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虚实结合:特朗普首访中东大盘点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24 22:23:07

摘要:特朗普中东之行可谓虚实结合,访问沙特收获盆满钵满,出人预料;访问巴以则清汤寡水,两手空空。但是,无论如何,特朗普中东行释放出诸多信号,勾画出美国地区外交的大致轮廓。

虚实结合:特朗普首访中东大盘点

20日,特朗普夫妇抵达沙特,沙特国王萨勒曼亲往机场迎接。

马晓霖

5月20日至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相继访问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拉开他的首次外交秀。特朗普将中东地区置于跨大西洋关系之先,凸显其商人总统的本色和家族式外交的特点。同时,这场马拉松中东欧洲之行,否定了特朗普曾经高扬的孤立主义口号,不仅向世界显示美国将重拾传统中东政策,还将继续担当主导中东和领导世界的角色。

特朗普中东之行可谓虚实结合,访问沙特收获盆满钵满,出人预料;访问巴以则清汤寡水,两手空空。但是,无论如何,特朗普中东行释放出诸多信号,勾画出美国地区外交的大致轮廓。

破镜重圆:美国沙特重温蜜月

特朗普也许是入主白宫后到国外访问最晚的美国领导人,这位靠“推特”治国的“宅男”总统上任4个月才走出国门,多少说明他对国际事务的兴趣远不如前任,也大致能印证其竞选阶段的孤立主义立场倾向。但是,美国毕竟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把外交当内政的传统和惯性,不可能由着总统任性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如果说,特朗普首次选择中东有些令人意外,首站选择沙特则更证明他的确不按常理出牌。竞选期间特朗普显示出强烈的反伊斯兰情绪,一度为此与沙特亲王在推特展开骂战。上台后,特朗普又一再强推“限穆令”,尽管未将沙特列入对象国,但把沙特这个伊斯兰世界领头羊之一当作香饽饽,甚至不顾“9﹒11法案”所透射的建制派反沙舆论氛围,实在是弯子转得太急,步子迈得过大。

特朗普快意恩仇几乎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他的选择性健忘症也相当明显。他在接受沙特国王颁发勋章时半屈膝盖,引起国内一片指责,倒不完全是他屈尊折了超级大国面子,而是他几年前曾强烈抨击奥巴马首访沙特并觐见阿卜杜拉国王时恭敬有加的谦卑姿态。

然而,精明的特朗普能伸能屈,沙特行首先给美国赚足颜面,以开门红的丰硕成果让那些抨击他的杂音顿时失色。盛大的欢迎场面,年迈的萨勒曼国王拄着拐杖亲自到机场迎接,这是其他大国领导人来访都不曾享受的超规格待遇,足以体现美国地位之尊,这也与去年奥巴马再次访沙所受冷遇形成强烈反差。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此行为美国赚足实惠:一次成交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创下美沙建交70年来的历史纪录;未来10年总额3500亿美元的后续武器交易,将确保美国每年从沙特拿走350亿美元的进项。这两笔超级大买卖意味着特朗普为以美国军火工业为龙头的制造业拿回了极其丰厚的礼单,并将带来相当可观的就业机会。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沙特还准备对美国增加400多亿美元投资,双方计划在新技术、能源和工业领域创造400多万个工作岗位。

若无事先私下勾兑,很难想象见钱眼开的特朗普会首先拜见沙特这个伊斯兰国家的码头。奥巴马执政后期奉行战略收缩政策,试图在沙特与其战略对手伊朗间采取平衡,导致美沙关系日益冷淡且龃龉不断。特朗普这次风光无限的沙特之行,标志着美沙关系翻过艰难篇章,破镜重圆,再温蜜月。沙特固然破费巨额外汇,但是,获得大批美国先进武器和装备,增强国防实力和威慑能力,也借此将沙美军事同盟捆绑得更为密切。

