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浓得可以抹在面包上” 克里斯汀博士笔下的“伦敦雾”

作者:綦晓光 刘根良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23 18:33:59

摘要:在1952年12月5日到8日的短短4天里,伦敦的死亡人数居然高达4000多人。在雾霾退散之后的两个月里,又有约8000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

“浓得可以抹在面包上”  克里斯汀博士笔下的“伦敦雾”

綦晓光 刘根良

伦敦,这个在欧洲曾被称为“雾都”的城市,因为严重的空气污染造成过大规模人员死亡;而今天的伦敦,却是天空明朗,绿地环绕。

英国是世界工业革命的摇篮,伦敦也是最早的工业城市之一,早期的工业化促成了纺织业、制造业、煤炭行业的发展,与此同时,大规模的工厂生产和制造也造成大量工业废气排放,伦敦也因此成为最早被雾霾污染的城市之一。

治理雾霾,阻碍重重。

19世纪初,早期受到雾霾危害的人们开始提出要治理雾霾,并呼吁设立《清洁空气法》,但直到150多年后的1956年这部法律才真正在议会通过。《伦敦雾》的作者克里丝汀·高顿博士指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伦敦的政府与市民一直在为如何治理雾霾做出决心与努力。

经济是根本原因

但在19世纪和20世纪,每当有国会议员提出要立法治理伦敦雾霾,都会有工厂主起来抗议和阻扰。其根本原因在于,雾霾的是工厂燃煤的结果,而工业时期的伦敦,几乎所有的工厂制作都以煤为燃料。雾霾的立法治理,显然会严重影响工厂的生产力和社会的利润。与此同时,替代物的成本高和难寻找,也成为伦敦治理雾霾的重要阻力。这些问题都使得雾霾的立法治理一拖再拖。

另一方面,居民的燃煤取暖也是造成雾霾的主要原因。二战以后,伦敦居民新房里安装煤炉还是煤气炉也引发了争议。因为在传统的英国文化里,冬天全家人坐在煤炉旁取暖,是居民生活中重要的部分。这也是政府始终犹豫是否要干预私人烧煤的原因。

对伦敦工厂生产燃煤和家庭取暖燃煤的管控,是政府治理雾霾决心难下的重要原因,其涉及资本主义所强调的两大自由---市场自由和个人自由的挑战,没人敢轻易触碰。

最有效的治霾办法是真正下定决心。

人民说“我们受够了”

20世纪50年代,严重的雾霾使得伦敦市民感到眼睛刺痛、呼吸困难,呼吸道疾病的发病率急剧上升。直到1952年,1.2万人死于“伦敦烟雾事件”。其中,在1952年12月5日到8日的短短4天里,伦敦的死亡人数居然高达4000多人。在雾霾退散之后的两个月里,又有约8000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刚刚从二战结束走出的伦敦人愤怒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我们受够了!”在付出如此沉重的生命代价后,英国人痛定思痛,下决心整治环境污染问题。

各方合力,推动立法严治雾霾

1956年,英国议会终于通过了世界上第一部空气污染防治法《清洁空气法》。通过6年的治理和管控,工厂逐步迁出城区,并进行了系统化的管理排放,伦敦居民家庭取暖也逐步使用天燃气和煤气替代煤炭。最终在1962年的冬天,长达150多年严重的雾霾就此拂袖而去。

立法是治理雾霾的首要措施,伦敦市政府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也颁布了大大小小的法律70多部,更加细化了管理城市空气污染的标准,以防止雾霾再次来袭。例如:1968年颁布了新的《空气清洁法案》,1974年出台了《空气污染控制法案》,1974年英国制定了《环境污染法》,1990年英国通过《环境保护法》,等等。

到了70年代,英国的经济发展促使一批新兴中产阶级汽车使用的逐步增加,这个曾经受到工厂废气污染的城市,又遇到了一个新的尾气问题。伦敦的雾霾战还没有结束,区别在现在雾霾的颗粒和当时相比不再那么大,感受不再那么明显了。而伦敦为了持续解决雾霾问题,减少汽车拥堵情况,大规模建设地铁和征收外来私家车的交通拥堵费,鼓励市民乘坐地铁出行。并明文规定减少政府公务车的使用,只有内阁大臣和首相能使用公务车。近年来,伦敦市政府甚至修建自南部郊区通往市区的自行车高速公路,并计划未来10年修建11条自行车专用道。

如今,伦敦已是蓝天白云,空气清新。曾经那严重到“浓得可以抹在面包上”的肮脏大雾,也随着“雾都”这个名号早已被封存于史册。

《伦敦雾》的作者克莉丝汀·高顿博士在提到中国雾霾问题时指出,伦敦解决雾霾问题是在工业革命之后,而中国还处于工业发展阶段,中国现在也正在努力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另一方面,雾霾问题也是全球性的问题,我们不应该批评中国,而是帮助中国。中国政府也要思考是否需要将治理霾视为当下维护人民健康任务的重中之重。

附:克莉丝汀·高顿博士在汉密尔顿出版社和企鹅出版公司工作多年,曾是Boxtree书籍公司总监。她自2010年以来一直担任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的高级成员。

2010年她在肯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研究主题是“伦敦雾霾在维多利亚时期和爱德华时期文献中作为一种文化的比喻和象征”。现在她又重新改写了博士毕业论文,并且将时间延伸到1956年的净化空气法案,纳入了历史上关于烟和雾减排的政治性措施。还有一系列作者的观点,包括约瑟夫·康拉德到琳妮·雷德·班克斯作家以及艺术家,如莫奈、惠斯勒和日本艺术家牧野义雄。这本书由哈佛大学出版社于2015年11月发行,标题为“伦敦雾:传记”。她现在正在写作一本关于“大众想象力”启示录的新书。

在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克里斯汀是学院午间学术研讨会的主席,也是人文社会委员会主席。 她还与金·艾伦一起协调了沃尔夫森当代阅读小组。 她创办并运作了剑桥大学举办狄更斯联谊会:除了7月至9月,每隔一个星期一在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会面。

克里斯汀博士也是几位学生的导师,并且指导了学生的论文。她希望她的学院成员身份不仅仅是院长(Cambridge Wolfson College President)的妻子。(作者綦晓光为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终身成员(lifelong member)、博士生导师,刘根良为西交利物浦大学金融数学学者)(编辑 严葭淇 主编 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