,由于公众厌倦了左右两党的长期轮流坐庄,尤其是不满它们把法国带入今天的困局,外加主要候选人丑闻缠身,第一轮形成的“四雄争霸”格局,在4月24日以马克龙和勒庞领先而埋葬传统党派执政的历史,开辟非传统力量逐鹿决赛的新篇章。在第二轮选举中,民调大幅度领先勒庞的马克龙,非常运气地卷走大部分传统党派选民的选票,最终以大比分将15年前曾杀进第二轮的国民阵线再次阻击在爱丽舍宫外,成功捍卫了法国传统价值观,由此让建制派和欧洲统一派长吁一口气。

显然,马克龙得胜既拜选举制度所赐,也要感谢传统对手不争气,但是,从根本上说,要感谢多数法国选民在理性中求变求新的抉择。他们在第二轮旗帜鲜明地站在马克龙一边,与其说拥护马克龙大而全的折中竞选纲领,毋宁说用这种方式反对勒庞的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路线。因此,这场胜利是法兰西自由、平等与博爱传统精神的胜利,也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胜利。

法国面临的形势无疑是严峻的。经济持续低迷,2016年仅为1.1%,低于预期中的1.4%;消费同比却由1.5%增加到1.8%;进出口明显下滑,增长分别近为3.6%和0.9%,与前一年的6.4%和6.0%落差巨大。公共开支过大,约占GDP的57%,高居经合组织成员榜首;政治腐败严重,无论是执政的左翼政党,还是极右翼反对党,都被空饷门丑闻缠绕;社会治安恶化,连续数年的恐怖袭击和难民困扰,让国人寝食难安。这些综合因素让法国民众对传统政党绝望,也对欧盟统一产生动摇,当然,他们更不愿意在极右翼政府领导下走上背离法兰西精神和欧盟解体的老路。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只有两年执政经验但履历清白的马克龙才成为众望所归的新一代领导人。

马克龙的竞选纲领关键词只有两个,那就是“自由”与“保护”,即针对主要竞争者菲永鼓吹的“自由资本主义”和勒庞宣扬的“保守主义”两极主张做了折中与调和,吸取双方合理之处而凝聚最大公约数,承诺当选后将在六大领域推动改革,改善法国的文化教育、普遍就业、经济复苏、国家安全、政治廉洁和欧盟建设,内保法国持续发展,外保法国领导欧洲的领袖地位。

拯救欧盟:

马克龙如何力挽狂澜?

马克龙胜出获得国际社会一片喝彩,最为点赞的是同命相连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这位同样面临大选,同样内部遭遇极右翼力量挑战,外部承受欧盟解体压力的资深政治家,几乎用歌颂弥赛亚的语气描述马克龙的历史性胜利,她和欧洲统一派政治家认为马克龙不仅拯救了法国,也拯救了欧盟,拯救了整个欧洲。

诚然,勒庞从此轮大选中出局,遏制了欧盟继续滑向分裂深渊的惯性。在英国去年宣布退出欧盟后,一直由英法德“三驾马车”驱动的欧盟,只有“法德双驱”成为欧盟统一进程的中流砥柱,如果主张退盟的勒庞得胜,法国很可能步英国后尘,独木难支的德国无论如何都扛不起欧盟统一的重任。因此,马克龙的法国之胜,自然是欧盟团结与统一的决定性胜利,也必然给欧盟重新启程注入信心和勇气。

然而,治理国家远没有经营感情和家庭那样简单,作为模范恋人和合格丈夫的马克龙,能否出脱为优秀领导者依然是未知数。他毕竟只有成功的银行业经验和短短两年的从政经历,在未来一个任期内,能否妙手回春,把法国从各种乱象中引向康庄大道,难以乐观。尽管法国成熟的制度运作可以降低人们对年轻总统的疑虑,但也恰恰是同一制度运作出今天的乱象。打破这种悖论,真的要看马克龙及其管理团队的智慧、能力和运气了。

法国只是欧盟27国中的一员,法国当下困境其实就是欧盟各成员国大多难以摆脱的整体现实。从这个视角看,欧盟的存续与发展,首先取决于各成员国自身的政治和经济运作,其次才取决于联盟本身的内部互动和对外交往。贫贱夫妻百事哀,内部治理失败,欧盟市场和统一政策自然成为不满淤积的疼点,把一切归咎于欧盟统一进程本身,无助于从根本上解决欧洲的发展。当然,欧盟进程推进过快,内部消化不良,这也是客观事实,恐怕也是马克龙和默克尔等领导人反思和调整并力推改革的方向。

观察家们注意到,本年法国大选,万里之外的中国成为意外因素,不仅落败的极左联盟领导人梅朗雄被描述为“毛派”领袖,就连中间派的马克龙本人也尽显亲中色彩,他不仅自称“毛主义者”,而且在竞选前夕频繁引用毛泽东和邓小平等中国领导人的语录,在西方舆论中形成政治奇观。其实,这是中国模式在国家治理层面取得成功后对法国社会产生的一种政治透射,至少对马克龙而言,他欣赏的是毛泽东实证主义的治国理念,以及邓小平“猫论”思想所体现的务实主义精神。马克龙成功治理法国的前提必须是向中右阵营靠拢,把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全设置为优先议题。

无论对法国还是欧盟而言,中国模式的政治意义肯定不是其主流价值取向所在,但是,中国模式的经济和社会治理范式不乏借鉴意义。当然,更确切地说,抓住中国经济快速并持续崛起的历史机遇,尤其是及时与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进行战略对接,无论对法国、德国、英国等欧洲大国,还是对欧盟一体化组织,都是不妨深度勾兑的合作选项,而产生真金白银的化学反应的机理和环境也水到渠成。

中欧经济与产业结构差异较大,互补性非常明显,彼此深化和拓展投资、贸易、金融和服务合作,将极大地激活和拓展欧洲内部的生产力要素和增长空间,如能更上层楼合作开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将为发展陷入瓶颈的欧洲大陆找到一片经济再次腾飞的蓝海。自欧洲开始工业化并引领近600年的全球化以来,欧亚腹地和非洲等欠发达地区都与欧洲建立了持久、密切而直接的经贸和人文联系,它们普遍熟悉欧洲治理模式,认同欧洲文化,这是中欧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共谋发展和多赢的历史资本。

如果看不到这片广阔蓝海,仅仅满足于法国和欧洲的一亩三分地,执念于全球化对错和欧盟进退,马克龙等政治家既难以拯救自己的国家,也难以拯救濒临倒悬的欧盟。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