凸显责任:特朗普多边唱戏

特朗普访问沙特,除双边议题外还利用利雅得这个舞台完成了几项多边议题。特朗普与40多个阿拉伯、伊斯兰国家首脑举行了峰会,密切美国与伊斯兰世界关系,加强反恐合作。甚至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正在构建“阿拉伯版北约”。利雅得峰会的成功举行,至少凸显了美国热切改善与伊斯兰世界关系的愿望,缓解了伊斯兰世界对特朗普此前不友好政策与立场的负面评价,而且突出了美国一呼百应的领导作用。

利雅得峰会期间,特朗普公开呼吁伊斯兰国家抵制宗教极端主义及其所鼓动的恐怖组织,敦促伊斯兰宗教领袖挺身而出谴责“野蛮和邪恶的虔诚”,并强调反恐并非不同文明的斗争,而是善恶间的对决。很显然,特朗普发表这番言论,旨在强调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没有也无意与伊斯兰世界陷入文明冲突,并鼓励伊斯兰内部深化改革和自净门户。当然,也是对国内强硬舆论有所交代。

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是特朗普中东之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其中对巴勒斯坦城市伯利恒的访问只是一种陪衬和政治平衡,以色列才是其此行焦点国家。然而,无论如何,与沙特之行想比,访问巴以虚多实少,走形式还人情秀关怀而已。

特朗普与美国犹太人渊源颇深,竞选期间得到犹太财团和选民的大力支持。更关键的是,替其实际主管外交的女婿就是犹太人,女儿也皈依了犹太教。特朗普曾多次批评奥巴马疏远以色列的政策,公开为安理会决议谴责扩建定居点替以色列叫屈,还承诺上台后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到地位待定的耶路撒冷。

以色列对特朗普的期待毋庸置疑,以总理内塔尼亚胡不仅第一时间热烈祝贺特朗普当选,而且成为首批在白宫与之会谈的外国首脑。特朗普首次出访把以色列作为第二站,既有还愿和投桃报李的考虑,也有确认美国对以色列安全义务的目的。至于推动巴以和平进程,特朗普尚未有谱,巴以也不具备条件,这就注定他此行不可能有实质性斩获。

特朗普曾在白宫会见内塔尼亚胡时冒失地表示,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巴以和平方案,间接推翻了前几任政府坚持的“两国方案”。利用这次出访,特朗普以同时访问以巴的方式做政策澄清,公开表示愿意推动和平进程。行前,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曾称特朗普访问中东是“推动以巴和谈的机遇”,事实上,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5月宣布默认以色列,立场发生历史性调整,也的确给美国斡旋冲突创造了新机遇。但是,特朗普并未在巴以提出任何新方案,表明他很清楚巴以冲突的复杂性和艰难性。

尽管特朗普强调美以具有割不断的联系,是朋友、同盟加伙伴,但是,在敏感问题上并不含糊。他虽然首开美国总统访问耶路撒冷犹太哭墙遗址的先例,但拒绝由以色列官方陪同,将哭墙之行界定为私人活动而免于纷争。曾经承诺的迁移美国大使馆问题,特朗普压根儿不提。

特朗普访问中东,除了拉帮结派还要明确对手。这个对手就是伊朗。奥巴马时期,伊朗作用获得释放空间,美国为此双双得罪沙特和以色列。特朗普此行公开指责伊朗试射导弹并组织和资助国际恐怖主义网络,给未来美伊关系的发展投下浓重阴影。

特朗普竞选期间曾60多次提到伊朗,发誓执政后废除伊朗同世界六大国签署的核协议。虽然特朗普没有言出必行,但是,他的确因为伊朗试射导弹而出台过新的对伊制裁措施。

特朗普亲近沙特和大多数伊斯兰国家,却孤立伊朗并体现强化姿态,显然也想借此遏制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以撇开他与俄罗斯饱受诟病的危险关系。特朗普这种恩怨分明的新政策,客观上加剧美伊对立,也将激化持续紧张的地区宗教、民族矛盾。特朗普到访之际,正值签署核协议的伊朗总统鲁哈尼再次赢得选胜。美伊关系究竟继续好转还是趋于恶化,最终取决于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和地区力量博弈。至今,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尽管已初显轮廓,但依然没有完全定型。(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